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一处级干部非法收入逾1.7亿元:受贿200多次

2020-06-22 14:35:03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多地开发区滋生贪腐,折射两大问题

  据统计,白海泉的非法收入总额逾1.7亿元,而2019年内蒙古多个“摘帽”的国贫旗县,一年的公共预算收入尚不足1.7亿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说,白海泉职务犯罪持续时间长,非法收入额巨大,是典型的“小官巨贪”。

  记者采访发现,经济开发区优惠政策多、工程项目多、资金多、开发的土地多、自由裁量权大,只要权力不受约束,“发展高地”极易成为“腐败洼地”,小官也可以任性胡为、肆意妄为,监管缺失的“官仓”滋生出巨贪“硕鼠”。

  去年3月,广东省中山市中山火炬开发区党工委书记侯奕斌被查,成为这个开发区第4名被查的主官。陕西省去年多个开发区也接连有数名干部被查。另据媒体报道,2000年至2014年,湖北省累计查处开发区科级以上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215件,其中县处级61人。

  专家学者认为,这些经济开发区的贪腐案件折射出两个共性问题值得关注。

  一是权力集中。任建明说,经济开发区是促进经济快速发展的制度创新,为了强化发展效率,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往往机构比较精简、领导比较集中,“这也带来一个风险,即权力制约和监督更加困难。”彭新林表示,经济开发区优惠政策、扶持资金富集,主要领导党政“一肩挑”,“一些经济开发区的权力往往集中在主要负责人手中,容易滋生腐败。”

  二是监管失灵。彭新林说,白海泉在经济开发区担任党政“一把手”长达10年,在此期间,他一再突破制度规定违法乱纪,形成了漠视制度、漠视纪律的“家长式”作风,主要原因就是监管失灵,缺少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

  经济开发区最易滋生腐败的,就是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政府工程招投标等事项。由于经济开发区权力集中,有关制度往往难以落实。彭新林认为,可结合个案,强化土地使用权转让、工程招投标等方面的业务监督,加强制度执行力、落实力,挤压寻租空间,才能把经济开发区的发展优势,真正转化为发展实效。

  同时,办案人员建议,加大对多次行贿企业的惩处力度。一些房地产企业、工程施工企业长期寄生在权力之下,新官来上任,他们便一拥而上疯狂“围猎”。办案人员建议,可对这类公司、个人严厉惩处,永久禁止由他们实际控制的公司开展业务,致力于打造公平的市场环境、清正的政商环境。

  私欲膨胀和腐败观念害了自己

  白海泉落马后,写下了一份忏悔书。

  忏悔书中说,他1962年出生于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一个革命家庭,他的父亲原为内蒙古大青山游击队的老革命,后参加抗美援朝,并在胜利后回呼和浩特参加地方建设。“我父母从小对我们教育很严,要求我们培养独立的生活能力,18岁后都要独立地去走自己的路,为国家做贡献。”

  白海泉还写道,他从学校毕业到部队再到后来成为一名领导干部,都是在党和政府的关心爱护下成长起来的,“我现在犯罪,是由于自己到开发区后,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在学习上少了,忙于事务性的工作,客观上每天都和老板们打交道,在抓发展的过程中没有认真改造好,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扭曲,私欲膨胀。”

  他在忏悔书中说,他错误地认为“地区经过自己和同志们的勤奋努力发展起来了,产生了收别人钱也是应该的犯罪心理,看着其他的同志和朋友,家里都过上了非常好的生活,眼热,总想着他们的能力有的比自己都差很多,为什么都过得那么好?忘记了自己入党时的宣誓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白海泉反思说,他没有牢记自己是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决不能计较名利,不应该怨天尤人。“身为党的领导干部,收受他人送的钱物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违纪行为,是一种犯罪,我对不起多年来党对我的培养教育,对不起我的父母和家人,给我们这个革命家庭抹了黑。”

  对于自己的行为,白海泉说,他非常悔恨,“开发区是一个地区的经济试验田,国家给予的支持和特殊政策比较宽,我又是党政一把手,在一个地区一干就是10年,是企业家们必争的对象,他们需要我的支持,我的工作也需要企业家们投资的拉动。但最主要的还是我自己的私欲和腐败观念害了自己,也给国家造成了损失。”

  目前,白海泉职务犯罪一案,正在等待二审宣判。

【责任编辑:陈颖】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石上世遗

    寿山石雕作品小而精美,可雕刻艺术家刘爱珠,费尽心血创作了一件十余吨重的寿山石雕作品

    石上世遗
  • 养路人的一天

    宋林坤,福州市市政工程中心道管所副所长,负责福州道路的维护工作。

    养路人的一天
  • 搜救“特种兵”安娜

    安娜是明星队员,2019年,它参与排查山地丛林面积100多万平方米,地震废墟10多万平方米。

    搜救“特种兵”安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