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新闻频道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九十六

“长乐山翁”陈冷月:常有诗书振腹 谁言冷月无声

发布时间:2017-12-15 14:53:01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王礼林

“长乐山翁”陈冷月:常有诗书振腹  谁言冷月无声

陈冷月和他的书房。

  56岁隐居武夷山,读书求志写诗

  “路从香岛起登攀,三宿幔亭饱看山;

  晓趁鸟声乘筏出,夜随明月踏歌还。

  桃源洞小乾坤大,仙掌峰高心眼宽

  界外风光尘涴尽,此中不信是人寰。”

  这是陈冷月在武夷山隐居期间,所作的四首关于武夷美景的七言律诗之一,既写尽了武夷的美景,也让人看到了他的洒脱和随性。

  他还喜作画,专攻焦墨山水,原因是喜欢“在墨色的浓淡变化间感受造物主鬼斧神工、品人生沉浮”。

  写诗、作画成了他晚年生活每天必做的功课。这些年陆续出版的《陈冷月诗画集》《陈冷月绝句三百首》等著作,就是最好见证。

  但他还是更喜欢写诗多一点。谈起为何写诗,他坦言,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传统诗词所营造出的精神世界让自己心驰神往。

  于是乎,在1994年,56岁的陈冷月干了一件令旁人诧异的事:把香港的公司交给儿子打理,花几十万在武夷山下买了栋别墅,与凡尘俗世“切割”,隐居武夷山。

  “就是想求志,想读书,提升自己的诗书画境界。”他说,自小就向往陶渊明笔下的“归园田居”的生活,期待很久了。

  这样一呆,便是十年。期间,他踏遍了武夷山的每个角落,与农夫交友,与山水和鸣,让精神放空,让思维流转。在那里他收获很多,不但学习了许多传统文化精髓,也悟出了许多道理。这其中就包括他的“诗论”。

  对于如何写诗,陈冷月不仅是感兴趣、随性,他也有自己深刻独到的见解。他曾为初学者写过一篇《诗体浅说》:

  “守法度曰诗、载始末曰引、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悲如蛩曰吟、通乎俚俗曰谣、委屈尽情曰曲。诗分古体近体两类,今体:律诗、绝句、排律。律诗八句四韵,然而六句三韵,十句五韵者亦间或有之……笔落惊风雨,篇成泣鬼神,无法之诗难为也!”

  作诗,他讲究要讲法度,要严格按照古人之法作诗。但是,他也提出“莫守死法”:“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得之则成,失之则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