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2017-06-18 07:59:24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包书平 林凯航
  

“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覃斯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大男生。(受访者供图)

  【文字实录】

  主持人:讲述福州,讲述有情怀的故事。大家好,我是燕宇。

  主持人:在福州的一所高校,有这么一个酷爱“追星”的男孩,他追的可不是明星,而是头顶上的星空。从小就喜欢摄影的他,对星空拍摄情有独钟。他的作品曾入围《2016中国最美星空》,作品也多次发表在新华网和央视网上。本期节目,就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位95后男孩覃斯的“追星”故事。

  覃斯:我呢,是来自广西,中越边境的一个小县城。我为什么(网名)叫“糖丝”呢?是因为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班里面的同学都不认识这个姓,就我这个“覃”字该怎么读,都以为是读成tán(谐音“糖”)。我感觉这个名字(糖丝)也不错,就拿来当成了网名。

“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嵛山岛月轨。(受访者供图)

  覃斯:接触摄影其实是从小时候嘛,即使现在我拍了有两年的星星,但现在每次看到银河的时候也都是会特别兴奋,就是每次看到的感觉都会不同,都比以前多一种敬畏的那种感觉,因为一整个宇宙真的很大,你看到一整条银河横跨天空的时候,那种感觉是特别特别震撼。

  覃斯:初三那段时间,其实成绩不算很理想,后面我爸爸就跟我说,如果说你考得上(理想的)高中,我就帮你买一台单反。后面的那段时间就开始发奋学习,结果真的考上了(理想的)高中,爸爸就真的奖励给我一台单反。

  覃斯:高中毕业的时候,是真正地接触星空摄影。当时的话,就因为一个叔叔开车迷路了,休息的时候就下车,看见满天的星星,就是特别特别震撼,所以当时就想说我自己也要拍下来,然后就自己在网上找教程,看一看,然后结果就拉上几个朋友一起跑到山里面那里去,就第一次就拍到了。

“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在平潭拍摄的蓝眼泪与银河拱。(受访者供图)

“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平潭将军山星轨。(受访者供图)

  覃斯:平时我摄影时候用的机子一般是尼康D7100,镜头一般是18-105mm和适马的24mmf/1.4用的比较多。其实拍摄星空没有什么特殊技巧,就跟平时拍风景差不多,它就是慢门、大光圈、高的感光度,就可以拍到了,前提是得找对位置。拍星空的时候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对焦的问题,因为拍星空的时候都是晚上出去拍的,天会很黑,对焦也会很困难。

  覃斯:我在福州拍星空最常去的地方就是三个,一个是我的宿舍楼顶,一个是江滨公园,一个大学城。其实拍星空对空气的质量要求也是很高的,福州的空气质量还是很不错的,蛮适合拍星空的。

“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覃斯和他的小伙伴们。(受访者供图)

  覃斯:有一次我和我朋友两个人一起去平潭拍星空,那次因为买错了车票,导致去到的时间很晚了。

  罗期文(覃斯的搭档):在当晚的时候银河也是要到两三点才升起来。

  覃斯:我跟我朋友七点钟就在那边等着。

  罗期文(覃斯的搭档):让我们觉得很难受的是寒冷。

  覃斯:等于说是风餐露宿吧,就直接帐篷也没带,在那边通宵一晚上,看见银河慢慢升起来,整个人开始兴奋起来,两个人就顶着寒风,在那里拍了一晚上。

  罗期文(覃斯的搭档):早上四五点(是)一天中通宵最累的时候,但那时候我们又不能睡,又没有什么吃的,然后水又是冰水,喝下去又感觉特别冷。

  覃斯: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我和我朋友两个人就感觉特别兴奋,就心里有那种终于熬过来了的那种感觉。

  罗期文(覃斯的搭档):当我拍摄的东西我觉得已经拍摄够了,但是我看到覃斯他还在那里,意犹未尽地拍摄他要拍的东西,我就觉得他对星空是真的非常地热爱。

“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天池星空。(受访者供图)

  覃斯:其实像这些突发事件在我去拍星星的时候会很常遇到,我觉得这些突发事件增强了我随机应变的能力。

  覃斯:以后在摄影的方面我也会涉及一些福州历史文化的题材。我最近在拍摄一组城市上的星空系列照片,它其实就是城市上的星空和野外环境下星空的对比,从而引起人们对光污染的重视。

  主持人:星空博大而宁静,在覃斯同学的镜头里,美得像壁纸一样。正如他所说,每一次的星空拍摄,总能在浩瀚中收获壮观与惊喜,而他愿与更多人分享这份,只有在人们睡熟的深夜里,才能捕捉到的美好。好的,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我们下期再见。

“95后”男孩和他的“追星”梦

星空下的“2017”光绘字样。(受访者供图)

【责任编辑:刘必泳】
相关新闻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