刘倩文:社区矫正有一手 用真情让服刑人员"提前回家"

2015-05-29 19:22:02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王礼林 陈立铨
  编者按:“别人离开的时候,她留了下来;万家团圆的时候,她还在奔波。社区服刑矫正,长路漫漫,年轻的80后姑娘,用心为迷途者领航。她一直在路上,带着温度,走得比我们都远。”这是“2014年度感动福建十大人物”评委会致刘倩文的颁奖词。近日,本网记者通过专访刘倩文,带你走进她工作背后的内心世界。
  


刘倩文:社区矫正有一手 用真情让服刑人员

刘倩文正在和一名她负责监管的“社区服刑人员”交谈

  福州新闻网5月29日讯 (记者 王礼林 通讯员 陈立铨 文/图 )“虽然他们是服刑人员,但是谁能无错,希望全社会对他们多份包容、少份歧视。希望通过我们真心的帮扶,会让他们觉得司法所是自己的家,自己已经‘提前回家’。” 刘倩文说。

  5月28日下午,在华大街道办事处六楼的华大司法所,记者见到了“做社区矫正工作有一手”的刘倩文。“从2009年工作到现在,工资只多了800多元,现在终于过2000元大关了,我容易嘛。”当谈到她目前的工资待遇时,这位山东姑娘幽默调侃到。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她语速急快,一分钟起码说了上千个字,旁人不打断就搭不上话,而且山东口音浓厚,乐观、爽朗、直率性格真实的展露出来。

  “‘敢说敢做敢当’是我们社区矫正工作的标配,内向、没耐心是做不了这个工作的”

  刘倩文,山东人,1987年出生,2008年从福建警官学院社区矫正专业毕业。但是直到2009年2月,福州市社区矫正工作才正式在福州鼓楼区等5个区县试点,社区矫正岗位是福州市最年轻的行业之一。

  为了更好地开展社区矫正工作,福州市建立了一支以司法助理员为主体、司法协理员为辅助、社会志愿者为补充的社区矫正工作队伍。 2009年7月,刘倩文通过社会公开招聘,成为福州市司法局华大司法所的一名司法协理员,也福州首批从事社区矫正工作第一线的工作人员,属于没有编制的临时合同工。

  许多工作岗位“编制、制服”是标配。但是“没有休假,甚至连个全国统一的称谓都没有,还必须每天跟社区服刑人员打交道、手机每天必须24小时开机、每月千把元收入。”这是记者了解到的目前福州社区矫正工作人员的“标配”。目前福州像刘倩文这种待遇、从事社区矫正工作的司法协理员有近400名。

  据了解,他们每天工作是对社区服刑人员进行教育矫正、监督管理、社会适应性帮扶,帮助他们尽快融入社会。每天的工作除了协助监督管理、建立档案、定期走访、组织集体教育和个别教育,还要协助组织社区服务、制定社区服刑人员矫正个案、填写约50多项矫正台账。

  据刘倩文回忆说,像定位手机、电子地图、电子信息管理系统这些目前十分普遍的社区矫正技防措施,当她在社区矫正界在还是“菜鸟”级的司法协理员时还没有。而目前福州社区矫正工作不断取得的进步,新方法、新措施的采用和创新,很多都是他们这批人不断摸索而来的。

  “敢说敢做敢当才是我们社区矫正工作的标配,内向、没耐心是做不了这个工作的。”对于社区矫正岗位,刘倩文有自己的理解。她说,“工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最主要我热爱这份工作。而且最困难都过来了,从2009年从零开始干了6年,就像一个小孩带到6岁,丢了舍不得。”

  从业近6年走访在矫人员2800余人次 关爱罹患艾滋病服刑人员获赞

  据不完全统计,从业近6年的刘倩文先后监管、教育过108名社区矫正人员,累计走访在矫人员2800余人次,累计谈话3900余人次。

  以上这些是刘倩文数字上简单的工作量,但是这每一次和服刑在矫人员,在心理和物理上的接触,也只有刘倩文自己最清楚。由于自己不是编内人员,而且许多服刑人员丈着年龄大、曾经事业显赫等因素,无数次让刘倩文在社区矫正的岗位上碰一鼻灰、受尽各种委屈。

  “你一个临时工,整天这么拼命,搞得比公务员还累。”刘倩文还记得丈夫经常在耳边念叨但又饱含心疼的责备。

  “许多困难其实在咬牙克服过后才发现,原来委屈受多了自己也成长了,都是宝贵的财富,终身受用。”刘倩文说。

  刘倩文丈夫责备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刘倩文接触的工作对象不但都是服刑人员,而且其中也包括罹患艾滋病的患者。在目前还是“闻艾色变”的社会风气下,刘倩文家人的担心也一样强烈。但是刘倩文却用自己的方式来处理:真诚关爱患艾滋病服刑人员。不但最终获得了罹患艾滋病服刑人员的认可和尊重,也赢得了家人、同事的赞赏。

  刘倩文还记得在2013年年初,福州华大司法所接收了一名吸贩毒人员黄强(化名),这名服刑人员也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据华大司法所所长胡志武介绍,“在此之前,福州城区的司法所从未接矫过患艾滋病社区服刑人员,没有先例,也没有经验,整个司法所里的年轻司法协理员们都有些不知所措,有的还在上班时默默戴上了口罩和手套。”

  “我当时当然怕了,就怕靠的太近,一讲话,有唾沫飞来,自己就会得艾滋病。”刘倩文坦言,当时接到这个任务后害怕极了,也犹豫了很久。而且此时已经怀孕5个多月。“我怕自己的一个决定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全家人比她更紧张,甚至劝她辞职。

  但刘倩文最终接受了这个任务。她说:“在司法所里,我是资格最老的司法协理员,这是我的责任。吃了这碗饭,就要敢担当,不站出来,工作就更没人做了。”

  2014年8月,缓刑期满的黄强成功解除社区矫正。解除宣告时,黄强真诚地对刘倩文说到:“谢谢你没有放弃我,就冲这一点,我一定会改。”

【责任编辑:刘必泳】
您看完此新闻的心情是
  • 鼓掌

    鼓掌

    0人
  • 愤怒

    愤怒

    0人
  • 开心

    开心

    0人
  • 难过

    难过

    0人
  • 惊讶

    惊讶

    0人
  • 恐怖

    恐怖

    0人
  • 点赞

    点赞

    0人
  • 蜡烛

    蜡烛

    0人
  
     
福网视听
  • 再见,樟林!

    福州,鼓山脚下,三环边,一个村落因寿山石雕而声名远扬,最高峰时,聚集了近10万名从业人员。这就是樟林。

    再见,樟林!
  • 300℃的坚持

    做了葱饼,夫妻俩也比较节约、勤劳。做了几年,靠卖葱饼买了房子。

    300℃的坚持
  •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我来自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叫庄燕娟。在知道武汉发生疫情,有医务人员大批地赶往武汉支援的时候,我就想报名。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