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关注福建复工复产:专员驻企 专解难题

2020-04-09 08:56:35  来源:人民日报
  

  福建漳州古雷港经开区设立“五人工作队”

  打通项目建设堵点

  从高处远眺,大海将福建漳州漳浦县的古雷半岛三面环抱,4000多亩的空地上,吊车、挖掘机、起重机等各种大型机械穿梭往来。这里是古雷炼化一体化项目施工现场。这个总投资超过345亿元的超大型石化项目,一度因疫情“沉寂”,眼下又重现活力。

  繁忙的施工场景在詹伟眼中有另一番意味。詹伟是漳州市古雷港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过去两个多月,他跟同事几乎天天住在工地上,就是为了让项目尽快复工。

  驻点服务 现场解困

  “詹书记,洗涤塔抵达古雷港11号码头,塔体超大,请求陆上转运沿线协助……”3月16日深夜1点多,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将詹伟从睡梦中惊醒。电话里,古雷炼化一体化项目施工管理部主任朱森红很是着急。

  詹伟回答得思路清晰:“开发区将派专员协助,建议你们利用海水每日潮汐作用,等水位线和港口面平齐时,分段转运。”

  3月17日、18日,朱森红带着项目管理部的数十个小伙,利用大型自行式液压平板车,将洗涤塔设备上、下段分别滚装上岸,5个多小时后,又从港口平稳运抵项目现场。这也成了项目复工复产后首台到港的千吨级大型设备。

  1月27日,作为福建省石化产业的龙头项目,古雷石化产业园区施工现场复工在即。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园区多家企业在人员返岗、设备进场、物料运输等多个方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怎么办?“施工有困难,就找工作队。”詹伟主动请缨,带着建设局、商务局、经发局的4位同事,组成了进驻古雷炼化一体化项目的“五人工作队”。两个多月以来,詹伟吃住都在工作队驻点,回家路程虽然仅仅40分钟,但他只在元宵节回去过一次。

  协调员工 顺利返岗

  一双纯黑色运动鞋洗了穿,穿了洗,鞋底已经被磨得高低不平。“穿运动鞋是为了走工地时不磨脚,选黑色一方面是耐脏,另一方面可以当作皮鞋,开会时搭配西装也不突兀。”詹伟憨憨一笑。

  驻点两个多月,遇到了一些难题。协调员工顺利返岗,让詹伟印象最深。春节前7000余人的施工队伍返回各地过节,“72%的人员来自外省,其中550多人回到湖北,疫情发生后如何让大家顺利返岗,是个大问题。”

  员工来不了,那就派车接!从2月9日开始,开发区派出数百辆大巴,直奔四川、云南、江苏等地,将工程技术人员、施工一线人员“点对点”陆续接回。截至3月28日,已经有超1万名员工来到园区,比春节放假前还多了不少。

  “詹书记啊,周边有的乡镇不愿让我们的外省员工住宿,咋办?”随着返岗人员增多,项目管理部主任张强又遇新问题。

  几场协调会开下来,“员工点对点,地方不排斥”的原则被确定下来。古雷石化产业园区每日派车接送员工上下班,除乡镇到园区的“点对点”外,不在其他地方逗留。“如果不是‘区地一体化’改革有成效,这样的困难还真不好解决。”詹伟介绍,去年5月,漳州市将古雷港周边4个乡镇划归古雷港经济开发区管辖,让开发区实现了“既管项目又管人”,“协调企业,还得照顾地方,不得闲哟!”

  自制台账 摸清情况

  洗涤塔刚刚运抵施工现场,紧张的安装流程开始了,詹伟就在笔记本上划去一项“待运设备”。这样的一个小本子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型号的专业设备,产地、价格、难题、措施一应俱全,这就是詹伟的“台账”。

  “园区订购国内设备963套,国外设备778套,存在延期风险的721套,存在重大风险的4套……”“台账”其实早已装进了脑袋,说起炼化一体化项目的设备准备情况,詹伟都能一一道来。

  疫情初期,由于物流不畅,设备运输成难题。开转运证明、跨省区协调是那段时期驻点工作队的工作常态。开辟物流运输绿色通道,将防疫物资、重要生产物资、生活必需品等纳入应急运输保障范围——工作队先后为多家企业通勤车辆发放通行证,确保复工企业物流畅通,国内设备的运输问题逐步得到解决。

  如今,随着境外疫情形势的发展,778套进口设备的运输问题逐渐显现。“我们联络了中石化的诸多海外分公司、办事处,还有闽商同胞的海外同乡会,直接到国外设备生产商厂房去看,摸清每一套设备的生产准备情况,该运的运,该换的换,面对面地了解情况,自己的底子自己要摸清楚。”(记者 颜珂 刘晓宇)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09日 07 版)

【责任编辑:钟培培】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再见,樟林!

    福州,鼓山脚下,三环边,一个村落因寿山石雕而声名远扬,最高峰时,聚集了近10万名从业人员。这就是樟林。

    再见,樟林!
  • 300℃的坚持

    做了葱饼,夫妻俩也比较节约、勤劳。做了几年,靠卖葱饼买了房子。

    300℃的坚持
  •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我来自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叫庄燕娟。在知道武汉发生疫情,有医务人员大批地赶往武汉支援的时候,我就想报名。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