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世遗 | 布衣林杨

2021-07-07 09:26:13  来源:福州新闻网
  

  《〈福州古厝〉序》中提出:“保护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传统风貌和个性”。作为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的承办地,福州立足古厝特色,以“世遗大会”为契机,将福州古厝的影响力与城市发展机遇紧密结合。闽都古建筑是福州历史文化的实证,福州市委宣传部特别推出“喜迎世遗大会,走进闽都文化”系列报道,邀请福州本地专家学者讲述福州故事,传递闽都文化。今天推出第七篇,敬请持续关注。

  《布衣林杨》

  作者:林爱枝

  不到平潭,不知林杨。到了平潭,得识林杨。

  一篇《奏蠲虚税疏》感天动地,600 多年流传至今。

  林杨是一位农民,公元1345 年出生于福建省平潭县君山南麓的山门村,聪慧明理,自少侠气。

  明初,倭寇频繁侵扰我国沿海,朝廷无法抵抗,便采取了靖海迁界政策。迁界涉及浙、闽、粤沿海数百万民众。当时福州右卫指挥李彝受江夏侯委派到平潭岛上勘地。此吏凶残险恶,借机对百姓勒索盘剥,恶迹累累,被林杨率里人驱逐。

  李彝怀恨妄奏,于是,朝廷诏令平潭民众悉数迁往内地居住。

  李彝得势,带兵焚烧房屋、拆民基址,势同雷霆,限三日之间迁毕。无助的岛民只好在舟船不足、衣食难保的情势下匆匆横渡海坛海峡。结果途遇狂风,船只倾覆,溺亡过半。林杨与大家一起内迁,目睹惨状,心中既愤怒,又怜悯。

  徙民背井离乡,漂流落地后,更是雪上加霜。故地一切荒废,新地虽说有官田可种、官屋可居,可他们基本上赤贫,缺少生产资料和资金。不过更要命的是:种了官田自然要交税赋,而平潭原籍的土地已经抛荒却仍然还要继续缴纳虚税。“追征期至,有司按籍科派,皂胥凭文追取,圭撮难移,秋毫莫贷”。这样一来,许多家庭濒临绝境。

  林杨亲历目睹,义愤填膺,慨然道:“伤哉海上民也,间先流离,仅而获济,此之不蠲,不死海,且死赋矣!”

  由此,萌发了既朴实又大胆的想法:向洪武皇帝上疏,告知这些遭迁徙的百姓惨况,望朝廷能够给予体恤。

  于是《奏蠲虚税疏》便产生了。

  给皇帝写信,在封建社会里是有规定的,要有一定品级,如三品以上,才可直接上疏皇帝,否则要遭牢狱之灾以至付出生命。但林杨冲破了藩篱,他只想诉说民间疾苦,据实陈情。他有足够的事实,有足够的勇气,他不畏惧,勇往直前!

  他毅然打点行装,布衣芒鞋,随带奏疏,告别母亲和妻小,孤身前往京城。其母以大节勉励:“民死迁已过半矣,今又死赋,是无子遗也!……万一得邀天恩,救此一方,而之功德立矣,奚以老妇介怀!”老母如此深明大义,林杨甚得鼓舞。一路栉风沐雨,兼程数千里,直抵京都金陵。

  结果却是悲剧!

  几经周折,奏疏递进朝廷了,却换来一场横祸。有关部门颠倒黑白,竟以抗粮抗税罪名,将林杨投进监狱!此后,无声无息,无人过问。林杨在铁窗里煎熬了整整18年。

  老母忧心,打发小儿子千里寻兄,结果兄弟在狱中相见。后来其弟因贫病交加,客死他乡。林杨出狱归乡后13年,溘然长逝,没等到善果。

  历史有时充满了戏剧性。在林杨上疏近40年后,明朝的第五个皇帝明宣宗朱瞻基登基,改元宣德。谁也没料到,这位年轻皇帝竟有兴致清理陈年旧账,而且,还查到这份奏疏。不仅于此,宣德皇帝认真阅后,居然朱笔一挥:恩准。从此免了闽、浙、粤三省沿海民众的虚税。真是救黎民于水火!徙民欢若更生,每饭必先为林杨祷祝,且立庙、绘像纪念,祭享,咏歌四播。

  200 多年后,至明万历年间,首辅叶向高撰写《独行侠》,称颂林杨的义举。他说汉代有《独行侠》,所写之人多半慷慨奇节,不难以死殉缓急,林杨与其相类,堪称侠士。但林杨“其事正,其行纯,有功于世道,则又非侠所敢望矣”。文中叙述了林杨的所作所为,衷心予以褒扬。他并为林杨题匾“苇布回天”,赞颂林杨以一介布衣之身,为民请命,奋力回天,书写一段传奇。

  同朝工部侍郎董应举也撰文《评林杨》,盛赞林杨“片疏霁天威,言泽遍三省”,“克昌厥后,燕及皇天”,“久逾芳,远弥光”。他还在福清方民里海口城内为林杨建造“苇布回天”坊,隆重纪念林杨。那日我们到了山门前村,寻找林杨故居,瞻仰林杨纪念祠。只可惜,故居不是修旧如旧,门前几根大红柱子十分扎眼。纪念祠是在原址上重建,是闽中民居建筑风格,依山而建,全石结构。祠前有块不小的石埕,祠内有前堂、中堂。据介绍,中堂两侧有“苇布回天”“义笃天伦”牌匾,还有“进士”“文魁”“熙朝进士”“明经进士”等多面林氏族贤牌匾。

  纪念祠中还有一副楹联:“祖先以谏疏流徽布衣豸衣三省两台钦节概,家世有科名擅美甲榜乙榜八砖五马著声华。”也许是得到了林杨精神的哺育,林杨子孙后代科第连连,人才辈出。两扇大门下方各有青石浮雕,雕刻着林杨上疏的全过程,包括兄弟俩在狱中相见的情景。身历此境,脑海里不由又萦绕着这篇千古奇文《奏蠲虚税疏》。

  《奏蠲虚税疏》是一篇美文,很有文采,理、据扎实,行文流畅,能体现出作者深厚的文化素养。此文后被收入《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六十九。从乾隆至民国的《福清县志》《平潭县志》《福州府志》《闽书》等都有记载。清乾隆年间,翰林院编修林昂题联“谏疏恩三省,文章冠十闽”,高度评价林杨这篇文章的价值。

  《奏蠲虚税疏》通篇不到1500 字,但内容十分丰富,于深处、于高处论述了君民关系,于浅处、于低处淋漓尽致地叙述了徙民的悲惨现实,有思想高度的提领,又有活生生的事实铺陈,读来明晰流畅,句句敲击人心。开宗明义,林杨说了自己给皇上奏疏,是“为恳蠲虚税,以救遗民残喘事”,很质朴,很直白。

  紧接着他讲了君与民的关系:“臣闻民非君罔克胥匡以生,君非民无以辟四方。然民之资于君者三,而君之资于民者二:饥寒非君不适,劳苦非君不逸,危乱非君为定。君而能此三者则曰克厥后而副下民之望。国家之威非民力不张,国家之需非民财不裕,民而尽此二者,则曰尽厥职而不干天之威。倘民不聊生,何以效力?民力既尽,又何以输财?然必上恤民命,而惟三者之尽,斯下民永怀而收二者之功,此上下相资一定之理也。”

  这一段叙述得很精彩,蕴含着厚重的民本思想。指出君王对民有三个长年累月都应负的职责:饥寒时、劳苦时、遭遇危乱时。国家没有民力不强大,国家没有民财不富裕,这就是臣民对国家应负的任务。倘若民不聊生,何以尽力、输财?因此,理应上下相资。

  接着林杨在疏中讲了自己的家世,讲了迁界的惨景,讲了黎庶所受的双重盘剥。

  “时蒙圣心轸念,下宽恤之诏:‘遇官田得耕,遇官屋得住。’但颠木楺蘖,风霜易折;衣襦残喘,气息难延。虽有官田,无力得耕,虽有官屋,无力得修。臣等日夜倾心跂足,望圣明下苏生之令,发抚绥之政,如宣王之还定安集,盘庚之懋建大命,与臣等更始,庶几旦夕之命可延也”,“民户虽迁,额数犹存,追征期至,有司按籍科派,皂胥凭文追取,圭撮难移,秋毫莫贷。生者代死者之纳,存者代亡者之偿”。

  字字血泪,摧肝裂肺!

  最后,林杨几乎呼天喊地,顿足叩阙:“伏愿陛下覆帱无私,容光必照,除虚业之税额,清逃亡之户口,恤其饥寒,救其疾苦,定其居而援其田、奠其生而抚其伤,使亡者复,劳者息,槁倾疲癃者稍苏,与盛世蜎飞蠕动者同呼吸于草泽,而子子孙孙永为陛下之畜民,此乃下民之福,实陛下大造之恩矣!”

  他表明:“且臣一身之微不足顾,万口之流离实可悯;臣一家之没不足惜,满路之哭声实可怜。”“故臣不避斧钺之诛,甘触雷霆之怒,昧死吁天,忘生叩地!”

  读毕,令人五内俱裂!林杨所诉说的弊端已指向了朝政:苛捐杂税;对抗外侮软弱消极,反倒折腾百姓,造成不公平的重负;加之,底层官吏凶残,黎民百姓只能在生死线上挣扎。

  读毕,对林杨不免肃然起敬,一介平民,如此关心国计民生。读毕,只觉一位布衣英雄陡立天地间!600多年来备受崇敬与赞誉,理应如此!

遇见世遗 | 布衣林杨

进入本网专题

【责任编辑:李琳珊】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家有“医”靠

    福州市第六医院的吴定,是很多患者眼中的“专属家庭医生”,他和护士何香云两个人,承担着整个医院的家庭病床服务工作。

    家有“医”靠
  •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在福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语言为美丽福州发声,讲述闽都文化魅力,传递跨越时空的感动,让世界爱上福州这座城。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 声如夏花

    让我们一同在他们的歌声中,感受福州传统十番音乐与阿卡贝拉碰撞出的火花。

    声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