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盲棋第一人赢过聂卫平 突击两三个月考上清华

2017-06-09 16:09:12  来源:广州日报
  

  35岁的鲍橒,目前最广为人知的头衔是《最强大脑》满分选手,他参加这档节目的初衷是推广围棋盲棋。

  鲍橒可能是中国最知名的业余围棋选手。18年前的此时,为了不中断学业,他放弃当职业棋手参加高考,只突击了两三个月,就考上清华。

  然而,围棋并没有离开他的人生。他读大三时,无意中完成了一整盘难度极大的盲棋,打破了传说中“只有仙人能下盲棋”的神话,成为世界盲棋第一人。34岁时,他在广州成为围棋盲棋吉尼斯纪录保持者。

  今年5月,结束了7年的香港围棋教练生涯后,鲍橒回到北京,成为清华版Alphago——“神算子”的围棋技术顾问。他的期待是,在未来半年或者一年后,“神算子”成为中国围棋AI(人工智能)第一。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阳

  即使是记忆强人,鲍橒回忆起18年前的高考,很多记忆都已模糊。

  他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在哪个考场考试,怎么考的,却记得出考场后,18岁的自己感觉良好,甚至觉得物理有可能拿满分。

  结果,物理成绩并没有那么好,但他还是进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高考只“突击”两三个月

  鲍橒,北京人,35岁,中等身材,脸微胖,1981年的狮子座。他说话温柔而缓慢,没有北京人特有的伶牙俐齿。他聪明坦诚,极有性情,属于跟柯洁一样的感情型棋手。对于柯洁不久前的那场痛哭,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鲍橒初、高中都在北京五中的数学重点班,但他“并非学霸”,也不是老师眼中未来的高考状元。他自我评价是有点懒、节奏慢,做什么事都没用尽全力,但优点是一旦开始学习,效率很高。

  鲍橒高考就是“突击”而来,大概花了两三个月。一模考试时,他的成绩还不行。直到高考前十几天,他才把自己关在房里,告诉母亲自己要专心复习。然后,他在屋里睡了十多天,直到高考。

  鲍橒说自己并非先天的记忆高手,如果有天赋的话,顶多“有一半”,剩下的一半还靠后天训练。他不到6岁开始学围棋,一路获奖不少。父亲是一名业余选手,围棋水平一般,却对记忆方法很感兴趣,他系统地研究了一些记忆方法,并在鲍橒身上试验。

  最早一批在网上下棋的人

  在高考前,鲍橒曾纠结过要不要当职业棋手。因为当时九成以上的职业棋手是要中断学业的,进入职业比赛,必然影响学习。但从小到大,鲍橒从没因为比赛耽误一门课。

  父亲支持他做职业选手,而母亲则希望他能参加高考,上大学。鲍橒说,他“当时是平衡的”,他并没有找到自我,不参加职业比赛也很正常。最终他选择了去高考。但高考前后,却是鲍橒人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1997年暑假,鲍橒就开始在互联网上下围棋,他算是中国最早一批在网上下棋的人。那还是“Windows 95”时代,普通家庭网络和电脑都没有普及。因为家里人对鲍橒管得不严,他因棋结识了一些比他大的朋友,就去朋友的公司里上网下棋。

  在没放弃职业比赛前,鲍橒对围棋是无感的。“小时候家里让我学我就学,老师让我去比赛就比赛,但那时我对围棋的兴趣不大。”

  直到放弃后,鲍橒才发现,在互联网上跟世界各地的人下棋,反而让他的棋路拓宽了很多。他下棋反而更放得开,也真正感到围棋有意思。

  1999年鲍橒考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读书期间,他所展示的盲棋天赋使他在圈中颇为出名。2001年,一个偶然机会他下了一整盘盲棋围棋,由此成为世界盲棋第一人。下盲棋有多难?在一块19×19的围棋棋盘上,一共有361个交叉点,鲍橒每下一子,都要记住盘面上所有黑白二子的位置,预判对手的棋路。盲棋几乎是“脑细胞绞肉机”。

  大学毕业后,他把自己的名字从“鲍云”改成了“鲍橒”,理由是想要一个复杂的名字。鲍橒去了一家围棋网站,专门做外国人来中国学围棋的夏令营,后来他还曾做过围棋视频网站,但是没坚持下来。

  随后,鲍橒的太太想去香港看看,他就选择了去香港当围棋教练。直到今年五一回北京,他才结束了七年的港漂生活。

  “我是一个做什么事都随意的人。”鲍橒说。

  “我对Alphago很失望”

  5月底,柯洁与Alphago人机大战,吸引世人对人工智能的关注。有意思的是,代替Alphago落子的黄士杰,是鲍橒十七八岁时在网上下棋时的对手。当时,只有一个在线围棋网站。

  鲍橒说,在棋力上,他自认比黄士杰要高很多,而在计算机上,黄士杰则是设计Alphago的工程师。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鲍橒说,对于柯洁与Alphago的三场比赛,胜负并不是他的看点,但他对比赛过程表示了失望。因为Alphago在比分优势下,就会“稳如狗”,让人类看不出机器和人类的真正差距。这种稳如狗的行为,就像奥运会百米比赛,博尔特在冲线时故意回头一样。

  “作为围棋人,真的不希望看到Alphago碾压人类后彻底离开围棋领域,我们对它的期望是局外人无法想象的。我想这便是‘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 鲍橒在自己的朋友圈写道。

  回到北京后,鲍橒成为清华版Alphago“神算子”的围棋技术顾问。今年8月,中国将举行围棋AI(人工智能)大战,届时包括日本DeepZenGo、腾讯“绝艺”和“神算子”等都将参战。

  “我们起步有点晚,今年的比赛应该拿不了冠军,但我们对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鲍橒说。

  对话

  Alphago也有业余失误

  广州日报:人工智能已经“碾压”人类棋手,人类下围棋的乐趣在哪里?

  鲍橒:围棋有不确定性。像德州扑克一样的智力游戏,有策略的优劣之分,也有不确定性。而像数独游戏,就不存在不确定性。理论上说,围棋是确定的,但是因为算法太复杂,所以才不确定。人在整盘中,不犯错误或者不犯严重错误是特别难的。

  人类下围棋的乐趣就在于这种不确定性,在于策略的优劣。

  在团体赛里,出现了很有意思的瞬间,我们可以看到5名人类棋手笑得前仰后合的照片。因为当时Alphago几乎不可战胜,却犯了一个只有围棋入门者才犯的错误,非常低级。那步棋的水平,远低于业余爱好者的水平。原因是Alphago的程序设计是要以最大胜率来赢一盘棋,而非一步棋。这步棋说好听叫“安全落子”,实际是被戏弄。

  我们也是哭笑不得。估计那五个人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居然这么下机器还能赢。所以,他们后面爽快认输了。这种认输举动,更多体现了人类对程序的不屑:你可以很强,可以赢,但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棋都不会下?

  广州日报:你的棋力如何?

  鲍橒:我在业余比赛那几年,跟高手都有交过手,有赢过。去年的美国围棋大会,我拿了冠军。今年我也会去。但面对柯洁这样世界前20名的选手,赢的可能性不大。

  广州日报:听说你跟聂卫平也下过棋?

  鲍橒:那是一个非正式比赛,在一场活动中的表演,但是我赢了。(笑)

  广州日报:快40岁了,你对自己或者对围棋的目标清晰了吗?

  鲍橒:准确地说,我自己的目标还不特别清晰。我的性格弱点是不太勤奋,做一件事不会使出全部精力,可能压力还没到那个份上。现在想想,没做职业棋手,还是有点后悔。但有机会还是希望让围棋引起更多人注意。

  人物简介

  鲍橒,围棋盲棋世界第一人,中国业余围棋强手,业余6段,2016年美国围棋大会冠军,2006年巴黎围棋公开赛冠军。曾在广州白云宾馆,创造了围棋盲棋多面打1对5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他是综艺节目《最强大脑》满分选手,并在该节目上与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相约下盲棋。

  现任清华围棋AI“神算子”团队围棋顾问。

【责任编辑:赖锋】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