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尺子”“连心桥”“指路标”……

红星地块征迁,那些人那些事

2018-03-01 23:52:15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莫思予 蒋雅琛 郑帅

红星地块征迁,那些人那些事

  福州日报记者 莫思予 蒋雅琛/文 郑帅/摄 通讯员 林言枝

  在市中心面积最大连片旧屋区之一的台江排尾红星地块,一栋栋破旧的矮房应声倒下,在这里,每一天都有台江人在拼搏,每一刻都有故事在发生……在这片土地上,征迁干部接力攻坚,一场蝶变正在酝酿。

  自去年9月18日启动征收工作以来,台江区排尾红星旧屋区改造项目已签约7648户,签约率达97.33%,旧房拆除率为72.84%。

  郑国治:征迁“一把尺”

  在台江区排尾红星旧屋区改造项目A片区内有一把“尺”,既能精准测量房屋面积,又能理顺产权纠纷。这把“尺”就是台江区建筑工程总公司下属台江区城建征收工程处的郑国治。

  郑国治是A片区1组组长。“我们组负责100多户民房,在各小组中是最多的。”他告诉记者,不少民房存在违章问题,多数争议的焦点都与面积测算有关。用什么样的仪器?哪些在测量规范内?土建专业的郑国治对此了如指掌。每座民房的测量他都要亲自上阵,确保公平公正。

  他这把“尺”还善于理顺人员关系,找准角度“攻关”难题。居住在尾垱里的许家共有6个兄弟姐妹,拥有两套从祖辈传下来的百年老房,还有一套自建住房。由于年代久远,大家对产权如何分割产生分歧。“6个继承人有的想拿钱,有的想要房,针对他们的要求,我们做了3个方案,最终大家都满意而归。”郑国治说。

  在进行排尾红星旧屋区改造项目的同时,郑国治所在的小组接到了其他2个地块的征迁任务。工作量翻倍,辛苦自然也跟着翻倍。“常常饭后抹嘴接着干,就连厕所也是跑着去的。”同事王侃说,协商期结束后,郑国治本可稍稍松口气,却因为生活不规律导致高血糖而住院。

  “哪有住院的人天天往工地跑?他就是!”王侃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所在的小组还有约10户民房未搬迁,郑国治仍在为此奔波着。

  林嫩妹:党群“连心桥”

  “红星经济合作社一句话,比我们一百句都管用。”在排尾红星旧屋区改造项目征收指挥部工作人员看来,红星经济合作社是征迁攻坚中不可替代的力量。

  红星经济合作社有1000多名社员,大部分都在征迁范围内。林嫩妹是红星经济合作社党支部的一名党员,也是土生土长的“红星人”,对片区各项情况十分熟悉。在入户工作“卡壳”时,林嫩妹带着征迁办工作人员来到家中,主动丈量房屋面积。

  “早一天完成旧改,就早一天让大家安居乐业。”林嫩妹还做起了亲戚的思想工作。她家共八兄妹,在这次征迁中,年龄最小的她当了头。大姐年过七旬,担心年迈无处租房,一心想要现房。林嫩妹一边为大姐解释政策,一边帮她租到了过渡房。终于在第一个签约期的最后一刻,八兄妹都完成了签字。

  做好自己,带动家人,影响一片。在林嫩妹等红星经济合作社党员的带动下,征迁工作人员走进了一户又一户。

  签约过程中,从居民间的矛盾,到居民家中的矛盾,红星经济合作社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指挥部与与群众之间的桥梁,为群众反映实际困难,向指挥部提供一手材料。

  “征迁一开始,红星经济合作社办公室就腾空作为指挥部,背后就是我们的临时办公区。”林嫩妹告诉记者,12名社工作人员全都义务参与征迁工作。“我们将与指挥部共同奋战,坚守到最后一刻。”

  陈湧煖:签约“指路标”

  “很多人不是不想搬,而是不知道怎么搬。”台江区房地产公司业务科科长陈湧煖道出了涉迁群众心中的难处。作为排尾红星旧屋区改造项目D地块签约组负责人,陈湧煖始终扎根一线,为涉迁群众和涉迁单位答疑解惑,成为人人信任的“指路牌”。

  相比其他地块,D地块涉迁的企业单位厂房多,产权归属成为签约的首要难题。居住在福州民天食品厂职工宿舍的70户职工家庭,正是由于产权问题,迟迟不能签约。“职工只有房屋的居住权,产权属于企业,不能直接签约。”为职工理顺了产权关系后,陈湧煖建议食品厂将产权放弃给职工,并将情况层层上报审核。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报的材料必须包含每户职工住房的相关数据,而因早期资料不完善,部分数据缺失。针对每一户所需的信息,陈湧煖手把手指导并陪同企业前往相关部门查询,还要逐户审查职工是否满足条件。“前前后后我们已经开了二三十次的协调会。”

  最终,福州民天食品厂的70户职工家庭在签约期内顺利完成签约。

  “解决疑问,争取利益。”陈湧煖用8个字总结自己的工作,群众利益为先,签约工作就不难。目前,D地块已经完成了1500多户的征收工作,剩余的48户正在积极协商中。

红星地块征迁,那些人那些事

点击进入本网专题

【责任编辑:林少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