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1

  从福州市区的办公室驱车2小时到达罗源湾,把监测仪器拉上船,穿上救生衣,招呼船老大开船,翁蓁洲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1

  翁蓁洲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海上度过,陪伴他的常是并肩作战的同事、驾驶船只的船老大以及冷冰冰的监测仪器。为维护海洋生态环境,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相关监测工作中,福州1100多公里的海岸线不知道往返过多少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1

  船一开动,翁蓁洲的和同事们就忙碌起来。大大小小的采样瓶、表层水温计、固定液和种类繁杂检查工具,只见各种仪器在他们的手中飞速的组装拼接起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1

  “海洋对福州的科学发展、跨越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只有保护好海洋生态环境,才能为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的保障。市委、市政府作出加快建设‘海上福州’的决定,这对海洋生态保护工作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翁蓁洲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1

  每次出海都会采集数个点的样本,监测点的设置按照具体的监测目的和方案要求来确定的,再通过GPS设备进行定位与导航。“记得刚开始做这个工作时由于经常遇上海上大浪船只摇晃厉害,每次大家都会因为晕船吐得厉害。记得最深的一次感觉蓁洲胆汁都快吐出来了,可是他吐归吐工作却还能继续完成,这也是我十分佩服他的地方”翁蓁洲同事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1

  到达第一个监测点时,只见翁蓁洲熟练的向海洋中放入表层水温计,再将表层海水采集器丢入当前海洋监测点的区域中去采集水样。海上阳光反射强,闽江口常年风浪大,出海采样也会遇到各种问题曾让监测站队员闻之色变。“我是一名党员,理当发挥好带头作用。”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1

  一个点的监测工作在翁蓁洲和同事间默契的配合下很快的就完成了,将采集器里的水样导入采集瓶中并进行检查,将水温棒捞出查看水温并进行数据分析与样品化验。而海上监测的环境比较简陋,很多时候都需要把样品带回实验室进行更进一步的分析。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1

  由于长期在实验室工作,经常接触有毒有害的化学挥发性药品,加上出海作业时,海上严重湿气的影响,翁蓁洲患上胃病和重度慢性鼻咽炎等疾病。翁蓁洲说:“作为党代表,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带头上,只要自己还能走,就要坚持出海、坚持工作!”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1

  每次的出海工作一般都是上午开始到下午才能返航。因此翁蓁洲和他的团队都会备些食物带在身上补充体力。“因为海洋监测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错过饭点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在忙碌了一天后吃下自己的干粮与同事聊聊天是我一天中最放松的一段时光。”翁蓁洲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1

  积极钻研业务知识,不断提高海洋环境监测技能,加强海洋环境常规监测,提升应急监测能力。这是翁蓁洲对未来的期许和规划。同时,他也希望能够有独立的海洋监测船只去做好海洋环境监测质量控制工作,保证监测数据真实可靠,准确地为政府提供决策依据,为渔民养殖提供科学信息。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