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的故事

2018-04-10 11:10:26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练建安
  

  说说手表的故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或更远一段时间,手表绝对是身份、气派的象征。就说在农村,手表似乎成了“吃米”、“拿工资”的干部标志。买车票、买电影票,借一块手表伸入售票窗口,再挤再乱再多的手在一起挥舞,服务员也只是优先戴手表的那只。那年头,两人若是在路上碰到了,问一声:“同志,几点了?”那是最好的恭维话。

  那时,我认识一位戴手表的老乡,一年到头,那怕是数九寒天,衣袖依然卷到恰到好处的位置。问一声:“同志,几点了?”他总是极为职业化地把手往天空一伸,恍动数次,然后快速收回,认真察看,准确地告诉你是北京时间几点几分几秒。

  后来,当我堂兄用年终“余粮钱”买回全村第一块“支农表”之后,才打破了那位老乡对“北京时间”的垄断。但这位老乡很不够意思,我堂兄明明是为他分担了报告“北京时间”的繁重劳动,他不但不感激,反而多次在背后散布我堂兄的手表是“次品”、“一天只准两次”。

  后来,我堂兄实在忍无可忍,终于冲破了全村首位戴手表者的权威压力,勇敢地与那位老乡比起手表来。比赛是在两人之间悄悄进行的,以收音机上报送的北京时间为准。当天即传出二块手表与北京时间分毫不差,准极了!只是那位老乡的手表的“钢音”要好一些。十多年后,我才从堂兄那儿得悉真相:两块手表都不准时。

  那年头,工人老大哥生产了一种“钟山牌手表”,也叫支农表,三十元一块,这成了众多农村青年梦寐以求的“宠物”。谈恋爱找对象什么的,戴上一块支农表,嘿呀,那叫威风!那年头,闽粤赣边山区还流传一句新民谚:“单车手表的确良,鸡公鸡卵加白糖,日子喜洋洋。”

  我堂兄是一位农村青年,以“修理地球”为业,刚才说过,靠年终“余粮钱”买回了全村第一块支农表。在当时的“大队核算”状态下,那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大事!堂兄戴手表的消息一时传遍了三五十个自然村,几多漂亮村姑一夜之间悄然羡慕我的堂兄。三仙姑婆一反常态满脸堆笑地出入我大伯家,这是我亲眼看到的。大伯总是恭恭敬敬地送三仙姑婆出门,三仙姑婆总是大包大揽:“放心,包在俺身上。”

  真的,不久以后,我们作为“迎亲公”,在一个秋色迷人的清晨,在山的那边迎来了我们那漂亮贤惠的堂嫂。

  那时,我堂兄特喜欢在公共场合露脸,为众乡亲义务报道准确的分毫不差的“北京时间”。可是,我的四叔公却看不顺眼,有一次还气呼呼地说:“俺最讨厌三狗,戴一块破表的狗爪,每圩在俺的肉摊上扫来扫去,问猪肉多少钱一斤,又不买!”

  有一则闽粤赣边流传很广的“手表故事”,很有意思。

  说的是过去“大队核算”时,一位老乡买了一块手表,一双皮鞋,镶了一块金牙齿。

  某一天,老乡果断决定全副武装往圩场隆重亮相,风光风光。

  遗憾的是,熙熙攘攘的人们并没有过多地注意这位平时根本不起眼的老乡,尽管这位老乡卷高了衣袖、裤管,时不时露出金光闪闪的笑容。

  于是这位老乡心中大喊冤枉,满腹委屈,暗骂“山猴精”没见过世面,不识货。不过,这位老乡毕竟是那年头“先富起来”的精明人,他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这条妙计使他载入了闽粤赣边民间文学的史册。

  那时,只见他快步走向卖木柴的樵夫们面前,气定神闲,悠然地用油光发亮的皮鞋踢了踢柴堆,问道:“多少钱一担啊?”樵夫恭敬答道:“两块钱。”老乡又用皮鞋踢柴堆,叫道:“大家来看啊,这样的杂柴也要二块钱一担,太贵了嘛?”樵夫们为他的气派震慑,不约而同地以为是大主顾,商定一块八毛一担卖出。谁知,这位老乡话锋一转,对众樵夫说:“现在是什么时间了?”众樵夫面面相觑,老乡轻松地敲击手表:“十二点半了!”紧接着,老乡极为关切地指着自己的嘴巴:“同志们哪,该吃饭的时间了,该吃饭了嘛。”哇呀,皮鞋!手表!金牙!真是气派极了,樵夫们争先恐后叫道:“一块七毛半一担也卖了!”这位老乡却踱着方步扬长而去。

  改革开放后,咱老百姓富了,手表多了起来,许多农村妇女一度时期是手表的忠实拥趸者。常见田头地角,锄头飞舞,手表闪亮。我那美丽贤惠的堂嫂,上街卖一担青菜,就戴了两块手表。有人问:“他二嫂,干吗戴两块手表呀?有钱显摆啊?”我堂嫂说:“这年头,分田到户了,日子美滋滋的,手表有啥稀奇的,俺婆婆都有两块手表啦。为啥呢?不是自动表吗?不动它,就停了。这不,停了一块,还有一块,这叫放环加结扎——双保险。”

  我于1998年来到榕城工作生活,戴着父亲在我读大学时奖励给我的“宝石花”手表。后来,我迷上了军用“雷达”表。前些日,在网上购买了一块军用“北斗”表。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军旅”情结。

  其实,手表作为计时工具的功能,已经被基本上人手一台的智能手机所取代。智能手机,可以准确地告诉您时间。

  手表越来越精致了,越来越美观了,越来越高档了。现在,还有许许多多戴手表的人。在小轿车已经进入千家万户的年头,戴个手表又能说明什么呢?我觉得,手表,计时以外,更多的作用,是装饰。因此,手表的档次更显出高低。

  我的另一位堂兄是旅榕企业家,他有一块劳力士金表。我借来玩过一次,算是“行为艺术”。那次,劳力士金表恰到好处地露出衣袖,我从容走入福州一家特高档的社区,年轻、英俊、高大、制服笔挺的门卫老弟,问也不问,对我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

  我想,这小伙子,也有他的“手表的故事”吧?

【责任编辑:陈颖】
相关新闻
  
     
  • 地铁“医生”

    我叫严伟伟,是福州地铁1号线车辆中心检修车间定修班的工班长。我们定修班总共由24个人组成,大部分都是90后。

    地铁“医生”
  •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定海村位于连江县筱埕镇,拥有1700多年历史,清乾隆间,乡贤黄光涛曾著《定海志》三卷,详细记载了定海深厚的历史文化。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我之所以会做这个行业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古旧物的锔瓷。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