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 >> 新闻频道

闽都大家系列报道之七十五

“忘岁翁”曹文彬:泼墨挥毫“走龙蛇” 学遍百家“还自家”

发布时间:2017-08-25 15:22:59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王礼林

“忘岁翁”曹文彬:泼墨挥毫“走龙蛇”  学遍百家“还自家”

退休后,每天在书房泼墨挥毫成了曹老最喜欢做的事。

  当“忘岁翁” 享受人生夕阳中的美景

  强调“学百家还自家”不忘初心

  “岁入古稀当忘岁,忘岁者忘怀,忘怀者忘我,忘我者入佳境也!”每当其跨入新店家中,刚推门而入便可看到这样一幅草书作品。“忘岁草堂”是曹文彬现在的斋号,而一聊起斋号后面的故事,他便乐得像一个孩子,仿佛又回到了那他独属的时光。

  1998年退休后,曹文彬开始深居简出,并借居与鼓山涌泉寺后一间老石屋,当起了“何不逍遥哉”的“忘岁翁”。在那里他化身农夫养花种菜、饲鸡喂鸭,一旦兴起,便回到斋房,泼墨挥毫,在他的草书世界里“驰骋”。他很享受那种“暮鼓晨钟传佛性,鸣虫啼鸟带梵音,在这清凉无位的日子里,粗茶淡饭,心无挂碍”的惬意生活。

  “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这正是曹文彬退休后孜孜不倦追求的。他还补充到,初退休时,一次看央视《夕阳红》栏目,听到主题歌《夕阳红》后深有感触,让他对“热爱生活,关注家人”的情感深化了。

  他还特地为此写了一首赋裱起来。曹老在赋文中写到“年轻多奉献,老来自从容,一生好景色,尽在夕阳中”。

  他说,刚听到歌词“夕阳是迟到的爱,夕阳是未了的情”觉得不可理解:难道年轻的爱不算数,难道老了还要谈恋爱?但是随着退休的延伸,他逐渐有了延伸和认同。他觉得,从17岁参军,再到地方转业,兜兜转转,觉得上对父母未尽孝道,下对孩子有“不教”只过,对老伴深感愧疚。

“忘岁翁”曹文彬:泼墨挥毫“走龙蛇”  学遍百家“还自家”

曹文彬活到老学到老,晚年不但电脑玩得溜,也接触微信等新事物。

  于是,他借着退休开始一笔笔还自己一生所欠的“感情债”。目前他跟三个女儿都住在同一个小区,一家其乐融融。这只是其还“感情债”的一个小举动。2000年左右,他与老伴同兄弟姐妹结伴,先到昆明看世博会,后到西双版纳游玩,再到贵州看黄果树瀑布,然后又到张家界……连续二十多天,这也是他与老伴结婚三十多年来首次相伴外出旅游。

  或许退休后家庭生活的幸福美满,促进了曹老对艺术的领悟,精进着他的书法艺术。对书法,他有个鲜为人知的“三无三少”观点:师出无门少了近亲繁殖的门户之见,名不见经传少了名望利禄的包袱,无参赛战果少了跟风的流俗。这“三无三少”形成了曹文彬书法风格的精神所在。

  “不学一家学百家,不出他家出我家。”这也是他退休后总结形成的,代表了其一生对书法的理解与追求。何解?曹老解释道:“我从小练贴学习百家,字是‘杂交’而来。但我们‘郑人学履’,更要常回头反观自己,牢记学书法的初心。”

  目前,书痴,文化人,书法家……不论何种称谓曹文彬都不在乎。他只关心如何学遍“百家”。他特别强调,书者 “百家”归来一定要牢记“自己的模样”,一定要写出自己的态度,不自我更不能“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