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仁钦

2021-04-07 18:03:32  来源: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梁仁钦

  梁仁钦,又名梁鸿,化名任志忠,1913年1月6日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长龙乡下洋村。他家有8口人,父亲梁木枝务农兼营小生意,田产颇丰,家境殷实。

  梁仁钦7岁在下洋小学读私塾,启蒙老师陈位崇常向学生灌输爱国思想,勉励好男儿奋发图强,做救国栋梁,对少年梁仁钦的成长影响至深。1926年7月,梁仁钦高小毕业,考入福州大庙山中学。中共福州市委在这所学校进步学生中积极宣传共产党反帝反封建的政治主张,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后的新变化,揭露中国受到列强欺凌、军阀统治的黑暗腐朽现实,这在年轻的梁仁钦心灵上产生震动。他开始阅读进步书刊,接受革命思想,投身于学生运动。

  1928年5月,济南惨案消息传来,福州各界群情激愤。梁仁钦毅然加入反帝示威队伍,和同学们一道冲进日本驻福州领事馆。反动当局急忙出动军警弹压。梁仁钦奋勇搏斗,头部被警棍击中,血流如注,后被送往医院救治。事后,同学们钦佩梁仁钦的勇敢,戏称他为“梁铁头”。梁仁钦在学生运动中崭露头角,福州市委领导黄孝敏先介绍他加入反帝同盟,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与培养,梁仁钦成了一名共青团员。同年12月,市委决定吸收他为中共党员。梁仁钦攥紧左拳,站在火红的党旗下宣誓:“努力革命,牺牲个人,服从组织,阶级斗争,严守秘密,永不叛党。”

  1929年7月,梁仁钦中学毕业后留在市委当地下交通员,并接受秘密的军事训练。他秉性聪颖,又刻苦钻研,很快熟练地掌握了各种长短武器的操作技术。10月,他奉市委指示,回连江从事地下工作,组织关系隶属镜路支部。同月出席连江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1月10日,梁仁钦、杨而菖等8名党员代表,以重阳节登山为名,在连江县城西郊的玉泉山关公亭聚会,由中共福州市委组织部长陈宗远主持,选举成立了中共连江特别支部委员会,并作出了“秘密发展党团组织,建立工会、农会,准备武装暴动”等三项决议。开会期间,梁仁钦身兼三任,既是会议代表,又负责保卫工作,还兼管后勤伙食。他勤勉负责,机警果敢,保证了代表大会的顺利进行。会议结束后、梁仁钦与陈守远、杨而菖等一道登上玉泉顶峰,欣赏“古洞苍鳞涵宝月,香树清玉控灵泉”的优美景色,相约矢志革命,推翻剥削制度,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奋斗不息!

  梁仁钦模范地执行党的决议,他深入农村、集镇、码头、学校向贫苦的农民、工人、学生宣传党的主张,揭露封建军阀、官僚、地主欺压人民的罪恶,鼓动他们团结起来,奋起抗争,以改变自己的悲惨命运。于是森林会、读书会、农会、赤色工会、反帝大同盟、互济会等群众团体在连江纷纷建立,培养了一批骨干,壮大了革命队伍。在镜路读书会内,20多个会员轮流阅读《资本论》《共产主义ABC》。梁仁钦读书格外认真,不但在书上画出许多红道道,还写眉批与札记,这对其他会员是一种鼓励与鞭策。

  1930年9月,受李立三“左”倾错误影响,连江党团组织合并成立县行动委员会,梁仁钦当选为县行委委员。同年11月,批判“左”倾盲动错误,县行委撤销,成立中共连江县委,梁仁钦为县委委员。官与士兵闹“欠饷”斗争,不幸事泄,何利生被捕,参与其事的士兵或被开除军籍或遭刑讯、禁闭。何利生既是梁仁钦的同窗,又是梁仁钦的入党介绍人,两人志同道合,情谊甚笃。市委指示连江县委选派得力干部参与营救何利生的工作。战友身陷囹圄,梁仁钦忧心如焚,他和党员郑厚康接受任务后,化装前往琯头电光山,先与隐蔽于海军中的内线接上联系,用光洋买通看守,入狱探望何利生。当他得知何利生未暴露地下党真实身份时,又连夜返回连江,对父亲晓以大义,卖掉部分田地,把所得的数百元田款全部用来打通关节,保释何利生。不料风云突变,1931年3月,设在厦门的中共福建省委机关被破坏,党的领导人名单被敌人抄走,中共福州市委军委委员何利生名字赫然在册,致使梁仁钦功亏一篑。4月初,何利生在长门炮台英勇就义。

  中共连江县委成立后,党组织要求梁仁钦负责连江建团的任务,梁仁钦从各地群众团体会员中挑选忠诚可靠的青年,加以培养考察,先后发展共青团员20多人,城关、透堡、马鼻、下洋成立团支部或团小组。1931年3月21日,连江县共青团代表大会在县城东岳庙秘密召开,选举成立共青团连江县委员会,梁仁钦当选为第一任共青团县委书记。此后,连江团组织队伍不断壮大,在土地革命与创建连罗苏区的急风暴雨中发挥了党的助手作用。梁仁钦作为进步青年的引路人,受到连罗两县革命青年的尊敬。

  连江是闽东畲族聚居地之一,广大畲民深受民族、阶级压迫与剥削的苦难,终年啼饥号寒,挣扎在死亡线上,革命要求强烈。县委决定发动畲族群众开展抗捐、抗税、抗粮、抗债、抗丁的“五抗”斗争,在畲乡点燃革命的烈火。1931年夏,利用学校放暑假的机会,梁仁钦和杨而菖乔装打扮、梁仁钦作“道士”,杨而菖扮“算命先生”,两人顶烈日,冒酷暑、翻山越岭,到长龙山区总洋、叶洋、洪塘等村落活动。开始时,畲民对他们有戒心。他们通过为畲民看“八字”、测流手、做佛事不收钱,进而宣传党的民族平等政策和畲汉一家亲,穷苦人结同心拔苦根的道理。梁仁钦和杨而菖同畲民一起吃红米饭,喝糯米酒,兴致勃勃地参加畲民蓝礼义的婚礼,观看民族传统舞蹈。经过一个多月的接触了解,梁仁钦、杨而菖两人赢得了贫苦畲民的好感与信任,于是蓝礼义、蓝礼送、蓝弟弟、蓝元和等10余人参加革命。梁仁钦、杨而菖发展蓝元和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批畲族青年聚集在总洋砖瓦窑里,由杨而菖、梁仁钦主持先喝鸡血酒,结拜兄弟,而后举手宣誓;不中途变心,不出卖同志,不怕任何困难,经得起任何考验。不久、在总洋、下洋、洪塘等村落相继成立党支部,畲族的革命斗争由星星之火蔚成燎原之势。

  1932年6月,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决定开辟合山村为游击根据地,成立闽东工农游击第十三支队。连罗两县的革命斗争由此转入武装斗争新阶段,梁仁钦也成了首批20名游击队员之一。同年9月,游击队在辋川、墩里、浮鹰打土豪。用没收的浮财买来了10支崭新的驳壳枪以改善装备,随之成立了特务队,由梁仁钦兼任特务队队长。特务队发动农民开展秋收减租分粮斗争,镇压捐丁税棍、土豪劣绅及混入队伍内的叛徒、内奸。一连数月,有10多个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土豪劣绅、捐丁税棍倒在梁仁钦的枪口下,造成红色恐怖。受苦农民为之拍手称快,而土豪劣绅一听到梁仁钦的名字则吓得手足打颤,坐卧不宁。各乡豪绅联名向连罗国民党当局呈控“匪首”杨而菖、梁仁钦祸乱乡间,请求派兵弹压。连罗两县保安队协同国民党海军陆战队连续三次“围剿”山区游击根据地。杨而菖、梁仁钦指挥若定,避实就虚。拖着敌人鼻子满山转。敌人劳师糜饷,人困马乏,根本找不到梁仁钦的踪影,游击队却在反“围剿”斗争中不断壮大。

  蓼沿溪东乡民团团总仗着手下有百多个团丁、数十杆好枪,又学过几路拳脚,加之在村口修筑碉堡,院内设有暗道,便吹嘘说:“溪东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固若金汤,共产党就是插翅也飞不进来。”1933年3月的一个夜晚,天黑得像锅底,伸手不见五指,梁仁钦和新任游击支队长任铁峰率队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团总姘头家中,先缴了团总两个贴身团丁的枪械,而后像拧小鸡似的把团总从被窝里拖出来。团总做梦也想不到眨眼之间成了游击队的俘虏,只得乖乖地叫人送来一箱大洋和5把驳壳枪作赎款,溪东村从此也成了党的交通联络点。地主民团的武装被瓦解了,解除了贫苦农民头上的紧箍咒,农民称赞梁仁钦的特务队是“从天而降的神兵,土豪劣绅的克星,老百姓的福星”。

  1934年1月,连罗苏区的土地革命进入高潮,工农游击队在透堡寺厅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第十三独立团,辖两个连及特务队、赤卫总队,梁仁钦继续兼任红十三团特务队队长。3月,中共连罗县委在叶洋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改组县委,由林孝吉任县委书记,增补梁仁钦为县委常委兼县委组织部长。这时,十九路军举事失败,国民党军队卷土重来,对闽东苏区进行“围剿”。为打破敌人海上封锁,筹集粮饷,保障红军后勤供应和搜集情报,县委决定在可门口的施家里成立连罗红军海上游击队。梁仁钦负责在红十三团各连及特务队中抽调对党忠诚、身体健壮、枪法准、水性好的战士充实红军海上游击队,并为他们在可门口配备7艘大船随时待命出发。6月,连罗红军海上游击队在墨屿伏击,把行驶于福州至罗源湾线的“祥安”号客轮牵到可门湾。国民党马尾海军要塞司令部派“楚同”号军舰进驻可门口,开炮轰击海上游击队总部,妄图一举消灭红军。面对敌强我弱的形势,梁仁钦决定与敌人智斗。任凭“楚同”号舰在海上耀武扬威,红军不发一枪一弹,也不派一条船只出海。几天过后,敌认为红军不堪一击,官兵情绪松懈,连副舰长也带着勤务兵上岸到理发店理发。梁仁钦带着特务队员埋伏在理发店周围,手一挥,红军战士一拥而上,副舰长束手就擒。在可门口施家里总部,红军团长魏耿、政委叶如针、特务队长梁仁钦提审敌副舰长。这个家伙相当顽固,不但拒不回答,还咆哮不休,企图夺枪顽抗。梁仁钦执行县委决定,将其处决。“楚同”号舰长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胡乱开了几炮,只好将舰只开回马尾军港。这下子,“祥安”号老板气馁了,只得派员和红军代表梁仁钦谈判,双方达成协议,“祥安”号开出可门口交还资方,但这条客轮成了红军海上游击队的交通船。

  1934年10月红军主力长征后,国民党纠集重兵“清剿”闽东苏区,连罗革命处于危急存亡之秋。翌年1月31日,连罗县委在下屿渔村召开紧急扩大会议,商讨破敌“清剿”之策。会上两种意见争论激烈,一种主张誓死保卫苏区,与敌人拼个鱼死网破;一种主张避敌锋芒,跳出包围圈,转移到罗源、古田山区,与叶飞率领的闽东红军独立师会合,伺机再起。梁仁钦倾向后一种意见,他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俗语说服与敌人死拼硬干的同志。会议经过激烈争论,统一了认识,决定红军主力转移到山区作战。但为时已晚。敌人连夜包围了下屿渔村,队伍损失惨重。梁仁钦突围后在鹤屿滩头被保安十一团熊执中部逮捕,解往福州关押在军法处监狱。

  梁仁钦被捕后,其父梁木枝变卖所有田产,到福州上下打点,才使梁仁钦免于一死,转押于漳州“感化院”。在狱中,梁仁钦巧妙地应付敌人,在审讯时从容自若,讲死不讲生,讲远不讲近,凡已经牺牲或是敌人已掌握的就招认,凡活着或未被拘捕的则守口如瓶,虚虚实实,扑朔迷离。敌人无法查证,只好判处他终身监禁。1937年7月全面抗战后,国共两党开始了第二次合作,国民党政府被迫释放政治犯,梁仁钦结束了两年多的囚徒生涯,回到连江下洋村与家人团聚。

  1937年底,日本侵略军侵占川石岛,在岛上驻扎着一个大队。该岛成为入侵连江、福州的跳板,连江随时都有沦陷的危险。当中华民族面临着血与火、光明与黑暗、生与死的大搏斗时,梁仁钦又以新的姿态投入抗日救亡斗争,加入连江县抗敌后援会,动员下洋青年农民参加地下党在溪东村举办的训练班,带头捐款捐物,慰劳伤兵,支援抗战。他积极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将土地革命失败后与党失去联系的地下党员、红军游击队员重新组织起来,为组建下洋抗日游击队伍打下了基础。

  1938年秋中共连江特支成立后,梁仁钦和林孝楚(林涧青)、吴大麟取得联系。吴大麟以合作社为掩护开展工作。1939年2月,国民党以“挪用公款、贪污舞弊”的罪名将特支书记吴大麟扣押,决定将吴大麟押解三元梅列集中营。地下党组织一得此情报,梁仁钦便果断地采用疑兵之计,派人割断县城通往丹阳的电话线,由城关同志潜入县府班房劫狱,将吴大麟营救出狱转移到浦口龙山村隐蔽。国民党连江县长陈荫祖为此还丢了官。

  1939年5月,吴大麟在龙山村宣布恢复梁仁钦的党籍,同时吸收刘鸿基等加入地下党。6月,梁仁钦追随吴大麟由黄岐半岛茭南村渡海抵达马祖的南竿岛。并各自化名、打入海匪内部,计划将海匪武装改造成党领导的红色武装。梁仁钦四处奔波,联络人员,运送武器,很快在北起西洋、浮鹰岛南至福清海口、平潭岛一线建立起党的地下交通站,形成了纵横交错的海陆联络网。他还协助吴大麟积极开展争取海匪余阿黄部的工作,对余阿黄晓以民族大义,劝其改称归正,对海匪从整肃军纪着手。劝导戒烟禁赌,取得成效,海匪200多人枪基本上被地下党所控制。同年11月、吴大麟在南竿岛夫人澳村主持召开连江县党员代表大会,选举成立中共连江中心支部。梁仁钦当选为组织部长。负责发展党团员及组建抗日游击队工作。

  1939年12月,马祖列岛风云突变,日伪顽三方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合谋将地下党赶出海岛。日本特务机关“兴亚院”操纵海匪张逸丹、林元桂(林震)部公开打出“忠义救国军”旗号。国民党军统特务从中兴风作浪,余阿黄被暗害,所部失散。1940年2月,吴大麟被国民党军队枪杀,刘鸿基惨遭“点烛”酷刑。危难当头,梁仁钦激流勇进,奋力夺得一条双桅船,掩护其他同志撤离海岛。自己站立船头,双枪点射、弹无虚发,打得海匪哭爹叫娘,终于冲出重围,为革命保存了部分有生力量。

  梁仁钦从这血的教训中认识到,只有贯彻党中央提出的独立自主地放手发动群众,组织人民抗日武装的方针,革命才有可靠的基础,党组织才能生存与发展。1940年秋,他在九使庙主持召开下洋党支部扩大会议,吸收一批青年农民入党,宣誓坚决抗日,决不叛变。会议决定秘密成立党领导的下洋抗日游击队。以党员为骨干。队员20多人,拥有短枪2支、步枪5支。

  1941年4月18日,日机20多架轮番轰炸福州、连江、长乐等地。19日日军1000多人在海空军掩护下从筱埕海面强行登陆。连江县城沦陷。21日,日军占领福州,国民党驻军闻风逃遁。日军兽性大发,一路杀人放火、奸淫掠掳,连江山川变色。江河呜咽,20多万人民在日军铁蹄的蹂躏下呻吟。在血雨腥风的日子里,以梁仁钦为代表的连江共产党人怒发冲冠,决心与日本侵略者作殊死斗争,救祖国,保家乡。随即成立了下洋游击队,中队长梁仁钦,副中队长陈金春,指导员邱惠。4月19日上午、100多名游击键儿在下宫里列队待命,战旗猎猎,刀光闪闪,梁仁钦带头高唱《保卫福建》的战歌,一人唱,百人和,激越的旋律在山壑间震响回荡:

  福建是我们的家乡,

  一千三百万的战士,

  守住这十二万平方公里的地方,

  敌人来吧,誓把铁血安定我闽疆!

  看那蜿蜒的江水,

  崎岖的山脉,

  只等着吮吸敌人的血肉,

  可别想在这里有半点儿猖狂。

  来吧!我们一千三百万的战士,

  不怕死,不怕伤,

  守住这十二万平方公里的地方,

  保卫福建,保卫我们的家乡!

  梁仁钦站在队前训话,宣布游击队的任务、宗旨,强调要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争取下洋乡长陈乃敏合作抗日,乡公所把4支步枪交给游击队,又从国民党军七十五师散兵中缴获一挺机枪、26支步枪、子弹380多发、手榴弹24枚,解决了游击队枪支弹药不足的困难。4月下旬,游击队在梁仁钦带领下出没于浦口、山下、黄家墩、城郊及东岔、斗门一带,神出鬼没,不断袭扰日军和汉奸队,搅得敌人不得安宁。

  下洋抗日队伍的发展震动全县。5月,梁仁钦带战士在洋门、祠台后门山进行机枪试射,驻扎在山冈的国民党军七十五师听到枪声以为日军进犯,军心大乱,连路过这里的国民党连江县长陈拱北也吓得弃轿钻进树丛躲避。国民党顽固派畏日如虎,但对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队伍却如芒刺在背,必欲除之而后快。不久陈拱北写信给梁仁钦,约定在后湾村和梁仁钦、下洋乡长陈乃敏共商要事。梁仁钦预感到此行凶多吉少,遂交待由陈位郁暂代其职务,队伍不能散,要坚持抗日斗争。梁仁钦一到后湾村,就被陈拱北布置埋伏的保安部队逮捕并五花大绑押往罗源国民党军七十五师师部。1941年5月下旬,梁仁钦在罗源县后路村就义,时年28岁。(吴用耕)

  (来源:《福建英烈传略》)

【责任编辑:马春林】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家有“医”靠

    福州市第六医院的吴定,是很多患者眼中的“专属家庭医生”,他和护士何香云两个人,承担着整个医院的家庭病床服务工作。

    家有“医”靠
  •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在福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语言为美丽福州发声,讲述闽都文化魅力,传递跨越时空的感动,让世界爱上福州这座城。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 声如夏花

    让我们一同在他们的歌声中,感受福州传统十番音乐与阿卡贝拉碰撞出的火花。

    声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