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0

  一声声弦响,一片片絮飞,一堆蓬松的棉花被压成一床整整齐齐的被褥。弹棉花,如今已经成了老一辈的记忆。“弹棉在过去也曾是个红火行业。”章剑平说,“那时,弹棉花工匠走街串巷,生意应接不暇。”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0

  章剑平的弹棉店开在宁化路的小巷里,店不大,一台揉棉机就占了大半地方。“从上世纪末开始,传统手工棉就渐渐被机械纺织所取代,老一辈弹棉匠所使用的弹弓、磨盘、棉花锤等等工具也渐渐成为历史。”章剑平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0

  “金鸡叫、雪花飘”,这句俗语是对弹棉匠人朴素勤劳的诠释。宋代以来,中国人就开始大面积种棉制棉。“在过去,手工弹棉有十几道工序,一床棉被就需要匠人起早贪黑干一天。”章剑平说,“如今用上机器,弹床棉被只要一两个小时。”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0

  弹好一床棉被,章剑平首先要根据客人的需求选取棉花的份量,然后将成团棉花撕开撕碎,均匀送入轧棉机,将棉花制成蓬松的棉絮。然后再将棉絮横竖错开层层叠叠地铺在揉棉机上,进行“压絮”。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0

  在过去,弹棉手艺人腰绑木头制成的弹弓,手持竹子做的弹棍、敲着牛筋做的弓弦,在棉絮纷飞里工作。章剑平说:“我这一代弹棉人,从小学习传统的弹棉手艺,又经历了手工棉被机器取代的历史。”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0

  “如今虽然是半机械半手工弹棉,但弹棉花依然是个讲究的手艺活,该有的步骤一个都不能马虎。”章剑平说。拉线是个重要工序,纱网平整的铺好,在磨棉花的时候就能将纱和棉紧紧揉在一起。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0

  现在,不仅手工弹棉逐渐被机器取代,市场上还兴起了羽绒被、羊毛被等等款式的“新被”。“传承下来的手工棉被柔软保暖、经久耐用,旧棉絮重新弹制之后就可以恢复洁白柔软。”章剑平说:“现在弹棉花、做棉被的大多都是老人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0

  “这几年,福州的弹棉加工店也渐渐减少了。”章剑平说,“从业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年轻人很少愿意进入弹棉这行当,更别说学习弹棉花了。”手工弹棉正渐行渐远。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0

  由于棉被质量可靠,又时至冬日,往来章剑平店里的客人并不算少。“在这行干了20几年,看着一团团棉絮变成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棉被,早已对弹棉充满感情。”章剑平说:“弹棉这门老手艺依然保有‘温度’。”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