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0

  在湖前街边有一间不大的修补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坐在小马扎上敲敲打打,为过往的行人与周边的住户修补物件,他就是胡老八。胡老八老家在四川,来到福州已经有将近30年的时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0

  在胡大爷的摊位上,摆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物件,其中有碎皮子、旧鞋垫,也有长木凳和一块“修高压锅”的大招牌。胡大爷所使用也是些普通工具,剪刀、铁锤、锥子、切刀等等都放在他最顺手的地方。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0

  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胡大爷都倚靠地坐在小店门口,南来北往的路人在老远都能看见他。有人要修补物件,胡大爷往往不说二话,拿来便做。胡大爷的老店无冬历夏地在这里开了十几年,往来的多是邻里。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0

  有些是鞋子开了口,有些是拉链绞着线,还有些是皮鞋断了跟,胡大爷打量一番后就开始修补,动作迅速娴熟。“大多都是些可以修补的小破损,能修尽量修,好好的东西,丢了多可惜。”胡大爷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0

  人们将胡大爷修好的物件拿在手里试了试,付了钱,然后心满意足、精神抖擞地走了。人们不知道胡大爷的姓名,就称他为“老师傅”。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0

  胡大爷修补物件收费不高,修补一个物件只收几块钱。近年来修补生意也不红火,一天下来也就几十元的收入。“在这里工作也是帮街坊邻里的忙,只要送到我这里,都给他们修。”胡大爷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0

  “工作是不会换了,毕竟是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手艺。”胡大爷说,“从小就开始学这门手艺,长大后也以此为生,不知不觉、修修补补地干了大半辈子。”胡大爷对修补手艺充满了感情。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0

  “如今眼花的厉害,不带上厚厚的眼睛就无法工作。”胡大爷说,“不知道自己的修补活计还能坚持多少年。”站在街边,能听见店里传来“叮叮当当”的“演奏”,那是粗糙的大手正挥舞着锈迹斑斑的铁锤。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0

  如今,胡大爷已经在福州安家数十年,儿子、孙子也在福州落地生根。夜色降临,胡大爷的店里灯光昏黄。长街上的修补师傅是很多人渐行渐远的记忆,他们朴实的辛勤应当得到祝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