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综艺一哥” 到龙舟手 致力于研究福州龙舟人文地理口述历史的项目

巴晓光 :透过龙舟 看一个城市的民间样本

2021-06-11 11:13:34  来源:北京青年报
  

  “龙船癫”中多是年轻人

  对于如何振兴传统文化,各界众说纷纭,在进入龙舟世界后,巴晓光才发现这个野蛮生长的新世界如此鲜活,生命力如此繁盛:“福州的龙舟文化不是靠手工艺人的坚持,而是有着商业循环,良性自发的发展。之前在我的想象中,觉得划龙舟的应该是中老年人为主,年轻人不会再有兴趣,可是去了才发现,年轻人很多,我刚到那里,一个兄弟和我聊天问我年龄,我才知道他原来出生于1999年。他们对龙舟是真的热爱,每天只要没事,就去练习。2011年中华龙舟大赛之后,福州兴起一阵龙舟热,许多年轻人开始回归这项运动。现在,福州龙舟俱乐部全年训练的基本都是年轻人,福州地区把龙舟狂热者称为‘龙船癫’,我身边都是年轻的‘龙船癫’。”

  方绍晃是第五批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方庄龙舟制造技艺(闽侯县)传承人,他的龙舟制造厂是全世界最大的龙舟制造厂,就在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的方庄村里。在接受巴晓光的采访时,方绍晃介绍说他们一年可以生产一百多条龙舟,厂里目前有十多个工人,旺季的时候要到处去请人。而出生于1989年的方建伟是方庄龙舟制造技艺青年接班人。他介绍说,近年来订龙舟的人的要求是龙舟速度越快越好,审美观跟以前不同,“年轻人和我也更聊得来,网络时代可以通过许多渠道传播我们本地的龙舟文化,见识全国各地的龙舟文化。我自己也开了抖音号,发一些我们做的龙舟,结识了很多朋友,销售模式渐渐地从线下发展到线上。”

  “福舟椅”的设计师朱晖和巴晓光、HOMELAND家园杂志副主编许灵怡曾一同去拜访闽侯南通方庄龙舟作坊。朱晖发现,几乎整个村庄都是靠着龙舟为生,这让他特别震撼。在这里,龙舟并不是被保护的对象,而是有真实的市场。造龙舟的人也不是为了刻意保留文化,而是遵循着原始自然的传承方式。“我觉得这是特别淳朴的一个原动力,不是为了造,或者为了保留某一种文化把它放在某一个位置,它并没有这么刻意。这也是我想表达的一些东西,我想要通过福舟椅简单的形式,来表达它是一个特别原始的、淳朴的、民众的、大众的文化。而且我希望跳出地方性,跳到一个世界的、当代的、当下生活的语境,重新审视地方文化如何表达。”

  在巴晓光看来,民俗容易被概念化,而民俗想焕发出生机,就需要和当代以及时尚结合,可以通过设计、文创产品开发等更多衍生的方式,让年轻人真正产生喜爱并关注传统的力量。也正是这些能够延续至未来的力量,会让大家去了解自己的故乡,了解自己的城市,从中发现生活的乐趣。

  让巴晓光高兴的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于此,就像《诸神的游戏——中国福州龙舟的传统与禁忌》中,专门有二维码可以扫描收听福州方言读音,很多年轻人开始关注福州方言,“传承福州方言不仅仅是在保护语言本身,更需要在这片土地上把更多的传统延续下去,和龙舟文化一样。”

  巴晓光喜欢的一个词是“延迟的快乐”,在他看来,在如今的快节奏生活中,“延迟的快乐”比即时的快乐更为令人回味。幸运的是,在这方面,他找到了很多知音,让他一个外乡人,在福州找到了自己的根。

  文/本报记者 张嘉 供图/巴晓光

【责任编辑:陈颖】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家有“医”靠

    福州市第六医院的吴定,是很多患者眼中的“专属家庭医生”,他和护士何香云两个人,承担着整个医院的家庭病床服务工作。

    家有“医”靠
  •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在福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语言为美丽福州发声,讲述闽都文化魅力,传递跨越时空的感动,让世界爱上福州这座城。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 声如夏花

    让我们一同在他们的歌声中,感受福州传统十番音乐与阿卡贝拉碰撞出的火花。

    声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