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石板材重镇的转型之路

落实绿色发展理念 连江蓼沿乡关停治理30座矿山

2018-10-21 23:33:21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黎伦俊 蒋雅琛 叶义斌

落实绿色发展理念 连江蓼沿乡关停治理30座矿山

  脐橙喜获丰收,谢洪兰和黄法春高兴得合不拢嘴。

  福州日报记者 黎伦俊 蒋雅琛/文 叶义斌/摄

  清澈的溪水潺潺流向远方,连绵的青山静卧两旁,空气中飘来浓郁的桂花香……要不是看到路旁一座座已停产的石材厂,你绝对不会相信,这里就是曾经的石板材加工重镇——连江县蓼沿乡。

  作为蓼沿乡的支柱产业,石板材加工此前每年为乡里带来财政收入1亿多元。高峰时期,全乡石板材加工上下游相关从业人员超过1万人。可是,它在带来财富的同时,也造成了“牛奶溪”、青山挂白、粉尘污染等一系列生态问题。

  要金山银山还是绿水青山?蓼沿乡贯彻落实绿色发展理念,2016年底注销关停全部石材矿山,并组织力量对矿山进行恢复治理。

  时至今日,恢复治理将满两年,这个曾经“靠石头吃饭”的乡被“端掉饭碗”后何去何从?记者19日前往蓼沿乡一探究竟。

  一座山的变化

  坐车沿着蜿蜒的山路颠簸而上,记者来到岐山村的一处矿山点。只见这里齐腰高的草,已盖住原本裸露的山体岩石。

  山体岩石裸露,植被严重受损,杂乱的废渣堆场……蓼沿乡副乡长谢伟彬告诉记者,这是半年多以前这座矿山的样子。青山挂白,是矿山开挖常见的“后遗症”之一。目前,蓼沿正通过覆土绿化,慢慢疗愈这个“后遗症”。

  “我们经过考察,专门为矿山治理引进了‘巨菌草’,采用的是福建农林大学专家的技术。”谢伟彬告诉记者,巨菌草植株高大、抗逆性强、产量高,只要一棵就能固定约一平方米的水土,是涵养水土的“利器”。“不仅如此,它还含有丰富的粗蛋白和糖分,是高产优质的菌草之一。用它作为培养料,可以栽种49种食用菌和药用菌,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谢伟彬说。

  记者了解到,蓼沿乡的30座矿山中,23座已经完成治理,剩余7座正在进行覆土绿化,全部采用巨菌草种植模式,预计年底全面完工。

  一个人的转行

  进入溪东村,过了石桥,由岔路上山再走约10分钟,记者来到一座脐橙园。眼下快到脐橙丰收的季节,沉甸甸的果实挂满枝头。

  这里是谢洪兰和丈夫黄法春共同经营的春兰家庭农场。“果园的收成年年都不错,丈夫从矿山回来帮忙后,我们扩大了规模。”谢洪兰告诉记者,她丈夫原是附近矿山的打石工人,随着石板材行业的全面清退,必须另谋出路。两人琢磨着,果树种植收入可观,比起矿山的活儿来也相对轻松,决定合力管理果园,今年他们还新栽种了1000多株果树。

  “不说矿山的空气有多差,我整天就担心他打石遇上意外。现在好了,闻着果香干活,轻松不少,挣得也多了。”谢洪兰说,自从石板材业全面退出后,她最大的感受就是溪水更加清澈了,“以前水里都是石粉,现在水里又能看到鱼虾了”。

  好山好水育好橙。春兰家庭农场有200多亩脐橙,每亩产量约2500公斤。“等到下个月脐橙完全成熟,各路批发商就会上门采购,自驾来采摘的游客也有不少。今年脐橙价钱不错,又是个丰收年。”黄法春乐呵呵地说。

  一家厂的易主

  仙屏村口,一家石板材厂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不是都关停了吗,难道有人重操旧业?走进去,记者的疑团解开了。

  原来,这家石材厂正在改建成茶油加工厂。来自连江县阳光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聂林芳和黄国涛,是这家厂的其中两名新主人。

  “看见那座山了吗?那上面都是我们的油茶树。”黄国涛指着远方的山头告诉记者,2011年,父亲黄时晃放弃了建筑行业的高利润,回到蓼沿乡集合30名林农创立了合作社。经过数年的精心培育,合作社的2000多亩油茶树已进入初产期,急需建厂来加工茶籽。

  蓼沿乡清退石板材行业后有不少工厂空置,他们看中了这家石材厂,并得到乡政府的支持。“乡里正在积极帮我们解决电力问题,相信很快就能落实。”聂林芳告诉记者,榨油设备已经订好,待厂房地面硬化完成即可安装开工。

  聂林芳还带着记者来到他们的油茶园,满山绿油油的油茶树上,结满了油茶籽。“立冬后,树上的茶籽就可采摘,运到新工厂压榨了。看,油茶树‘抱子怀胎’,不仅有即将成熟的果实,还有无数含苞欲放的花蕊,这些可都是明年的果实,来年收成一定更好!”聂林芳希望,茶油加工厂对蓼沿挺过转型阵痛能有所帮助。

【责任编辑:陈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