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零点后,当城市渐渐沉入睡梦,曾海洲却准点开始了一天“夜生活”。印刷机的轰鸣打破了夜的寂静。曾海洲来到车间的第一件事便是做卫生,给印刷机加墨,等待报纸版面的传版。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因为报纸印刷工作的特殊,曾海洲入行之后,作息时间就与常人不太一样了。而印刷报纸这份职业曾海洲已坚持了17年。“今天版面不算多,12点上班还算迟的。”曾海洲说:“忙的时候从晚上9点干到第二天上午都是常事。”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穿纸,曾海洲根据版面需求将长纸架设在印刷机的各个间隙、滚轮上。曾海洲说,知道今晚要接受采访,就换上了自己一套“相当干净”的工作服。长年累月与油墨、机器相处,曾海洲的工衣早已是五彩斑斓。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昼夜颠倒的生活、车间吵闹的轰鸣、顽固难洗的污渍……曾海洲的工作要面临各种挑战。“印务工作虽然辛苦,但日复一日的工作也让我的身心适应了这种状态,倒也不觉得累了。”曾海洲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对印刷报纸来说,最难的就是对颜色的把控。如何搭配红、黄、蓝、黑这四种颜色,让色彩配比达到最佳,这就很考究印刷工的技术与经验了。“因此白天要养精蓄锐,保证晚上处于最佳工作状态。”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印刷报纸压力不小,印刷机一旦启动,每小时就能印出数万份报纸。”曾海洲说:“稍微有点误差,就会印出一连串的废品。”曾海洲反反复复地抽选线上的报纸进行比对,防止印刷出现差错。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印刷一旦开始,曾海洲就必须一心扑在机台上,即使身上沾满油、墨,也没时间去擦。在印刷的间隙喝口水、伸个懒腰,是曾海洲一整晚难得的放松。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印刷工作不是印出来就行,还得印的清、印的好。”曾海洲说:“印刷过程中,还需要检查报纸是否有色差、字号是否有错误等等细节。”在生产线上,曾海洲每天平均要印刷12万份报纸。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不知不觉已是凌晨四点,曾海洲今晚的工作暂告一个段落。一摞摞的报纸渐渐堆成小山,马上就要从印刷厂分送至福州的千家万户。在黎明前,曾海洲还有最后一项工作,那就是对印刷机进行清洁。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来福州17年,报纸也印了17年,和我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油墨、版面与黑夜。”曾海洲说:“未来还会将印报工作继续干下去,让福州人清晨起床就有报可读、有新闻可看。”夜幕下,他说,还有无数人也在用自己的勤勤恳恳浇筑着这座城市的明天。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