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源国家公园出招 “九龙治水”变“攥指成拳”

2018-01-12 16:01:09  来源:人民网
  

  再破再立探新路

  隆冬时节,玛多县黄河源鄂陵湖出水口,成群结队的斑头雁在湖中嬉戏。如今黄河源头再现千湖美景,有“黄河源头姊妹湖”之称的扎陵湖、鄂陵湖,水域面积10年来就增加了80多平方公里。

  经过10余年不懈努力,三江源地区生态退化趋势基本得到遏制。

  2003年,国家在三江源地区设立自然保护区,并从2005年起,投资75亿元正式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对这个重要水源涵养地进行人工干预应急式保护。与之相配合,青海决定对果洛、玉树等地处三江源核心的地区不再考核GDP,对包括玛多在内的4州17县市全面实施沙化治理、禁牧封育、退牧还草、移民搬迁、工程灭鼠等项目。

  “在面积如此辽阔、生态系统如此脆弱复杂的区域开展人工生态治理,我国历史上尚属首次。”现任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的李晓南,2005年就担任青海省三江源生态保护建设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肩负一期工程总协调重任。

  “2005年履新之初,我接连三天都躲在家里,把工程规划来来回回研究了七八遍。如果不理出个头绪,咋协调?别人来谈工作我咋回答?”李晓南坦言。

  为啥这般犯难?

  “三江源治理有‘三多’:第一,地区多,一期工程实施范围涉及4州17县市,面积15.23万平方公里,治理规模世界罕见;第二,治理项目多,包括退牧还草、水土保持等22项工程1041个子项目;第三,牵涉部门多,项目又要归口到省发改委和农牧、林业、财政等多个厅局。”

  “上头有多个厅局,下头有多个州县,如果不把分散的职能整合起来,三江源治理项目就难以落地。”李晓南带着同事先后制订8个三江源工程建设管理办法和细则,从项目组织、资金管理、检查验收等方面实行统一领导、统一协调,确保了一期工程的顺利实施。

  一期工程实施10年,三江源各类草地产草量提高30%,土壤保持量增幅达32.5%,百万亩黑土滩治理区植被覆盖度由不到20%增至80%以上;水资源量增加近80亿立方米,相当于560个西湖,千湖湿地再现;近10万牧民放下牧鞭转产创业,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12.4%。

  然而,重生的三江源,生态依然脆弱,相关体制机制矛盾同时显现。

  “玛多县大小河流、湖泊密布,过去‘庙门大了和尚多’,湿地、林地、农牧、渔业、风景区等管理部门条块分割、政出多门、职能重叠交叉,谁都在管却谁也不能一管到底。”黄河源园区管委会资源环境执法局局长曲洋才让感慨。

  当时,三江源有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际重要湿地等为主体的9种保护地类型,湿地、林地、农牧、风景区等都有相关管理部门,“九龙治水”。

  2015年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作为首个试点,三江源正式开启“国家公园”时代,目标瞄准“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修复示范区,共建共享、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先行区”。

  “这意味着三江源地区将再次打破原有生态保护模式,在无任何成熟经验可供参照的情况下,探索建立更科学、有效的全新生态保护体制。”李晓南说。

【责任编辑:燕宇】
相关新闻
  
     
  • 再见,樟林!

    福州,鼓山脚下,三环边,一个村落因寿山石雕而声名远扬,最高峰时,聚集了近10万名从业人员。这就是樟林。

    再见,樟林!
  • 300℃的坚持

    做了葱饼,夫妻俩也比较节约、勤劳。做了几年,靠卖葱饼买了房子。

    300℃的坚持
  •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我来自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叫庄燕娟。在知道武汉发生疫情,有医务人员大批地赶往武汉支援的时候,我就想报名。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