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1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1

  立春已过,不过福州的夜依然冷得刺骨。凌晨三点钟,郑诚就已经到达福州报业西洋发行站,精神奕奕地等待送报车的到来。送报工作从凌晨3点开始,而这份工作郑诚已干了整整29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1

  没过多久,满载报纸的送报车抵达发行站。郑诚麻利地将报纸从车上搬下来,一摞摞的报纸逐渐堆成小山。报纸要经过采写、编辑、印刷与派送才能与读者见面,我们之所以能在一大早看到报纸、读上新闻,是因为深夜里有他们为之奔波忙碌。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1

  郑诚每天要派送600余份报纸,一份份摞起来足足有半个人高。分类码放、清点数量,他动作娴熟、十指翻飞,不消一会儿就清点出今日需要派送的数量。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1

  “哪一家订了哪一种报纸,订了几份都要牢牢记在心里。”郑诚说,“投递报纸及时准确,是每一个发行员的基本功。”郑诚将报纸按照投递情况进行整理,方便投递。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1

  深夜里,穿着单薄的郑诚看上去略显削瘦,双手粗糙爬满老茧。常年搬运报纸,让郑诚的掌纹有一点发黑,如同洗不干净的油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1

  凌晨四点半,清点完报纸的郑诚准备出发,电动车上的运输包被塞的满满当当。“在过去都是踩着自行车上街送报。”郑诚说,“现在年纪大了,自行车蹬到2015年就再也骑不动了。”那年,郑诚给自己换了辆电动车。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1

  凌晨五点的福州空旷寂静,黑夜中只有昏黄的路灯伴随左右。郑诚抓紧时间,将报纸一站又一站地分送至片区内的各个地点。借着微弱的灯光,郑诚还要再三确认报纸投递无误。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1

  当这座城市还在熟睡,郑诚就已经一人一车奔波在路上。此时,大多商户还未开门,郑诚就从门缝里将报纸塞入店内。到了小区,他习惯地与守夜的保安打声招呼,再将报纸塞入订户的信箱。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1

“送报工作已经干了大半辈子,所有的艰辛已经与生活融为一体。”郑诚说,“如果可以,我会将报纸送到退休的那一天。”寂静的街道上,老郑电动车的嗡嗡声清晰入耳,或许,在阳光下生活的我们,很难听见这黑夜里的律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