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闽都大家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三十二

郭懋介:“大器晚成”寿山石雕泰斗,矢志追求真善美

发布时间:2017-03-20 17:30:32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邱陵

“点石成金”郭懋介:“大器晚成”寿山石雕泰斗,矢志追求真善美

郭懋介认真雕刻的22枚烈士印章并取名为《忠魂舞》。

  以石传神,工材并重

  如果在网络搜索引擎上敲入郭懋介或郭石卿,跳出来的页面中,最吸引人眼球的相关新闻无疑是“田黄作品拍出3680万天价”。细看之下,原来说的是在2013年福州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郭懋介雕刻的田黄石薄意摆件《山居即景》以3680万元成交,不仅创当代印石最高成交价格,并且以9.44万元/克创福州本土顶级田黄石单克价格纪录,至今未被打破。

  据悉,“福州文化名片”之一的寿山石属彩石大类的岩石亚类,它的种属约有一百多个品种。寿山石大致可分为田坑、水坑与山坑石三种类别。田黄石就属于田坑石,作为我国传统的“四大印章石”之一,更是被誉为“石中之帝”,民间有“一寸田黄一寸金”之说。

  这件《山居即景》重390克,石质温润,色彩明艳,可谓田黄石中的上上之品。再看作品,郭懋介将石材的各个面全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薄意雕刻,最为神奇的是,这些不同面的薄意之间,在相互衔接的同时又能独立成为一幅小景,各有侧重。

  除了画意、刀法这些很见功力的表现外,这件作品还流露了充沛的情感——那种如沐春风般欢悦的情绪,洋溢于画面的每一方景色。沉浸在宏大的山居画卷里,观者仿佛也置身其中,成为这方景致中的某个人物。

“点石成金”郭懋介:“大器晚成”寿山石雕泰斗,矢志追求真善美

《忠魂舞》烈士印章原作

  这件作品的落款也颇值得收藏爱好者揣摩,郭懋介在作品上的提款为:“戊寅春,石卿戏作山居即景,于九仙山下。”一个“戏”字便可看出他在创作时的愉悦心情。一件作品能让雕者如此得意,其艺术价值与精美程度不言而喻。

  在作品中融入时代精神是郭懋介极为推崇的。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王亚民曾评价郭懋介:“他的艺术风格最为显著的特色,是那种‘浩然正气’的表达。”从旧社会苦过来的郭老,对新时代充满感激之情,早在50多年前,他怀着一颗赤诚的心,认真雕刻了22枚烈士印章《忠魂舞》,把革命先烈的英雄形象艺术化地镌刻心底。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建国初期他用13毫米的牛角质印章,雕刻了繁体隶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微雕阳文印,表达了对党、对民族、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对人民,对艺术负责是艺术家的天职。”他在不同场合都如此强调。

  一般收藏家知道郭懋介,都因其雕刻价值昂贵的田黄而著称于世,号称“点石成金”第一人,不知道的是,早在台湾追捧石材、炒作原料的年代,他的作品开价高,材质小,甚至都是不值钱的寿山石料。有台湾收藏家戏称,石卿专刻废料,甚至笑谈石卿是故意为之,以凸显自己的工艺价值。但他毫不介意,正色直言:“我卖的就是我的工艺,工艺价值才是无价之宝”,在他的坚持下,引领了收藏界二、三十年来注重工艺,以石雕艺术内涵为中心价值的潮流。

“点石成金”郭懋介:“大器晚成”寿山石雕泰斗,矢志追求真善美

父子同获大师称号。

  大任有继,春风满怀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门下,本不乏徒弟,但郭懋介的入室弟子,仅有儿子郭卓怀一个。不知实情的人甚至认为,老人家保守封闭,不肯将一身才艺授于他人。事实上,前来拜师学艺者不少,基本都想上速成班,年轻浮躁的心指望着早日成名敛财。耐得住寂寞者,寥寥无几;持之以恒者,更在少数。见到这种情况,郭懋介只是将他们视若前来请教的学生,知无不言罢了。

  做郭老的徒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向父亲学艺的每一天,郭卓怀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父亲的光环如同一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经过深思熟虑、自认为无可挑剔的作品,郭卓怀才敢请父亲过目。但每次都如意料中的那样,招来一顿斥责。几年的功夫,郭卓怀一头乌黑的头发,便已所剩无几。有几次,郭卓怀甚至怀疑是否要继续学习下去,犹豫着是不是该改行学点别的。冷静思索之后,他用“严父出孝子,严师出高徒”的古训说服了自己。

  经历了长达七年半的勤学苦练,郭卓怀精通于圆雕、高浮雕、薄意、镂雕、印钮、篆刻等技艺,但郭老丝毫没有半点让他出师之意,外人甚至不曾见过郭卓怀的作品。直到1992年,郭懋介的故人要编写一本《寿山石艺百家集》,希望郭氏父子之艺能同时亮相该书,经过再三游说,郭老才同意将郭卓怀的《一气图》刊出。第一次公开展示,郭卓怀赢得了一片惊叹。那一刻,郭卓怀端详着表面上波澜不惊的父亲,终于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