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福州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史宽带
王寿昌与“光福山房”
2007-07-03 11:40:13  来源:福州新闻网  【字号


王寿昌


王寿昌之子王飞崖(右七)、孙女王文玲前排(右一)。王飞崖时为福三中教导主任,王文玲是他的长女。照片摄于上世纪60年代。

  ■王宜椿

  “光福山房”是口译《茶花女》第一人王寿昌的故居,清末民初系福州名人、才女吟诗作画之所。这里环境雅静,藏书万卷。匾为《福建通志》总纂、诗人陈衍命名,书法家郑孝胥所书。它对福州文化艺术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可惜,这座古建筑已在福州城市改造中消失了,但时至今日,依然有许多乡土文化人在寻觅“光福山房”的踪迹,追忆它曾经辉煌的历史,以及逝去的诸多名人和才女。他们的事迹,乃时有见于报端。

  一

  “光福山房”位于福州城内仙塔街48至50号的大院内,是一座古老而雅静的私家园林。宅建于明代,五间排,前后三进,四面围墙。清代乾隆、嘉庆年间,是城守左营都司的私邸。后数易其主,清末被王寿昌的父亲王羹梅买下,成为王氏家族的祖居。民国初年,自从王寿昌回福州后,“光福山房”横匾才挂于大门之上,从此“光福山房”就成为王寿昌家的代名词。

  房屋二进改建成上下二层的木质结构的楼房,是“光福山房”的中心部位。楼上为“藏书阁”,楼下为“会客厅”。阁内藏有古籍万卷及历代名人书画、手札。这里有严复、郑孝胥、陈衍、何振岱、李拔可、郁达夫、陈宝琛等人的大量诗稿和具有很高历史价值的清代优秀的书画作品。还有著名画家周雨渔、陈子奋、潘主兰的书画作品以及山房主人王寿昌与林纾合作首译《茶花女》的手稿,还有寿昌之女王真、王闲,之子王迈,之侄王景岐的书稿、字画等。

  走进花厅,有天井、假山、鱼池、花草、果木。花园虽不大,但池水曲回,亭台错落,花木扶疏,雅致幽静。尤其是用太湖石垒砌而成的卧状雄狮造型假山,更引人注目。那狮子圆睁睁着双眼,张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门牙,威风凛凛。更为特别的是,狮子头上长着毛绒绒的青草,显得活灵活现,惟妙惟肖。何振岱先生看了说:“这不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刚苏醒的雄狮吧!”于是,他把假山命名为“狮山”。

  假山之畔,有一弯月形的鱼池,池底多处与泉眼相通,涓涓细流,水满不溢,久旱不涸,终年保持着水态平衡,是鱼类的天然乐园。画家陈子奋见了说:“真是天赐之水呀!”故把鱼池命名为“天池”。真可谓“狮卧假山里,鱼游天池中”。从此,“狮山”、“天池”成为山房之一大景观。

  “狮山”、“天池”周围有腊梅、八角亭、拜月台、仙人洞等景点,引人入胜。小径通幽,峰回路转,百草芬芳,环境雅静,真是一处读书做学问的好地方,难怪会吸引那么多的文人雅士前来。

  二

  王寿昌(1864 1926),字子仁,号晓斋,福州人,父亲王羹梅为清道光举人,任广东知府。王寿昌14岁考入福州马尾船政前学堂制造班,是该班第三届毕业生。1885年4月以优异成绩被选送法国巴黎大学,攻读法律兼修法文。6年学习期间,他考试成绩名列前茅。1891年毕业回国。面对朝政日非,内外交煎,虽有专才,学非所用,亦难施展,王寿昌壮志难酬。他只好先回母校任法文教师,后到天津洋务局,任奉天军署翻译。1898年清政府创办京汉铁路,向法国借款。1911年王寿昌被调为会办任总翻译。在与法国借款交涉中,他为维护祖国的主权,不遗余力,运用近代国际外交知识,以减少权利损失。铁路建成后,王寿昌调任湖北交涉使汉阳兵工厂总办,特为湖广总督张之洞所器重。后充经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及三省铁路学校校长。

  民国元年(1912年)春,王寿昌回福州,任福建省交涉司司长,负责对外交涉事务。在任13年中,他工作认真负责,每与外国人来往,皆无损国体。后被人排挤,复任马尾船政局法文教师。

  王寿昌为人豪爽慷慨,富于情感,待人诚恳。他不但法律、法语精通,中文造诣也较高。日常好旅游、置书、练字、写诗、作画,被誉为“诗书画三绝”。

  王寿昌于民国初回到福州后,业余时间以文会友,广交乡土文化人,经常邀文友来到风景如画的“光福山房”聚会。当年有名儒陈衍、解元郑孝胥、挚友高凤岐、亲家何振岱,还有同译《茶花女》的林纾等名人。他们对被誉为“诗书画”三绝的王寿昌都十分尊重,经常来到山房,开展各种文化活动。或吟诗作画,或谈古论今,或抚琴抒怀,或举行笔会等,使沉寂百年的老宅,热闹非常,真可谓“进出皆名儒,往来无白丁”。因而,在清末民初,“光福山房”成为福州地方名流、文人墨客、才女雅集聚会之所。

  三

  “文革”中王寿昌故居也难免于难,首先是高悬于大门口“光福山房”横匾被砸烂了,接着是抄家。大量古籍、文物被抄、被毁,好几箱文稿和王真日记,也不知去向,后来虽退回一部分,但面目全非。当时,就连池旁百年老腊梅也难逃千刀万剐的命运。“十年动乱”之后,春回大地。人们真想不到,那被刀剐过的老腊梅,居然枯木逢春再发新枝。面对春的生机和希望,这也唤起了老一辈诗人、书法家、篆刻家的雅兴。潘主兰、郑乃珖、周哲文、郑孝禹、赵玉林等名家纷纷来此旧地重游,为山房的复兴留下大量诗画墨宝。其中最为热心者,当属高级艺术大师潘主兰先生。潘主兰先生对“光福山房”的古籍文物都有很深厚的感情。他说:“‘光福山房’对福州文化界的历史影响是深远的。我们应当珍视山房的每一件遗产,尽量弥补山房在‘文革’中遗失的文物。”潘主兰先生语短意长,应引起我们对“光福山房”这段历史及文物的高度重视。

  潘主兰先生每次来到山房,都勾起了对往事的桩桩回忆,感慨万千。并将山房遗留的墨宝、文札件件过目,高度赞扬前辈作诗行文的严谨态度和一丝不苟的精神,以及难得一见的古人书法绘画作品,认定它们的历史文物价值。潘主兰先生还为“光福山房”题了新匾,并跋题:“‘光福山房’原系清末民初名人吟诗作画之所,环境优雅,藏书万卷。匾为石遗命名,苏戡(郑孝胥字)所书,‘文革’中被毁,现应山房后人之请,补书并识。”同时又撰写对联一副为新的“光福山房”补壁。联曰:“弄月池鱼同遗兴,鸣春庭鸟有知音。”潘主兰先生每年春节,还为“光福山房”作一年一度的新春开笔,对“光福山房”的复兴可谓尽心尽力了。


王寿昌与林纾合作口译的《巴黎茶花女遗事》


潘主兰题写的“福光山房”

  四

  王寿昌嗜好文学、诗画、书法,对子女的教育也十分重视。他不惜重金延名师教子女诗词、书画、抚琴。故“光福山房”亦成家庭的书斋,学子的乐园。  据《王氏家乘》一书记载,王寿昌有八子四女。八子是王广、王辛、王郁、王炜、王勰、王迈、王飞崖、王铁崖;四女是王燕、王生、王真、王闲。他们均已去世。王真、王闲少承家学皆有文名,擅诗词,惜英年早逝,有《乔倩诗词》传世。兄王福昌,字幼石,船政前学堂第二届毕业,亦留学法国,专习硝药。1886年回国,任马尾船政局法文翻译,惜不永年。王福昌之子王景岐,字石荪,清末留学巴黎八载,为法语及国际法专家,民国时期历任驻外公使。精于诗、书,曾为林纾口译《离恨天》和《鱼雁挟微》二书,著有《流星集》、《椒园诗稿》和译文《不平之鸣》等书,是民国时期著名外交家。王福昌之女王颖是黄花岗英烈方声洞之妻,早年留学日本,参加孙中山先生组织的中国同盟会,是辛亥革命早期反清斗争的志士。方声洞牺牲后,王颖担起家庭重担,含辛茹苦地把革命后代培养成人,成为外交学院的法语教授。民国初年,她在北平宣武门外开了一家长善医院,挂牌行医,为创建方声洞纪念医院筹集资金而辛劳奔走。儿子方贤旭总是深情地回忆,母亲为革命而奔波了一生。

  王寿昌最小的儿子王铁崖(1913 2002),早年留学英国,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国际法,后因欧战返国。是北京大学著名法律教授,任过中国国际法学会会长,国际海牙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员,联合国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法官等诸多重要职务。主编《百科全书法律国际法》,著有《新约研究》、《战争与条约》、《国际法》等多部。王铁崖是位国际知名法律专家,对我国法律工作的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王寿昌与林纾合作口译《巴黎茶花女遗事》一书,还译有一册法国博乐克原著《计学浅训》,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铅印发行。这是我国较早的一部有关经济学的译著。另有《晓斋遗稿》一册传世。此书录有个人各种见闻,及与严复、林纾、高梦旦兄弟、郑孝胥、陈宝琛、李拔可、陈衍、何振岱等人交往的诗文,为研究诸人之可贵资料。“可补吾国史志所未及者”。

  由林公武主编,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二十世纪福州名人墨迹》一书中,收录有王寿昌、王真、王景岐王氏三人,真是不易,可见书法之精,文风之盛,令人钦慕。

  纵观王氏家族,多人留学巴黎,皆精通法律和法语,且又爱好诗文、书法,可谓法学世家,名人辈出,代衍文名,不愧为从“光福山房”走出来的人。他们的业绩与贡献,光耀福州,名留史册。

  (本文部分资料由王文同、王文元提供。有关“光福山房”部分,参考唐希《寻访光福山房》一文。在此一并感谢。)

【责任编辑:熊志敏】

 
 
日点击排行 周点击排行 月点击排行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