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榕定西籍青年创业者张正祥:从放牛娃到小老板

2019-04-19 16:52:20  来源:定西日报
  

在榕定西籍青年创业者张正祥:从放牛娃到小老板

在榕定西籍青年创业者张正祥:从放牛娃到小老板

  “张正祥是村里的攒劲娃,听说开饭馆生意还不错,在福州也买了房。”

  说起张正祥这只从后地湾村飞出的“金凤凰”,村民们羡慕中透着骄傲。

  临洮县太石镇后地湾村是马啣山深处的一个贫困村,由于地处高寒阴湿的山腰地带,非常适宜高山百合和道地当归的种植,这两年碰上了好行情,老百姓手上都有了点钱,大多数人家建起了砖瓦房。

  张正祥一家已搬离后地湾村,老家的房子由亲戚暂住。与后地湾村相隔不远,张正祥妹妹一家生活在榆中县银山乡斜路屲村。

  “小时候,家里穷,我哥15岁就到外面去打工,后来学了厨师,到新疆一个饭店当厨师长后,家里条件才慢慢变好了。”张正祥的妹妹张春苹说,几年前哥哥去福州发展,站稳脚跟后把父母亲和孩子也接过去了。

在榕定西籍青年创业者张正祥:从放牛娃到小老板

在榕定西籍青年创业者张正祥:从放牛娃到小老板

  命运给他以苦难,他还命运以坚韧

  2019年3月24日,福州,春暖花开。

  在这座“绿荫满城,暑不张盖”的有福之州,张正祥已经度过了10个年头。

  “名城国际花园”在马尾区算得上是精品住宅小区,小区内绿荫蔽日,露天游泳池、儿童乐园、健身广场一应俱全。张正祥的房子在其中一栋楼的19层,站在阳台远眺闽江,烟波浩淼,风光旖旎。

  按照福州人的待客之道,张正祥麻利地收拾好茶具,烫杯、温壶、洗茶、冲泡、分杯、奉茶一气呵成。武夷岩茶汤清味浓,香气馥郁,沁人心脾。

  对小时候的记忆,张正祥最刻骨铭心的是半夜三更跟上母亲去挑水。那时候农村还没有水窖,全村人吃的都是马啣山消融的雪水,聚到一个水泉里,一百多户人家都靠这点水过日子,所以得早早去排队抢水。由于天黑路远,母亲一人害怕,张正祥每天夜里从睡梦中被叫醒,迷迷糊糊牵着母亲的衣角,行走在漆黑如墨的夜色中。

  张正祥回忆说,8岁那年,父亲得了肠梗阻,母亲用架子车拉到阿干镇大水子医院,当时身上只有10元钱,因无钱医治,父亲的肠梗阻很快发展为肠粘连,并发肠穿孔。眼见无生还希望,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午后,亲属们将奄奄一息的父亲拉回村里。当时,村民们都以为父亲“阳寿”已到,活不了几天。可能是老天的眷顾,父亲在土炕上挺了一年多时间,竟不治自愈,能下炕行走了。

  张正祥说,由于父亲生病,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到母亲身上。白天,母亲要到地里劳作,晚上还要在煤油灯下缝缝补补,半夜还得去很远的地方挑水,如果有月光的晚上还要到马啣山去砍柴。在他的印象中,母亲年轻的时候似乎很少睡觉,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操持着这个千疮百孔的家。

  由于家境贫寒,姊妹三人把唯一的上学机会留给了张正祥。13岁那年,因为12元5角钱的学费,母亲在村里借了一上午都没借到,他只好辍学在家放牛。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他成了全村的牛倌,每天赶着上百头牲口到马啣山放牧。那时候的马啣山还没有封山禁牧,不但是个水草丰美的大牧场,而且遍地都是野生中草药。整整一夏天,张正祥靠挖野柴胡就卖了160多块钱,这对当时穷得叮当响的一家人确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生活的苦难磨砺了他坚韧的意志,看着一家人过得如此恓惶,张正祥决定外出闯荡。小小年纪的他在工地上当过小工,在蛋糕厂做过学徒,在餐厅里端过盘子,由于没有一技之长,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挣的钱又少得可怜。

  “这苦日子熬到啥时候才是个头?”张正祥苦苦思索,寻求破解命运牢笼的那把钥匙。

【责任编辑:马春林】
  
     
  • 大城“小报”

    在福州有这么一张报纸,8名责编平均年龄超过80岁,是福州最年长的一支责编团队。

    大城“小报”
  • 恋上烟台山

    每一个福州人心里,或许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烟台山。

    恋上烟台山
  • 光影人生

    在福州闽侯,有这样一群乡镇电影放映员,他们无数次穿越乡间小道,为当地群众带来深山之外的“光影世界”......

    光影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