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方舱里有位“带头大哥”,每天带着一群人“抢”护士的活

2020-02-25 18:37:50  来源:福建卫生报

  28岁的杨信是武汉市东西湖方舱医院的病人。在方舱,杨信已经住了14天,算是“老住户”了,他还有个特殊的身份:方舱医院里的志愿者。2月14日,他自发组织起东西湖方舱医院第一批志愿团队,目前有十多人。他们帮助医护人员发放盒饭、水果,在隔离区、医药处、送饭间,到处都是他们忙碌的身影。同时,他还主动承担起了卫生健康宣传工作。几天下来,他成了负责这个区域的护士、福建护理专科医疗队队员心中贴心的“带头大哥”。

武汉方舱里有位“带头大哥”,每天带着一群人“抢”护士的活

  杨信说,2018年10月13日武汉客厅,他和老婆一起听了人生第一场演唱会,是张韶涵的。2020年2月11日武汉客厅,自己独来体验新冠。偌大的体育馆,少了荧光棒,却有这么一批人散发着光芒,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以下是福建卫生报记者采访杨信和医疗队员们整理成的口述——

  20℃的室温 他们的护目镜上都是雾

  我是11号中午从隔离的酒店到方舱的。第一感觉是,这里的条件不如酒店。不过既然吃住治疗都是免费的,我也没有太计较。我住在A舱B区,这个区域有100多人,主要是福建医疗队负责治疗和生活起居。

  这里碰到的每个护士都特别好。我生病少,但这么好的护士是第一次见,不是一个,而是每个都特别好,真的不是筛选100遍后送过来支援的?

  每天睡醒睁开眼,床头柜都放着新的食物。

  后来才知道,其中一些,是福建医疗队的护士、莆田小哥许俊鹏买给病人的。还有些是他们福建队收到的捐赠物资。不得不说,福建队的护士们真的很可爱,病人过生日他们也知道,还带了蛋糕,像一个个小妈妈小爸爸。

武汉方舱里有位“带头大哥”,每天带着一群人“抢”护士的活

武汉方舱里有位“带头大哥”,每天带着一群人“抢”护士的活

  医护们真是辛苦,特别是护士。除了给我们量体温、记录病程、发药等,还要负责物资的发放。这几天升温了,舱内温度有20℃,我穿着最薄的内衣都捂得一身汗,但护士们还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我看有的护士闷得难受,汗都捂得沁出来了,挂在护目镜上。有时看他们捂得难受,扶着墙。

  我常跟他们开玩笑说,估计我的血氧状态比你们的还要好。但他们尽量不表现出来,照常工作。

  但一下班,他们就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哼着歌一蹦一跳地换衣服去了。这个时候才会感觉他们一个个是活泼乖巧的孩子。他们有的比我还小呢。

  白纸上写“愿意跟我一起发牛奶吗?” 队伍扩大到十几人

  得知我确诊后,公司工会给了我1万块钱,让我安心休养。我想了想,虽然方舱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但现在都是邻居,就为邻居们做点事吧,也为医护们减轻负担。于是,买了178箱泡面,还有一些零食放在方舱里,让大家自取。

  再后来,我开始“抢”护士的活,给B区的病人发饭。100人,第一次我用了20分钟。后来,我开始物色人跟我一起干。48岁的体育老师大兵哥和高中男生阳阳是我最初的队友。再后来,我们几个人想把整个舱的物资发放任务都承包下来,于是找来一张白纸,写下:愿意跟我一起发牛奶吗?放在推车上。

武汉方舱里有位“带头大哥”,每天带着一群人“抢”护士的活

  于是队伍扩大到十几个人,发饭的时候,我们把护士都“赶走”了,A舱600人的饭都归我们这支志愿者队伍发。有的大妈很热心,也想参与进来,就是帮忙发筷子,我们也很欢迎。

  还有些人不守秩序,每次都要两盒饭,还对护士颐指气使。刚开始我很气愤,后来想想,这种人其实在哪都有。有时候,我就站出来替护士们说话:他们救人已经很辛苦了,还要照顾我们饮食起居,能不能配合一下?不是我自吹,我块头大,声音也大,又有群众基础(笑),说话还蛮管用的。

  很多护士很感谢我们,其实,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来之前有各种想象,来之后才感觉这里的温暖,没了来之前的恐慌。我们不能总等着别人来拯救我们,现在全国都向我们湖北伸出援手,我们自己互相间不搭把手,像话吗?

  护士小姐姐向我求助 我想在这帮助他们,一直到闭馆

  有一天,凌晨1点,我还没睡,照顾我们的护士,建瓯市立医院的张成琳护士长小声地向我求助:隔壁床有个小弟弟,情绪有点不对,想法比较极端,让我开导一下。

  这几天,他是这群护士们的重点关注对象,天天都有护士找他聊天。之前,他“消失”了1小时,福州市第七医院的苏秀云护士很着急,叫上几个志愿者一起分头找他,结果在洗手间找到他。我跟孩子聊了40分钟,感觉他有些开心了。第二天,主动提出跟我一起发物资。前几天,他已经出院了。

  这几天,我们方舱里出院的人越来越多了,不再是当初的“人等床”,而是“床等人”了。我们家其他被隔离的4个人也都从酒店回家了。

  在杨信的鼓励下,一位即将出院的病人给病人发面包,传递好运

  但也有些伤感,大兵哥和阳阳出院了。越来越多的志愿者离开了。在方舱,我上次的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昨天上午做了第二次。如果没问题,那我可以出院了。我就担心,我走了,我的工作谁来接手?

  福建队的护士小姐姐一直想让我出院,我也理解。我想,早点出院,也能早点捐献血浆。现在武汉封城了,没法复工。如果可以,我想申请回来当志愿者,跟着他们一起工作,直到这里闭馆。

  在抗击疫情的一线,有很多“杨信”这样的身影。他们无所求,只想在这座城市需要他们的时候送去一份温暖和力量。

  致敬!从未缺席的群体,抗“疫”一线的志愿者。

  END

【责任编辑:柯美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