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军队国家化”的错误思潮

2015-06-29 15:16:16  来源:《红旗文稿》
  

  近年来,社会上出现了“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思潮,对这个问题的理论分析和回答直接关系到人民军队的政治性质及其与国家的关系,关系到是否坚持党对于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重大问题。为此,需要深刻剖析“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论调的实质及其危害。

  一、军队和国家的本质特性

  关于国家的产生,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进行过深入的论述。他详细考察了人类社会早期不同的家庭形式和氏族社会的发展历程。当氏族社会发展到一定时候,财富被当作最高的价值而受到赞美和崇敬,古代氏族制度被用来为暴力掠夺财富的行为辩护。这时候,“所缺少的只是一件东西,即这样一个机关,它不仅保障单个人新获得的财富不受氏族制度的共产制传统的侵犯,不仅使以前被轻视的私有财产神圣化,并宣布这种神圣化是整个人类社会的最高目的,而且还给相继发展起来的获得财产从而不断加速财富积累的新的形式,盖上社会普遍承认的印章;所缺少的只是这样一个机关,它不仅使正在开始的社会分裂为阶级的现象永久化,而且使有产者阶级剥削无产者阶级的权利以及前者对后者的统治永久化。而这样的机关也就出现了。国家被发明出来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107页)这就是国家产生的秘密。“可见,国家决不是从外部强加于社会的一种力量。……确切说,国家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承认:这个社会陷入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而为了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就是国家。”(同上书,第170页)

  军队的产生是与国家同步的,在国家产生之前是不存在军队的,有的只是氏族社会自己组织为武装力量的居民。“国家和旧的氏族组织不同的地方,第一点就是它按地区来划分它的国民。”“第二个不同点,是公共权力的设立,这种公共权力已经不再直接就是自己组织为武装力量的居民了。这个特殊的公共权力之所以需要,是因为自从社会分裂为阶级以后,居民的自动的武装组织已经成为不可能了。……为了也控制公民使之服从,宪兵队也成为必要了。这种公共权力在每一个国家里都存在。构成这种权力的,不仅有武装的人,而且还有物质的附属物,如监狱和各种强制设施,这些东西都是以前的氏族社会所没有的。”(同上书,第170、171页)可见,不仅军队,连同监狱和各种强制设施,都是国家产生以后为了实现其自身的目标而产生的。

  通过对国家和军队产生的历史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和军队在本质上都是阶级斗争的工具,确切地说,是统治阶级用来镇压被统治阶级的反抗,进而维护自身统治地位的工具,其本质特性就是阶级性。“国家是文明社会的概括,它在一切典型的时期毫无例外地都是统治阶级的国家,并且在一切场合在本质上都是镇压被压迫被剥削阶级的机器。”(同上书,第176页)因此,从产生时起,国家就不是超阶级的产物,那种把国家理解为“超阶级”的想法是幼稚的。列宁在批判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时指出:“小资产阶级民主派,这些用阶级妥协的幻想来代替阶级斗争的假社会主义者,对社会主义改造也想入非非,他们不是把改造想象为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而是想象为少数和平地服从那已经理解到本身任务的多数。这种小资产阶级空想同认为国家是超阶级的观点有密切的联系,它在实践中导致出卖劳动阶级的利益,法国1848年革命和1871年革命的历史就表明了这一点”。(《列宁选集》第3卷第130—131页)国家和军队之间的关系是紧密联系、互为支撑的。如果说国家是统治阶级维护自身统治的机器,那么军队就是这一机器发挥作用的强大工具。

  由于国家和军队的阶级性,决定了无产阶级在推翻资产阶级的斗争中,必须有自己的组织和军队。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对此有精彩的论述:“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政权连同其遍布各地的机关,即常备军、警察局、官僚机构、教会和法院——这些机关是按照系统的和等级的分工原则建立起来的——起源于专制君主制时代,当时它充当了新兴资产阶级社会反对封建制度的有力武器。……现代工业的进步促使资本和劳动之间的阶级对立更为发展、扩大和深化。与此同步,国家政权在性质上也越来越变成了资本借以压迫劳动的全国政权,变成了为进行社会奴役而组织起来的社会力量,变成了阶级专制的机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第151—152页)因此,与以往剥削阶级在推翻前一个剥削阶级的做法不同,无产阶级在推翻资产阶级政权的时候,不是“夺取”而是“打碎”和“摧毁”原有的国家机器,并建立自己的政权形式和军事组织。

  通过以上理论梳理,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和军队的阶级性本质。凡是打着各种旗号鼓吹“国家价值中立”、“军队去政治化”的观点,都是掩人耳目的谎言,其结果都只是更加有利于资产阶级的利益,对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来说可谓有百害而无一利。

【责任编辑:朱红杰】
您看完此新闻的心情是
  • 鼓掌

    鼓掌

    0人
  • 愤怒

    愤怒

    0人
  • 开心

    开心

    0人
  • 难过

    难过

    0人
  • 惊讶

    惊讶

    0人
  • 恐怖

    恐怖

    0人
  • 点赞

    点赞

    0人
  • 蜡烛

    蜡烛

    0人
  
     
福网视听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