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0

福州地下埋藏的水管可谓是纵横交错、星罗棋布。水管一旦发生泄漏,仅凭肉眼无法定位,因此,水管检漏工都练就了一门“听音诊脉”的绝活,刘景飞就是其中一位。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0

  “周边环境越安静,听漏定位就越准确。”刘景飞说:“在白天,城市里充斥着汽笛声、脚步声与喧嚣声,因此水管检漏工作只能在无人的深夜进行。”从深夜到凌晨,刘景飞眼里的城市,远比平常人来的宁静与空旷。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0

  行走、躬身、趴下、凝神、细听……刘景飞沿着城市管网重复着简单的动作,时时刻刻注意脚下传来的异响。刘景飞使用的工具名叫“听音杆”,细长的杆身可以采集放大藏于地下的流水声。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0

  用耳听,是一门技术活。“管网绵延不绝,即使管网出现漏水,漏水声也会因为水管尺寸、埋藏深浅、土壤环境、水管材质的不同而不同。”刘景飞说,“听漏工作急不得,不仅需要技巧更需要耐心。”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0

  用心辨,依托于过硬的经验。“察觉水管漏水是一回事,能精确定位又是另一回事。”刘景飞说,“要让检修人员挖下去就能找到出水点,就要依托于丰富的经验了。”刘景飞毕业后就从事水管检漏工作,至今已有20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0

  水管检漏工固然有一双“金耳朵”,但经年累月的听音辨位还是会对耳朵造成伤害。检漏设备为了捕捉细微的漏水声,往往会将漏水声连同噪音一起放大数倍乃至数十倍,检漏中听见最多的还是各种噪音。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0

  水管检漏工,作为行走在黑夜之中的精灵,与平常人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种作息。“水管检漏工,需要忍受昼夜颠倒的对立与寂静无人的枯燥。”刘景飞说,“下班到家后依然要小心翼翼,怕自己的洗漱声把熟睡中的亲人吵醒。”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0

  刘景飞的同事不多,一整个组只有7个人。负责的管线很长,每晚都要徒步走上几个小时。“最难熬的是冰冷刺骨的冬天,寒风吹来鼻涕流到嘴巴上自己都发现不了。”刘景飞说,“冷风吹着吹着,脸就渐渐麻木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0

  不知不觉,刘景飞已经在深夜里奉献了20年的青春与热血,为福州挽回了不少水资源上的损失。虽然我们在白天不能见到刘景飞的身影,但或许黑夜会帮我们铭记刘景飞默默无闻的付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