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江4名退休干部巧解“陈年积案” 解决信访矛盾

2018-05-31 07:33:42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任思言
  

  福州日报记者 任思言 通讯员 曾家勇

  “真没想到,我们几个老人家在这里还能发挥余热。”5月22日,在连江县信访局“夕阳红”矛盾纠纷积案化解攻坚队办公室里,连江县公安局退休干部陈学法说。

  今年3月末,陈学法和另外3名退休政法干部被返聘到这个攻坚队,配合乡镇和县直相关部门推动社会矛盾积案化解,减少积案。目前,攻坚队已介入50多起信访积案的化解,为20多起信访积案提供了法律咨询,让“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的“枫桥经验”在连江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退休政法干部参与矛盾纠纷化解

  陈学法、林芳凯、陈长开今年都是67岁,三人都是连江县公安局的退休干部;薛超升63岁,几年前从罗源县纪委退休。“大家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我们四个老头子加起来也能为大家做点事吧。”陈学法笑着说。

  “他们几位老干部,都是有名的热心人,退休之后常参与纠纷的化解,所以我们才将他们返聘过来。”连江县信访局滕忠波局长介绍说,信访问题之所以在基层难以得到及时化解,主要是因为基层信访专业力量薄弱,让这几位善做群众工作、精通法律业务的政法退休干部参与进来,有利于做好矛盾纠纷的化解工作。

  这支攻坚队果然不一般,才上岗1个多月,已经查阅了30多起信访积案的案卷。这些积案很多都时间久远,少则三五年,多则二十年,多数都是走完了诉讼程序。不少长期信访人员会“钻牛角尖”。攻坚队决定,用对方能够接受的方式解决信访矛盾。

  老人愿意倾听 信访户卸下包袱

  “之前有的乡镇干部到信访户家,刚走到大门口,就被信访户轰了出来。”陈学法说,他们几个人都是头发花白的老人家,信访户一般会卸下心理包袱,愿意与他们沟通。

  “这主要是心态问题,信访户们之前对政府部门处理纠纷的方式方法不认可,却少有人倾听他们的诉求。面对我们几个老人家,信访户们会愿意讲述他们的遭遇。我们也愿意去倾听,并从中寻找解决纠纷的突破点。”

  几年前,连江琯头居民郑某(化名)与同村村民林某因墓地占地发生纠纷,双方互殴致郑某手指骨折,后被鉴定为轻微伤。郑某对相关部门调解处理的结果不满意,多次上访,攻坚队的队员们找到郑某谈心。

  “郑某向我们抱怨司法鉴定结果让他不满意。我帮他分析,司法鉴定只负责鉴定伤情,不对行为人的对错及致伤缘由做出判定。经过一番开导,郑某不在司法鉴定这一问题上纠结了,现在这起信访积案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陈学法介绍说。涉案责任单位会在尊重事实、符合政策法律规定的基础上,提出初步处理意见,攻坚队队员通过和各方人员反复协商,促成纠纷的解决。

  体制外资源成化解积案重要力量

  “建立‘夕阳红’攻坚队,有效整合了体制外资源,充分发挥了退休干部的余热,是化解矛盾纠纷和信访积案的一支重要力量。”连江县委副书记黄齐秋表示,攻坚队利用自己第三方的角色,在矛盾纠纷化解过程中充当中间人的角色,巧妙地回避了信访人员对政府工作人员的抵触心理,更容易打开局面;攻坚队专职化解矛盾纠纷,在时间上有持续性,可以及时协调,保证矛盾化解不过午不过夜;四名队员同时兼任人民调解员,经过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经过人民法院司法确认后,调解协议具有强制执行力,从制度上保证了攻坚队调解成功的案件案结事了。

  为充分发挥攻坚队的作用,调动其工作积极性。连江县出台了一系列举措,对办公经费、设备设施等方面给予队员一定的保障,并且根据信访积案化解情况给予一定奖励。

【责任编辑:马春林】
相关新闻
  
     
  • 福州印象

    30年也是转眼一瞬间,福州完全变样了。

    福州印象
  • 漆艺·虫咬金

    我就是想做脱胎漆器,我就希望下一代再传下去。

    漆艺·虫咬金
  • 畲魂匠造

    我叫黄良愉,今年62岁。从事打银这个行业有四十多年了。

    畲魂匠造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