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彩电

2018-04-10 11:04:36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王加月
  

  在我很小的时候,电视机绝对是件稀罕的物品,就连14英寸的黑白电视也不多见,尤其是在农村,微乎其微啊,更不用说彩电了。而我们小村庄里的第一台电视机竟然是彩色电视机,那是张伯家的,听说他有个亲戚在省城做买卖发了大财,彩电就是这个亲戚赠送的,真是阔气啊,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彩色电视机轰动了小村庄的每一个角落,前往看热闹的人也是络绎不绝、赞不绝口。张伯突然灵机一动,看彩电要收费,借口说是电费和彩电的磨损费,其实就是在做生意。说实在的,在那个年代里,想做大方的事的确做不了,农村还很穷,谁家都禁不起每天都开着电视的折腾,大人一角钱、小孩五分钱的门票,显得贵而不贵。彩电的诱惑力很大,张伯家每天晚上都是满满的顾客,当然我也不例外。炎炎的夏日,一吃过晚饭,大家就不约而同地往张伯家跑,这个似乎成了习惯,因为精彩的电视节目能够消减酷暑,摒弃一天的劳累,人们沉浸在《三国》里,徜徉在《红楼梦》中,心中时时惦记着唐僧的安危,感叹水泊梁山一百零八个好汉的英勇和无畏,所以,一角、五分,已经不是人们所关心的话题了,而彩电赋予我们的精神享受超乎了想象。

  突然有一天,父亲不让我再去张伯看电视了,我莫名其妙地问他为什么,父亲没回答我,而是咬牙切齿地说:“等老子有了钱,也买台彩电,比他家的还要大、不,大几倍。”我疑惑不解,父亲是怎么啦?也只好随口答应父亲,但晚上还是偷偷地去了张伯家。深夜回到家里,父亲狠狠地数落了我一顿之后,但还是悄悄地问我:“武松有没有打死那个罪不可赦的西门庆?”我打着哈欠说:“我困了,改天告诉您吧。”父亲不依不饶,硬逼着我将电视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我终究没想明白,父亲既然对《水浒》这么牵肠挂肚、那么恋恋不忘,为什么不亲自去张伯家看,还平白无故地干涉我?

  一连好几天,父亲都没去看电视,我呢,一直硬着头皮将每天的电视内容给父亲复述一遍,我纳闷不已,终于“威胁”父亲说:“再不告诉我实情,我就不讲给您听了。”父亲只好如实相告,原来啊,前几天,父亲跟张伯闹了点小矛盾……

  第二天晚上回到家,我给父亲带了个口信:“张伯说,请您去看电视。”真的吗?他能请我?父亲将信将疑,我拍着胸口,斩钉截铁地说:“张伯就是这么说的,不信您亲自去问问。”父亲不说话了,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第三天晚上,父亲又去张伯家看电视了。见到父亲,张伯先是一愣,然后满脸堆笑,接着还给父亲敬烟,就连门票也不收,父亲坚持要给,最后的结果是,张伯只收取父亲五分钱的门票钱,按他们的话说:“你有情我有意。”我躲在一旁偷着乐呢!为自己精心设计的小计谋而高兴。好一个“你有情我有意”啊!父亲与张伯之间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当然,彩电也是功不可没的。 改革开放40年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农民的收入也在不断提高,彩电的发展日新月异,也在稳健中得以变革。就拿我家来说吧,前后共添置了三台大彩电,父亲说,他很早的时候就说过要买台大彩电的,现在的情况已经超额实现了他的梦想。提起记忆中的彩电,年老的父亲感慨万千:是啊!彩电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多姿多彩的生活享受,也是时代进步的见证,而张伯家的彩电更是邻里关系的纽带啊!

【责任编辑:陈颖】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