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新城的崛起

2018-04-10 11:14:08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曾建梅
  

  自2017年2月,福州提出建设滨海新区以来,长乐作为滨海新城核心区的消息让许多长乐人奔走相告,雀跃不已。这个靠海的县城曾经经历了无数的行政上的变迁,如今重回到福州的怀抱,作为福州最年轻最有活力的新区——第六区。

  “古槐、青山、三溪、湖南、江田、漳坂、松下、鹤岭、洞湖、蓝田、岭南、潭头、枫林、岱西、梅花、首占……”这是民国版《长乐县志》当中提到的隶属于长乐各个乡镇的名称。有的已经改变,大多还沿用至今。从这些充满了文雅气息与美好意象的乡镇地名当中或许能领略到“长乐”这个滨海小城所蕴涵的古朴文化气韵。

  “长乐,长乐”这个缘于诗经当中“长安久乐”之义的美好字眼,建始之初便寓示了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的灿烂的文化与美好未来。

  民国时由李驹主纂的《长乐县志》中记载:三国时,东吴在六平吴航头(今吴航镇)造船,置典船校尉,集结东汉谪徙者(罪犯)在此造船。故长乐别称“吴航”。

  晋朝惠帝时,将扬州部太康分为建安郡和晋安郡,长乐属晋安郡原丰县, 隋朝大业间,晋安郡改为建安郡,长乐属闽县。隋代境内为闽县地。

  唐武德六年(623年),从闽县析出置新宁县,县治在敦素里平川上(今古槐镇),隶属于泉州(今福州)。同年,取“长安久乐”之义,改名长乐县。

  其后福州名称屡有更改,长乐县均属福州管辖。自清代至民国,长乐均设县制,间也改名闽海道或闽道,但旋即改回长乐,并始终与福州保持着隶属的关系。

  如果说二十几年前的1994年,长乐撤县设市,是这个滨海小城发展过程中的第一次飞越,那么2017年,经国务院批复,撤销县级长乐市,设立福州市长乐区,对于七十几万长乐居民来说则是一件令人兴奋和雀跃的大好消息。如同一个离家闯荡多年的少年,长乐又再度回到福州的怀抱,并且展示出全新的令人欣喜的面貌。

  实际上,行走在今天长乐城关,和走在中国其他的城市并没有明显的不同,高楼、街道、穿梭的车流、正在修建的地铁工程与围档、等待拆迁的已经无人居住的空楼以及繁华热闹的商业新区……在全国任何一个县城都能看到的景象,在长乐也可以看到。只有走出城区,半小时就能到达的蔚蓝辽阔的海岸与沙滩以及星散在海边的宁静而古雅的村落才展现出这人滨海小城独有的清新韵致来。

  那些被群山所环绕庇护的小村镇,宁静优美的村庄,田畴中旁若无人甩着长尾吃草的牛儿以及群飞的白鹭,村与村之间平坦的公路及富裕的长乐村民们修建得风格各异、富丽如西方宫殿的民居……即有着都市的现代气息,又有着安宁祥和的古典乡村之美。长乐儿女,进可砥砺奋发,打拼事业,退可安享自然恬静之美,靠山临海,河流密布,真是天赐一方福地。

  长乐,这是一个让人很容易住的地名。生于兹的“文坛祖母”,冰心一生都以祖籍长乐为傲,她向世人介绍自己都是来自福建长乐。长乐的海在她的想象中永远是温柔亲切的,散发着母爱的味道。长乐的海,丰富了冰心的爱的内涵,而冰心的爱的哲学也为故乡这座城市增加了温婉高雅的一面。

  如果再往历史深入追溯,还有更多深厚的爱意充满着这座城。

  西晋时期的董奉以医药救助世人,无须付酬,且植杏树以抵药金,令愈者种杏树于后山,久而久之竟有杏树七万余株,蔚然成林。以至于杏林满山,以至于长乐——以爱为名的这座城市自古而来都氤氲着一股高雅的杏林香芬,其中所暗含的对人世间的柔情与博爱,至今是医者所向往和追随的至高境界。

  若看过梵高经典名画《开花的杏树》便能想象真实的杏花满枝该有多美;七万株杏花开满山岗,何其壮观!后世为纪念仁医,山便以董奉名。如今虽然已经难以再现史上满山杏花的胜境,但长乐已经将董奉山列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建董奉草堂。堂前平畴万亩,后有青山以峙,天朗气清,清风过处,确是福山胜地。

  由此,这座城市带着这份厚重的温情一路发展繁衍,引得宋代如朱熹这样的理学大家在人生的低谷之时选择此处栖居,几经盘桓,并为这个城市留下宝贵的精神遗产。位于潭头镇二刘村的晦翁岩,曾是朱熹教学读书之处。在这里,刘家二兄弟刘砥刘砺侍奉朱熹若至亲。

  朱氏膝下弟子众多,刘家二兄弟及众所周知的长乐青山人黄榦,都是这个城市夜空中闪亮的星星,引领和照亮了古往今来众多学子士人探索真理与未知的漫漫征途。

  一条向海延伸的登文古道,是旧时学子们艰苦求索的见证,也是求取功名后反哺桑梓的写照。《长乐县志》记载“登文渡,在文石澳登文道头,湾泊潭头港。由闽安镇一百二十里至大桥户部前。明万历间,各乡文人捐资修砌,因名登文。自绅衿来往及儒童上省应试不用渡钱。康熙中,海潮冲坏,壬申年,北乡文人捐修,乾隆甲子年重修。”小小古道,任凭海水浸蚀,仍不减其坚硬质地,那条石铺就的小小的古道上有多少送别的眼泪与期盼,就有多少志得意满的春风拂面。海水起伏,涨潮时,古道隐去不见了,如同历史长河中真相的忽明忽暗,落潮时一条青石铺就的狭窄的石道又显露了出来。当年的儒生上省应试线路便以此始,人生的命运起伏也自此小小的渡口展开。

  地处东南沿海,远离中原,免不了向海求索。读书致仕,考科举求功名是一条路;冒险拼搏,转向大海讨生活也是一条路。长乐人崇文,但也重商,郑和舟车远航各国首开海上交流贸易之先河,后代长乐人便踩着这条海上丝绸之路开启了属于他们的冒险之旅。四百年前,长乐的先民们就跟随郑和舟车远行至日本朝鲜及南洋诸国,近代长乐乡民们的足迹更是遍及东南亚欧洲美洲各国。在美国的唐人街,长乐乡亲建立起一个属于他们的异国家乡,街上常常听得见他们用地瓜腔福州话攀谈家常,荔枝肉,佛跳墙也成为中餐馆必不可少的家乡味道。不光囿于华人社会,在欧美的第二代第三代长乐移民开始通过学习与奋进跻身当地主流社会,参与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事业,且不忘桑梓,纷纷回馈家乡建设,与家乡人民共同打造起一座日渐崛起的新城。

  时间长河中走来的吴航古城

  和中国的大多数城市发展史一样,长乐这座城的发展也经历了漫长的由简陋的农耕社会向城市化的转变。如果我们静下心来去回溯一个城市的发展线路,依靠着古人文字中为我们留下的蛛丝马迹,可以搭建起一个城市发展的具象过程,或许也能找到这个城市几千年的前世今生。回到那个原点,才更能理解和珍惜今日的日新月异与飞速发展。

  如果时间是一段可以感知的线段,我们在它的每个节点标记一个印记,可以发现在很长的一段时期——自唐宋至明清的一千多年里,城市发展的速度不过是原始与朴素的点滴积累。自唐建城至明嘉靖年间,也不过小小的一方城池,方圆仅里许。不过今日一个乡的面积,基础设施也是极其有限。城门、街道这些标志着城市的基本要素的东西并不完备。

  长乐六平吴航头,自唐代始建制,就是今天长乐城关的发源地。到了明代,稍微有所拓宽,但整个城市规模也很小,方圆不出一里。后来时常加以修葺,仍然狭小。到了明嘉靖年间,因为倭寇屡禁不止,地方官上书朝廷拨款拓城。彼时“城高一丈五尺,厚一丈,周千四十五丈有奇”。民国时期黄展云、王伯秋等留洋的知识分子在长乐实验自己的治世理想,按照西方文明探索和建设一个政通人和、安居乐业的理想社会。这些实验虽然限于历史局限中止在了民国,但行走在如今的营前模范村、长营大道上仍能感受探索者的付出和勇气。

  旧貌新颜

  如同08年奥运会开幕式北京城上空那几个硕大的脚印,一座城市的发展,一步步走到今天,我们能看到和记住的或许只是少数人留下的痕迹,但除了这些我们可以列出名字的建设者,这些儒生,知识分子,更多的是历史长河中不可计数的叫不出名字的普通长乐人的默默贡献与付出,共同铸就了这座城市的样子。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尤其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长乐城市的发展与建设犹如进入了快车道。

  按《长乐市志》的记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长乐城区仅9街38巷,街道狭窄,多属黄土石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季泥泞难行。新中国建立后,长乐建筑队伍发展较快,城乡建设日新月异。在历年的长乐县市村镇总规划指导下,新建区的住宅、公建用地、道路绿化、给排水、电子、电讯等建设都作了统一的部署和周密安排,城乡面貌焕然一新。

  城区范围大规模扩大,老长乐人应该还能忆起当时的河下街,两层小楼都变在了八层以上的住宅与商业区。一张拍摄于20世纪八十年代的老照片上,河下街的两旁是纸矮小楼,街道中间挤满了卖菜卖水果的小商贩。居民们推着自行车,或步行其间,免不了拥挤与杂乱。改造后的河下街行人相对稀少了,小商小贩规范到了专门的菜市场,街道整洁有序,也能见到小汽车行驶其间。

  而另外两张拍摄于同一角度的滨河景观更能说明这些年的山乡巨变。改造前沿河一带是参差错落的低矮民房,多为泥土墙面,上覆青瓦。极少量的砖石结构的小楼在一堆低层建筑中显得鹤立鸡群。河滩也处于未治理的原生状态,居民生活污水直接流入河道内,从照片上都能感受到河水乌黑发臭。另一张是经过改造后的河滨一带,规划齐整的楼裙,色彩风格统一,河岸可以清晰地看到休闲的步行道、小广场、路灯、道旁树等现代城市的配套设施,展现出改革开放之后长乐城市全新的文明程度及精神风貌。相信住在城区的老长乐人民对于这种变化更有感触。

  至于市中心的十洋街经过历年多次的整修扩建,已经成为人气颇望的商业街。沿街装潢精美时尚的店面、商铺林立,小吃、时装一应俱全,尤其在夜景灯光提升改造工程实施之后,在晚上逛商业街更是一派灯火辉煌,其繁华程度不亚于国内任何都市的商业街区。商业街改名为“胜利路”,这胜利当然是指革命的胜利,也是指人民群众建设家乡长乐的胜利。

  从古城到新区的裂变

  如果说过去很长的历史时期长乐的发展都是以时间为线性的,而到了当下,这座城市的发展如同裂变,发展速度快得令人眼花瞭乱,目不睱接。身在外乡的长乐人,尤其是多年身处异国的华侨回到家乡都感叹,长乐的发展和变化太令人吃惊了。

  600年前的郑和舟师在长乐起航,奏响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强大宏阔的乐章。600年后的今天,长乐依然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枢纽与港口,只不过,它已经不局限在海路上——位于漳港镇的长乐国际机场,已被国家民航局确定为“海上丝绸之路”门户枢纽机场,这意味着福州机场从一般枢纽机场上升为国家级门户枢纽机场,使之成为机场设施互联互通和打造空中交通走廊的核心节点。

  福州长乐机场于1993年动工建设,1997年6月23日正式通航。2009年,福州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突破500万人次;2009——2014年,福州机场年旅客吞吐量逐年以百万增长速度递增,福州机场进入快速发展时期。2005年,福州长乐国际机场迎来了通航史上年旅客吞吐量首次突破千万人次的时刻,这意味着长乐机场跻身大型航空港行列,成为我国第25个千万级机场。

  为了满足日渐上涨的旅客吞吐量,机场二期工程已经开始动建。长乐漳港街道、湖南镇,飞行区将按照4F标准,在现跑道东侧1920米处新建长3600米、宽60米的第二跑道,并在现有航站楼东侧新建第二航站楼,填海造地约104公顷,总投资约180亿元。

  本轮扩能后,机位将由36个增至53个,年旅客吞吐量将达2300万人次;第二轮扩能工程的竣工,将有效提高机场的客货量保障能力,持续增强大型国际航空港的硬件实力,进一步加快福州机场构建综合交通枢纽和现代航空城的步伐,对于提升福州城市开放水平和综合实力,充分发挥自贸区政策优势具有重大意义。

  如果把一座城市比作一个人来看,城区、高楼、街道、广场等硬件设施就好比这座城市的体格和肌肉,而她的绿化、生态状况则能体现出这座城市的风韵与气质。滨海滨江的长乐真可谓得天独厚,水的资源所带来的不光是长乐人敢于冒险的闯荡精神,也营造了丰富包容的城市性格。

  为了保护长乐闽江口的天然湿地,给来此过冬的候鸟营造一个“鸟的天堂”栖居地,十年前,长乐就在潭头梅花水道的闽江口建立了湿地省级自然保护区建立,2008年12月获国家林业局批准建立闽江河口国家湿地公园。公园坐落于长乐市潭头镇汶上村,位于保护区南侧,距离福州市区40公里,距长乐市区20公里,总面积4200多亩,集湿地保护恢复、科研监测、宣传教育、湿地观光、休闲度假等为一体,被称为为“中国十大最美湿地”之一。

  闽江河口湿地丰沛的水草和宽阔的滩涂养育着种类繁多的湿地生物,使其成为国际候鸟迁徙的主要驿站,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鸟类在这里停栖,觅食,作为鸟类重要的迁徙中转站和栖息地,闽江河口湿地是全球鸟类保护中重要一节。闽江河口湿地同时也是爱鸟者的天堂,随着一个个濒危鸟种在这里被发现和媒体的多次报道,众多观鸟者、拍鸟者,鸟类研究者慕名而来,闽江河口湿地的知名与日俱增。

  在这片诞生了“郑作新”的土地上,对于人类和动物共同家园的热爱与维护传统由来已久。不光闽江口湿地,到长乐的海边、江边,村庄、田野,随处可见的是根须发达的古榕,繁茂的水草芦苇映着江水,给珍惜的鸟类提供了最为适宜的栖息之所。

  生态保护是长乐人民和政府部分多年的努力的结果。在温饱早已不是问题的当下,城市的建设开始向审美与自然和谐统一的目标迈进。经过多年的政府引导与村民自觉,一个生态美、百姓富的生态文明之城正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新面貌。

  文化之城,氤氲爱与美

  “假如我的祖父是一棵大树,他的第二代就是树枝,我们就都是枝上的密叶;叶落归根,而我们的根,是深深地扎在福建横岭乡的田地里的。”

  这是著名文学家冰心在《我的故乡》中对长乐的真情告白。冰心的祖籍是长乐市横岭村,位于长乐北部内陆地区,隶属金峰镇。对于这片滨海的田地,冰心有着与生俱来的骨子里的眷恋与归属感。即便从其祖父一辈开始已经迁居福州三坊七巷的扬桥巷,她仍然在《我的故乡》、《故乡的风采》、《我的祖父》等好多作品里,描写她深深怀恋关于故乡长乐的一切:闹元宵、划龙舟、赏花灯、吃月饼、煮白丸仔……。

  冰心对长乐的赤诚之爱,令长乐人民倍加珍惜、怀念。1995年,福建省委、省政府为了纪念这位为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做出巨大贡献的文坛巨子,在长乐兴建了“冰心文学馆”。为把这座文学殿堂建设好,为子孙留下宝贵财富,长乐在最好的地段无偿划拨出12亩地供冰心文学馆建设,并配套了65亩的土地建设“爱心公园”。

  这些年来,冰心文学馆已经成为长乐地标性的人文景观,接待了不少海内外游客与文学爱好者,也吸引了海峡对岸的著名诗人痖弦、洛夫、郑愁予等人前来参观访问,为海峡两岸的文学艺术交流做出了贡献。

  除冰心文学馆以外,这些年长乐兴建的文化展馆众多:长乐博物馆、郑和史迹陈列馆以及海丝博物馆、郑振铎纪念馆、陈怀恺艺术馆等等,共同为这座城市的历史和人文留存了根脉与见证。

  或许正是在这样的文脉滋养之下,才会诞生一大批来自长乐的艺术大师。著名电影导演陈怀皑;祖籍长乐的画家、诗人、美学家蒋勋;文学评论家、诗人谢冕等等文艺界知名人士与故乡长乐的联系越来越频繁紧密,近年不断与故乡长乐建立联系,应邀回到长乐省亲寻根。这些文化界人士对于家乡长乐的眷恋既源于血脉、生命的本能呼唤,也来自于对家乡建设取得成就的认同与自豪感。在他们的关怀和支持下,长乐的发展必将注入人文的温度和高度。

  东湖VR小镇:美丽与智慧并存

  沾染了蔚蓝色海水的纯净与深遂,又多了几分湖水的宁静与安详,美丽的东湖,湖面如丝绸一般洁净熨帖。此时,几只皮划艇正在湖上训练,远处还有小型帆船,三角帆远远地飘于湖面,身着运动装的健儿们用力地拉着帆,身体随着航行的风向变幻出健美的线条,远远看去,明媚亮丽。正是得益于长乐东湖水质及环境的优良,2015年全国青运会水上项目比赛选择这里作为赛场,让全中国的目光聚焦到长乐。现在大东湖已成为全国皮划艇运动员们的永久训练基地。

  三年前如果来这里,所能看到的东湖可沒有这么动人,它曾经和全国大多数地方的湖泊一样,难以避免农田肥料、生活垃圾、恶性水生物的污染。三年来,为了打造一个高标准的适合国家级水上运动集训和比赛的水域,长乐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东湖水系整治工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大东湖河道进行一次次全线排查,查找河道环境存在的问题,对症下药制定整治措施;对重点河段进行集中清理,全面拆除东湖水系养殖场,开展畜禽养殖整治、区域污染源治理,并建立污水提升站,通过新建提升站,避免了文武砂、古槐、湖南等镇的数千吨污水流入东湖。

  经过三年集中力量的综合整治,如今的东湖水蓝得如同钻石,晶莹清澈,站在湖边,放眼望去,湖面波光潋滟,白鹭纷飞。岸边,是青绿的柳荫、黄金榕及桉树等常绿植物及大片的茉莉花丛,当年水质黑臭,半湖浮莲的东湖彻底换了容颜。

  “东湖”,不光是这一片湖水的名字,它所在的整个小镇都名“东湖小镇”。这是位于长乐江田、松下、潭头、文武砂各镇交界处的福州滨海新城的中心地带。为了响应国家打造生态小镇的号召,福州滨海新城的核心区域以特色小镇形态建立一个充满了都市田园风情的新型社区。

  “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国家级新区”、“自由贸易区”、“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福厦泉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五区叠加——这些令人眼花瞭乱的政策名词,以及诸如“数字、网络、VR、互联网+”等时髦新词通通向人们展示着东湖小镇靓丽外表之下的新贵身价——修建得如同科幻电影中眩目的高楼、宽敞光洁的干道、走廊、公园、绿地……一切都是崭新的,一切都亮得耀眼。

  小镇的美令人赞叹,她的智慧则是内在的。

  还未走进家门,就能操控智能家居,自动开合窗帘,你的心情调整灯光颜色;驾车外出,能在智能终端的指引下,轻松快捷地找到停车位;只需拨打急救电话,智慧医疗系统就会立即分析出患者的所在地,并在车载导航系统的引导下,急救车迅速驶往目的地……这一切,都全部指向新型智慧城市的核心特征——以人为本。

  在这样的科技保障下,全球知名的数字行业大伽都到长乐落脚。在东湖地标性建筑“两朵云”之“商务云”大厦入口,一些全国乃至国际知名的高新企业LOGO密密麻麻地占掉了大半面墙:阿里、360、暴风影音、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盘古集团、中国联通、清华大学、中国船舶等等大型企业入驻长乐科技园。这一方面宣示着企业抢占福州滨海新区的商业敏感,另一方面也肯定了长乐这些年作为“数字福建产业园”孵化出的卓越成效。

  未来之城,充满无限可能

  2017年11月6 日,大概是长乐市民难以忘怀的一天。很多人早在几天甚至几个月之前就已经来到原长乐市政府大院门口,跟挂着“长乐市委市政府”的牌匾合影,要把这历史性的一刻记录在自己的生命记忆当中。市民们纷纷晒出早年在长乐县委县政府门口所拍的黑白老照片,两相对照,既可以看出整个城市发展变化的惊人速度,又可以感受到作为长乐人,这些年所经历的沧海桑田,令人无限感慨。

  自2017 年2月, 福州提出建设滨海新区以来,长乐作为滨海新城核心区的消息让许多长乐人奔走相告,雀跃不已。这个靠海的县城曾经经历了无数的行政上的变迁;三国时曾属吴国,后属闽越、闽县、长乐县。新中国成立以来更是曾经归入福清市代管,后为县制,再后来升级为市,到如今重回到福州的怀抱,作为福州最年轻最有活力的新区——第六区。

  “大福州”“滨海时代”的规划,使福州从滨江城市变成滨海城市,把浩瀚东海揽入福州城市的怀中。数字福建产业园项目,距福州长乐国际机场6公里、离东海2公里,毗邻5000亩东湖,占据福州沿海门户板块的交通优势。有了福州市福建省乃至中央的政策支持,长乐区的发展势必如同重力加速度一般,飞奔向前。如果我们还记得那条漫长的城市演化的时间线,如果我们继续把一个城市的发展节点标记到这条线上,我们会发现,这个城市的变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密集,都要急速,都要令人惊叹。

  想起历史上的吴航,或许会想到古老而朴素的医者圣人董奉故里盛开的朵朵杏花,也会想到理学家朱熹行迹下的雪泥鸿爪,也有“以爱为信仰”的作家冰心笔下的温和而宽厚的大海的怀抱。而成为福州新区核心的长乐将提供给世人更多的想象力:一片蔚蓝大海下中翻飞的鸥鸟与嬉戏的家人;是日新月异的科技所提供的数字化高效率优质生活,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用画笔绘制的动漫新城,是高远的天空中腾空而起的机翼与越来越多的属于这个城市未来的展望。这一切都已经在到来的路上。长乐城市的发展也如同一架振翅飞向蓝天的大型客机,前面经历了启动与滑翔的起步阶段,此时已经稳稳地升上了蓝天,乘着政策的东风,开启了光速之旅。作为身处其间的百万长乐儿女生逢其时,何其幸运。

  未来的蓝图正在眼前徐徐展开。你好!福州第六区。你好!未来之城。起飞吧,长乐!崛起吧,一座新城!

【责任编辑:陈颖】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