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军事安全 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坚强支撑

2016-04-16 14:56:45  来源:光明日报
  

  【光明专论】

  军事安全在整个国家安全体系中发挥至关重要的支柱和保障作用,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和长治久安。虽然当前国家安全的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但是军事安全的重要性依然不可替代,军事手段始终是维护国家安全的保底手段。面对复杂多样的安全威胁和挑战,用传统的理念、方法和手段越来越难以有效维护国家安全。维护新形势下的军事安全,就是要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更新战略思维,综合统筹,不断提升国家安全保障能力,尤其要加快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全面提升打赢能力,坚决维护军事安全,为国家长治久安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有力支撑。

  一是要服从国家安全大局,努力维护国家发展重要战略机遇期。当今时代,军事和政治的联系更加紧密,政治因素对军事的影响和制约日益突出,在战略层面上的关联性明显增强。筹划军事安全必须服从政治的需要,服从国家安全大局的需要。当前,维护军事安全更需要具有宏观的视野,必须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的高度,加强军事安全筹划,搞好前瞻设计,增强战略能力。要以国家核心安全需求为导向,深入探讨军事领域战略性全局性问题,保持战略清醒,增强战略定力,把战争问题放在国家安全大局中来认识来筹划,避免出现严重的战略性失误。要始终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坚持军事斗争准备的龙头地位不动摇,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同时,要有效应对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提高核心军事能力,全面提高应对多元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要加强军事行动与政治外交等多领域行动的协调配合,综合施策综合运用,把握好斗争的时机、途径和方式,更有效更充分发挥军事力量在营造态势、预防危机、遏制和打赢战争方面的战略保障作用。要推进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坚持需求牵引、国家主导,引导国家经济社会资源更好地为国防和军队建设服务,自觉将国防和军队建设融入经济社会发展体系,切实解决体制机制、技术标准、人才培养等方面存在的矛盾问题,推动富国与强军的统一。

  二是要贯彻能打胜仗要求,提升信息化条件下威慑与实战能力。能打胜仗是对军事安全的本质要求。要紧紧抓住这一根本指向,用打仗的标准搞建设抓准备,努力缩小与世界先进国家军队的差距,提高打赢现代化局部战争的能力,确保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陆军要按照机动作战、立体攻防的战略要求,加快侦察情报、陆航、特种作战、防空反导、电子对抗等新型作战力量建设,着力构建数字化、小型化、模块化、多能化的战备力量体系,实现由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海军要按照近海防御、远海防卫的战略要求,构建合成、多能、高效的海上作战力量体系,重点加强战略威慑和反击能力、近海综合作战能力、远海兵力投送能力、远洋机动作战能力,在重要海域保持军事存在,实现常态化战备巡逻,为应对海上危机和突发事件、维护海外利益提供可靠保证。空军要按照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战略要求,加快推进制空作战、远程远海进攻、战略侦察预警、区域防空反导、战略运输与投送、信息攻防、无人作战、空间对抗、强电磁环境下作战以及空基核常威慑等能力建设,保持灵敏高效的战备状态。火箭军要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着力提升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构建平战结合、功能完备、高效反应、随时能战的战备体系。而战略支援部队要坚持体系融合、军民融合,努力在关键领域实现跨越发展,高标准推进新型作战力量加速发展、一体发展,成为新质作战能力的重要增长点。要高度关注太空、网络等新型安全领域,研究战场空间新变化和军事竞争新方式,抓好相关力量、手段和配套设施建设,大幅提升新型领域军事斗争能力水平,努力掌握战略竞争主动权,争得战略博弈的制高点。

  三是要立足军队的使命任务,不断创新军事战略指导。国家安全局势的发展变化,对军队的使命任务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为此必须进一步丰富和发展积极防御战略思想的内涵,更新战略思维,注重深远经略,前移指导重心。丰富和发展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既符合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本质要求,适应当今世界发展的时代潮流,也与我国传统战略文化一脉相承,是我国的政治优势,也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标志,从长远看也将进一步增强我国维护国家利益的正义性、正当性与合法性,有利于破解日益凸显的安全困境,切实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安全道路。要深入探索现代战争制胜机理,从新的作战领域、新型作战力量和新式装备运用入手,研究探索未来战争基本形态、主导因素、制胜关键、必备能力及其引发的作战、指挥、保障方式变革等等,努力形成规律性认识,创新发展人民战争战略战术思想,丰富完善我军作战理论体系。要研究未来作战构想,依据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探索各战略方向军事斗争准备、战区战略筹划设计、各军兵种战略发展及运用等问题。超前分析未来联合作战需求,开发针对性操作性实用性强的作战概念,明确战役战术和指挥标准及原则,紧密结合典型和特殊作战任务,设计具体的作战力量、作战空间、作战形式、作战流程等。要推动战法创新设计,针对不同作战对手、不同类型部队、不同作战环境、不同作战样式,运用系统模拟、数据分析、作战实验等方法,持续开展战法攻关论证,拿出信息主导的手段、精打要害的招数、联合制胜的方法,结合部队实战化训练实践反复检验,推出管用实用的战法创新成果。

  四是要把握军事斗争底线,做好应对最严重事态准备。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要切实增强忧患意识,应着眼最严峻最复杂局面,超前谋划做好应对准备,争取最好结果。要对军事安全可能遇到的严峻挑战预有警觉与防范,防患于未然。尤其要强化安全战略筹划的预见性,采取有力措施避免安全态势恶化,赢得战略主动。努力把握国家安全实现的过程,对风险和效果严格评估,尽量减少可能付出的代价,积极创造条件应对重大威胁,维护国家安全。控制安全过程,不能简单以降低目标来规避风险,寻求目标与手段的动态平衡;注重分散风险,充分考虑到可能产生的变数,避免因过度投入而力不从心,顾此失彼;突出重点,抓住主要矛盾,重点突破,改善安全态势。我国周边面临一些现实和潜在热点,在特定条件下可能被激化,加上域外一些力量操控、境内分裂势力寻机妄动,甚至会发生复杂的“连锁反应”。要充分预想各个战略方向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充分考虑国际国内各种联动因素,在做好战略预置、情报搜集、侦察预警的同时,做好战略机动、远程投送、联动打击、直达保障的准备,特别是要统筹好主要和次要作战方向的关系,分清轻重缓急,力避盲动掌握全局,谋求动态的积极安全。

  五是要深化国际军事合作,努力提高维护世界和平能力。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求牢固树立开放条件下的安全思维。为此要更积极参与国际和周边区域安全机制建设,力所能及地提供更多安全公共产品,推动构建开放、透明、平等的国际和区域安全架构。担当与大国地位相应的国际责任,军队要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更大的贡献。为此,必须与时俱进加强对外军事合作的整体设计,全方位发展对外军事关系,多层次推进务实性军事交流。特别是要有计划有步骤地推动军事力量走出去,在维护和拓展自身利益的同时,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公共安全产品。要深化与更多国家军队的交流合作,逐步构建持续有效的协商机制,创造机会更多地参与双边或多边防务领域对话、定期开展各种想定条件下的联合军演,不断学习、取长补短,提高海外军事交往与国际事务干预能力。要拓展务实性军事合作,以应对共同安全威胁为牵引,探索与有关国家合作的新领域新方式,特别是要加强关键岗位军官培训、重要领域技术交流等方面的合作,在相互借鉴中密切关系提升能力。要加快军事力量走出去,围绕“一带一路”战略需要,精心运筹国际关系,积极构建海外力量布局,加强利益攸关地区战略预置,积极参与海外护航、远海搜救、反恐维稳、国际维和、非战斗人员撤离等活动或演练,不断积累经验汲取教训,切实提高遂行海外军事行动的能力。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 唐永胜)

【责任编辑:陈玲云】
您看完此新闻的心情是
  • 鼓掌

    鼓掌

    0人
  • 愤怒

    愤怒

    0人
  • 开心

    开心

    0人
  • 难过

    难过

    0人
  • 惊讶

    惊讶

    0人
  • 恐怖

    恐怖

    0人
  • 点赞

    点赞

    0人
  • 蜡烛

    蜡烛

    0人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