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驱鸟人的一天

2017-04-21 09:28:17  来源:福建日报
  

机场驱鸟人的一天

  老薛和小钟检查驱鸟的遥控煤气炮。

机场驱鸟人的一天

  为驱赶鸟群,老薛举枪射击。

  在福州长乐国际机场,有这样一群人,为保障飞机安全,起得比鸟早,睡得比鸟晚。不论是寒风侵肌的冬天,还是骄阳似火的夏日,他们都坚守在驱鸟的岗位上。

  4月10日上午8点,55岁的薛敬书和80后搭档钟瑞锋提前来到场道值班室,他们习惯每天提前半小时上班。

  8:30,二人带上对讲机和猎枪,记者跟随他们坐上一辆装有炮筒的驱鸟车。

  8:35,薛敬书向塔台申请进入跑道检查。经塔台允许后,车开进跑道。突然,老薛停车,小钟下车走到车前,捡起一块拇指大小的石子。在整个跑道巡查过程中,老薛多次停车,小钟也捡了不少小石子和杂草。记者也瞪着双眼仔细查看,却没发现异物,不禁感叹:看似简单的工作,做好却不容易。

  3公里长、百米宽的跑道,哪个位置需要修理,哪里容易被风吹进异物,在机场工作了20年的老薛了然于心。“给跑道洒点水,很容易发现跑道的裂口;斜视最容易发现石子和螺帽螺丝。”老薛说,“制度规定巡查时车速每小时不超过80公里,而我们的车速不到30公里,速度慢,能检查得更仔细。”

  记者注意到,每隔几分钟,车上的炮就“轰”地响一声。远处也不时传来“砰砰”的响声。“这是驱鸟煤气炮利用响声驱散飞鸟。”小钟说。

  8:45,开始巡查围界。老薛认真填写记录本,记录巡查时间和围界状况,还要进行鸟情观测。“这个季节最常见的是白鹭、林鹬、矶鹬、燕雀和麻雀等,一天可观测到10多种鸟类。”老薛边说边把车停好,和小钟一起下车,四处张望地往草坪走去。

  “这里有200万平方米,相当于280个标准足球场,驱鸟压力不小。”老薛指着一望无际的草坪说,他们每年会割5次草,只能在没有航班起落的间隙进行,割一次要20多天。割草也有讲究,草高要控制在20厘米以下。

  “喔……”老薛对着天空一阵狂喊,不远处的草丛惊起一群燕雀,盘旋后向远方飞去。小钟告诉记者,草坪是鸟类喜爱的栖息地之一,草中的昆虫、草籽为鸟类提供了丰富的食源。“老鼠、野兔还能招来老鹰,它们飞得特别高,体积又大,对飞机很有威胁,所以灭杀草坪里的老鼠和野兔也是我们的工作。周边居民养了不少鸽子,群飞时有上百只,也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

  说起驱鸟办法,小钟如数家珍:“煤气炮、飞弹驱鸟枪、激光驱鸟器、超声波驱鸟器。如果鸟儿嗅觉灵敏,草坪里、围栏上都有驱鸟剂;机场沟渠上都拉了遮盖网,鸟儿进了网就飞不出来了。”

  “为了驱鸟又不伤鸟,我们可谓煞费苦心。”小钟说,驱鸟最常见的设备是遥控煤气炮。炮没杀伤力,主要是发出响声。飞鸟听到巨响就会立刻散去,煤气炮预设了几种声音模式,根据需要还可以编制其他声音。

  记者突然听到一种类似于鸟叫、十分凄惨的声音。遁声望去,原来这是另一种靠声音驱鸟的设备。

  “起先鸟很怕呼喊声,只要一喊就会被吓跑,可时间长了,它们就适应了,这时我们就得用上器材了。”小钟介绍,超声波驱鸟设备能发出上百种声音,如鸟类惊叫、惨叫声、求救悲鸣声或鸟类天敌的鸣叫声。针对不同的鸟类,可选不同的“惊吓菜单”,如播老鹰的鸣叫声来吓麻雀,用老鹰被俘获的惨叫声吓老鹰等。鸟儿听到这些声音感到害怕,就会飞走。如果在夜晚,可以使用激光驱鸟器,会让鸟儿感到遭到电击,迅速逃离。

  说话间,小钟端起枪,对着远处开了一枪,草丛中一群麻雀四散飞出隔离区。小钟说,驱鸟工作最怕遇到候鸟迁徙和台风季节,成千上万只鸟儿低空盘旋,危害特别大,若处理不当,就有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老薛对记者说:“你看跑道周边架设的网,高6米,蜿蜒近万米,主要是防止鸟儿入侵跑道。鸟类觅食时飞得很低,撞到网上会被兜住,越挣扎缠得越紧。网线质地特殊,对鸟本身不会造成伤害。”记者看到,几只被缠住的鸟犹如被“五花大绑”,要想摘下来并非易事。老薛和小钟耐心地解救鸟儿,记者也帮忙,结果解救一只鸟就用了10多分钟。

  老薛说,他们对待每只落网的鸟都很“客气”,没问题的小型鸟会立刻放飞,大型或受伤的暂时“收养”,管吃管住,待鸟儿康复后再送到30公里外的安全区域放飞。如果是珍稀鸟类,要送至专门机构。

  11:40,巡视完毕,老薛开着车回到值班室,两人喝了几口水,直奔食堂快速解决午饭,因为12点又要开始巡查。

  11日凌晨2点,所有航班结束,老薛和小钟回到休息室值守。小钟开始整理一天的记录,并填报当天鸟情观测数据。老薛对驱鸟枪进行保养后交回保管室。

  凌晨5点,记者和老薛、小钟开始第二天的航前检查,停航数小时的跑道上多了不少垃圾,小车走走停停。记者感觉全身酸痛,脖子和肩膀僵硬,上车后不停地摇晃着沉重的脑袋,拍打双肩。看到记者的狼狈样,老薛忍不住笑起来:“我们驱鸟人工作时就是要抬头看天,只要在工作,头就得仰着,眼睛得盯着天空,时间一长,很多人都得了肩周炎、颈椎病。”

  8:30,老薛、小钟下班,另一组人接班。老薛说:“我们工作一天,休息一天。虽然辛苦,但看到飞机安全起降,我们很有成就感。”

【责任编辑:钟培培】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