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偷男婴抚养27年后送回 生母:孩子成了养母负担

2019-06-12 08:47:38  来源:广州日报
  

真假儿子

两份结果截然不同的亲子鉴定,将重庆朱晓娟已经颇为曲折的人生再起波折。

1992年6月10日,朱晓娟一岁多的幼子被保姆何小平“偷”走,家人苦寻未果。3年后,经河南省高院鉴定,一被拐儿童“盼盼”与朱晓娟夫妇“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2017年,保姆何小平突然出现,向媒体称其曾从重庆解放碑一户人家中抱走一名男婴,取名刘金心,如今受一档寻亲节目感召,欲将孩子送回。

曾经的“生子”成了“养子”,而当年“偷”走孩子的“保姆”,却成了多年后送还孩子的那个人。

朱晓娟说,她希望过错方应该为曾经的错误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样才能体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也是对社会的一个交代。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丹 图/受访者提供

2018年9月,53岁的朱晓娟向重庆渝中区法院提交起诉书称,22年前基于对河南高院鉴定结论的无限信任,她以为找回了丢失的儿子,但事实上河南高院当初做出的那份DNA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对方的错鉴行为给她造成了无法弥补、伴随终身的伤害。

今年3月25日,渝中区法院经审查认为,她的起诉符合法定受理条件,决定立案审理。

5月27日,该案在重庆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她索赔各类损失共计295万余元。由于索赔金额方面,双方悬殊较大,调解未果。

索赔295万元:

“能够挽回我的人生和家庭吗?”

广州日报:目前,河南省高院的态度是怎样的?

朱晓娟:他们是认错的,他们承认是因为他们的原因导致了现在的结果。至于索赔金额方面,对方则认为是由于技术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所以,只能按照他们的相关规定来进行赔偿。

但是,我咨询过相关技术方面的专家,专家告诉我说由于技术原因导致DNA鉴定结论的错误,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广州日报:索赔金额方面295万余元,是怎么计算的?

朱晓娟:索赔经济损失195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当时我才只有差不多30岁,现在我已经54岁了,时间已经过去了24年,100万元就能够将我过去的24年的人生以及我失去的家庭挽回吗?

【责任编辑:陈颖】
相关新闻
  
     
  • 高考:怀梦想,致远方!

    不拼不搏,青春白活!福州市有3.3万多名考生7日共同迎战高考,这是人生十字路口的一次拼搏。

    高考:怀梦想,致远方!
  • 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这辈子还不了他这个情了,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我会报答的。

    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 乡愁建“绿洲”

    1992年的夏天,夏佩琪那时候还在美国求学。她暑假回台湾的时候,父亲就问她说要不要回家乡去看看,所以就随着父亲回到了家乡。

    乡愁建“绿洲”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