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勇受伤近8月左手未恢复触觉:想写“很虐”的小说

2020-09-16 09:38:24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从鬼门关里逃出来后,陶勇医生再次穿起白大褂,回到朝阳医院的眼科诊室。

  每次出诊,满楼道的鲜花,素未相识的人送来祝福,都成为他走出黑暗源源不断的动力。

  但事实上,陶勇心里比谁都清楚:左手的“尺神经”断了,最多一处缝了四十多针,至今仍未恢复触觉,能否重回手术台,依旧是未知数。

  “如果不能继续做医生,会做什么?”面对北京日报(ID:Beijing_Daily)记者的问题,陶勇回答道,“可能会去写小说。”

  在陶勇看来,文字和眼科都有非常诗意和浪漫的一面——可以帮助我们,抵御黑暗的吞噬。

陶勇受伤近8月左手未恢复触觉:想写“很虐”的小说

  文学照见世间善恶

  1980年,陶勇出生于江西抚州南城县。父亲是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母亲是新华书店的职工。

  由于父亲工作比较忙,童年时的陶勇,大多数时间都“泡”在妈妈工作的书店里。“书店的书我都能看,这对我后来喜欢语文和写作有一定影响。”陶勇说。

  小学三年级时,陶勇参加了一次作文比赛,写了一篇关于校园四季的作文,获得抚州地区一等奖。当时的奖品是一套日文翻译版的《十万个为什么》,这让他很受鼓舞,从此也激发了写作的兴趣。

  在陶勇的认知里,文学是另外一个层面的治疗,让人去发现人世间的善与恶,美与丑。

  从医之余,他会在个人微博上写一些随笔,记录自己与朋友、患者、热心博友之间的一些故事,分享生活中的点滴。

  有一位患者叫小岳岳,十年前,几近失明的他在妈妈的带领下,找到陶勇。

  由于小岳岳的眼底视网膜反复脱离,八年来,陶勇为其做了十次手术都未成功。

  去年,陶勇和几位朋友尝试工程学的办法,专门为他设计制作了智能眼镜,让小岳岳重拾光明。

  陶勇说,“每当我想起他,眼前就会浮现出各种画面,他的父亲在外拼命打工赚钱,他的妈妈忙里忙外,既干农活又带他看病、照顾家,他挑灯夜战、努力学习、忍受每次手术和治疗的痛苦,黄博、宋博研究团队堆积如山的设计方案……”

【责任编辑:徐匆】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青春献给你

    曾经,有一个前往县城学校担任副校长的机会,她却放弃了。

    青春献给你
  • 乡村医生黄钗明

    黄钗明,第六届福州市道德模范,今年72岁,包括儿子在内家里已七代行医。

    乡村医生黄钗明
  • 老卢的“茶叶经”

    从村里第一个种植茶叶,到开启茶旅经济;从开垦50亩荒山,到创建省级重点龙头企业……

    老卢的“茶叶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