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0

  古籍《闽中记》载:“秦始皇时,望气者云:此山有金鸡之祥”,这说的正是福州的金鸡山。金鸡山脚下,墨香飘出逸云轩。这里的主人是一位青年书法家添鸿。初见添鸿,是一个周末的早晨,他正在教授小学员练习书法。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0

  添鸿出生于中国书画艺术之乡漳州市漳浦县,自幼学习书法,楷书从柳、颜两家入门,行草宗二王、米芾、王铎等。指导学员练习书法,楷书是基础。按添鸿的话说,作书如人行路,走稳了方能学跑。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0

  少时,添鸿表叔是镇上有名的书法家,两个哥哥都能写书法,每逢春节,村里人就会拿着红纸求要春联。受家庭氛围熏陶,耳濡目染下的添鸿自幼就开始拿毛笔。书以传承,如今也感染到了自己的孩子。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0

  添鸿觉得,为人师要善于提出学员不足,只有缺点曝露才能让学员快速进步。他甘把自己当做垫脚石,甚至鼓励学员学有所成可以去找比他更好的老师,往更高的艺术领域去飞。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0

  添鸿爱养鱼,不定期需要给鱼缸里的过滤棉清洁。一日,在清洗过滤棉的时候首灵感突发,信手拈来,做成了一首诗:“观鱼濯棉方懂黑,既黑勿罷还扎堆,使墨始觉白可爱,笔底乾坤天真来!”这首用以自勉的诗在书法展上参展颇受欢迎。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0

  年轻的添鸿对书法艺术的追求有着执着的心。刚毕业时,即使省吃俭用,他也要用家人给的生活费偷偷拿去裱字画。“人如果没有一种精神上的追求,那活起来和动物无异。”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0

  添鸿的书法作品先后在国家、省、市报刊、杂志上发表文学、书法作品百余篇(幅)。在二、三十岁时,添鸿就跟着老书法家去参加笔会。以书法爱好者的身份打下手,铺铺纸,倒倒墨,递递笔,不争,不张扬,保持谦卑的心态,知足者常乐。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0

  即使忙碌了一天,在夜深人静难得清闲时,添鸿还是习惯拿起毛笔写上几个字。有时诗性涌动,就立即提笔写下,不为作诗而作诗,只为记下那瞬间宝贵的灵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0

  “如果没有与书法结交这般深刻,我不知道我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但是书法培养了我谦卑和包容的心境,让我笑面接纳人生百态。”不惑之年来临,添鸿说,书法对于自己的生命而言已经像流动在他身体里的血液一样,不可或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