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1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1

  上公交车后,当我们把一元钱投入钱箱中,是否想过这些零钞背后的故事?陈娜娜的工作,就是把无人售票公交车收到的钱币进行整理、统计。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1

  在不大的点钞车间里,堆放着大大小小的布袋与投币箱内胆,数十名身穿蓝色工作服的点钞员神情专注、手指翻飞,清点着无数零钱。沙沙沙……点钞声在安静的车间里显得很响亮。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1

  “平均每天都要清点8000元的纸币,硬币则会更多。”陈娜娜说:“清点时先要将硬币与纸币分开,再将褶皱的纸币捋平后清点。”点钞工作,陈娜娜已经干了17年,高效率、高频率地清点数以万计的零钞与硬币,正是她的日常工作。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1

  点起钞来,陈娜娜动作娴熟、飞快。按多年习惯,陈娜娜先清点出20张1元纸币捆成一捆,连续5捆后再组成一扎,一天的工作就是这般循环反复。“点钞,就是在心里不断默念、重复着从1到20的循环。”陈娜娜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1

  陈娜娜说,在点钞的同时也与细菌进行亲密接触,戴手套可以隔绝细菌,但也影响了手感与速度,大多数点钞员习惯选择与细菌“肉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1

  多、快、脏、累、严,这五个字很好地形容了陈娜娜每天的工作。多年的点钞工作,不仅仅使陈娜娜手部皮肤变得粗糙,就连肩周与颈椎有时也会疼痛难忍。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1

  在日常工作中,陈娜娜还要对付一些“不速之客”。有的乘客将破损的纸币、外币甚至是假币当作真币来使用,她要在点钞时一一甄别出来。每当清点完一箱钱币,陈娜娜都要仔细做好记录。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1

  “点钞不出错,是对公交驾驶员负责;零钱不过夜,是对自己的工作负责。”陈娜娜说:“点钞工作虽然单调枯燥,但也需要手、眼、脑并用。”点钞、清点、分类、捆扎、记账,每一个环节都要超人的耐心与细心。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1

  “单单做好一次的点钞工作很简单,但要坚持做好一千次、一万次就很考验点钞员的心性了。”“隐于市”的点钞员为钱币的流通而默默付出,她们在零钱的世界里,低调演绎着自己的生活。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