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医生为宜昌最后一名危重症患者守护15个小时

2020-04-14 08:28:49  来源:福建卫生报
  

福建医生为宜昌最后一名危重症患者守护15个小时

  吴炜清和战友们整夜守在病人身边。(资料图片)

  3月23日,征战了42天,福建省对口支援宜昌防治新冠肺炎支援队完成任务,平安返闽。

  4月6日,吴炜清和战友们结束14天集中休整,平安回家。吴炜清是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麻醉科医生,对包括他在内的福建医疗队重症组的医生来说,此行最难忘的,要数交接前的最后一个夜班。3月16日深夜,他与同行的“逆行者”为最后一名危重症患者守护了整整15个小时。

  近日,结束休整的吴炜清向记者讲述了这段他难以忘怀的经历——

  务必守护好“宝贝”

  那是名70岁的老人,于2月20日入院,确诊为新冠肺炎,既往病史有高血压症。老人求生欲望不强,不愿意配合治疗,3月12日病情恶化为危重症。

  3月13日晚,我接班后,重症隔离病区的同伴说,老人生命征不稳,问我能不能进去支援,我快速穿好防护服进入红区。

  到了她床边,只见她浑身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管路,体形消瘦。我给她做床边心脏彩超。一看到图像,我心凉了,那是个绵软无力的心脏,像条蠕动的毛毛虫,心脏已无力泵血。

  我立即叮嘱身边的值班医生:“这个心脏马上要停了,快去推抢救车!”等我再回过头看一眼监护仪,发现心率只剩40次/分钟,动脉压只有50mmHg了。我立即单手辅助按压,按了二十几下,希望心跳回来。结果,动脉成一条直线,这下心脏完全停了!

  我赶紧跳上床去进行心肺复苏,应该是8分钟或10分钟。这段时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好在病人的心跳终于回来了,我松了一口气。

  当时,重症病房只剩最后一名病人,我们称之为“宝贝”,就是想务必守护好她。没想到,更惊险的在3月16日,那是我们交接前的最后一班。

  当天傍晚6点多,我们发现她情况不妙,开始救治。7点20分左右,她发生恶性心律失常快速型房颤,心率最快时达200次/分钟,血压只有50mmHg左右。

  我快速穿戴好防护服进到重症隔离病区,让两位队友帮忙一起抢救。直到凌晨她的病情稳定下来,我才从隔离病房出来。我当晚值了一整夜的班,指挥部的同事们也都在线盯着,时刻准备着调整治疗方案。

  凌晨3点半,她的病情又变症了,发生低氧血症,我再次进入病房抢救。过山车般的心率、血压、血氧,心电监护上的数值牵动着我们的心。

  调呼吸机模式、参数,床边彩超,床边心电图,强心,利尿,纠正电解质紊乱,翻身拍背……我们使尽浑身解数,她的生命征终于渐趋平稳。

  3月17日早上8点,我们才放心地把老人交到当地医生手中。

  因为病人的生命征极不稳定,哪怕半分钟没盯牢,就很可能出现变症。那一夜,我们七人轮流守着,最多时三个人守在她床头,一刻也不敢离开。我守了整整15个小时,虽然很辛苦,但最令我感动的是大家全力以赴的坚守。

  我们团队的同伴有来自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人民医院、福建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的,还有三明、漳州等设区市的医院的,更有重症医学科等不同专科的。我们在一起密切配合了一个月,同气连枝。

【责任编辑:薛洪】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300℃的坚持

    做了葱饼,夫妻俩也比较节约、勤劳。做了几年,靠卖葱饼买了房子。

    300℃的坚持
  •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我来自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叫庄燕娟。在知道武汉发生疫情,有医务人员大批地赶往武汉支援的时候,我就想报名。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 我在“疫”线保供电

    林如辉是国网福州供电公司亿力配电分公司项目组的主管,他有近20年的配网施工现场经验,长期奋战在电力生产一线。

    我在“疫”线保供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