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孝吉

2021-04-07 18:01:16  来源:中共福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林孝吉

  林孝吉,1897年5月17日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马鼻透堡乡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父亲林庆辉因贫病交加而早殇,母亲为生计所迫,含泪改嫁。在苦水中泡大的林孝吉痛恨世道的不平,同情乡邻的悲惨遭遇,农闲时常和穷孩子们一道习武练拳,希图有朝一日报效国家,出人头地,为穷苦的乡亲们争口气。

  1927年7月,中共党员杨而菖从连江中学毕业后到官岭小学教书,节假日常回透堡和林孝吉、林孝波、郑冬松等交往谈心,揭露地主压迫剥削农民的罪行,宣传中国共产党拯救民族危亡,解放劳苦大众的政治主张,引起了林孝吉的共鸣。他和杨而菖结为莫逆,心心相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1930年春,杨而菖调回透堡小学教书,他与校长、中共党员杨挺英一道开办贫民夜校,林孝吉首批入学,在夜校里懂得了更多的革命道理。同年5月,林孝吉与林孝波、陈开灿等由杨而菖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端午节时,透堡农会在庐峰山庐峰寺秘密成立,首批会员37人,林孝吉成了农会的骨干之一。他办事热心,为人正直,被推举为第一任农会主席。在杨而菖的帮助下,林孝吉拟定了农会宗旨:反对高租重利,提倡“二五”减租。透堡百分之七八十的农民租种地主的地,田租额一般是四六开,地主得六七成;农民仅得三四成,此外农民还受高利贷盘剥,终年啼饥号寒,食不果腹。农会此举深得人心。不久,透堡党支部组建,杨而菖兼任支部书记,林孝吉为宣传委员。

  1931年秋,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巡视员邓子恢化名林祖清到透堡开展农民运动。开始时林孝吉思想上有顾虑,担心农民会吃亏。经邓子恢耐心开导,林孝吉胆子壮起来,表示坚决执行市委关于秋收斗争的决议。林孝吉不但斗争态度坚决,恪尽职守,且善于运用斗争策略:以农会公开出面做工作,党组织在暗地里起核心领导作用,发动农会会员串联宣传,广泛吸收贫苦农民入会,壮大农会队伍,斗争方式先秘密后公开,造成声势,以威慑地主,鼓舞农民的斗志;给农民以实际的经济利益,使斗争见成效,扩大党的影响。在林孝吉的发动组织下,透堡贫苦农民投入轰轰烈烈的秋收减租抗债斗争,并取得了胜利。

  秋收减租抗债斗争触犯了地主的利益,农民与地主的矛盾日趋激化。透堡以大地主黄福成、黄吉斋、杨慕乡、杨孝友、杨与金、杨青为首的“五虎一豹”磨刀霍霍,拼凑起300多人的地主民团,张牙舞爪,伺机反扑。林孝吉协助杨而菖组织起农民自卫队,并按地域将自卫队员划成6个行动小组,打造梭镖、杖刀,做好自卫准备,严阵以待。12月的一天,“五虎一豹”率领地主武装气势汹汹地向农会进攻。透堡农民在杨而菖、林孝吉、杨挺英领导下,举行了著名的透堡农民暴动。林孝吉手持杖刀,冲杀在队伍的前头。巷战激烈地进行了两天两夜。地主又从陇柄村召来200多名打手,用鸟枪射击。暴动队伍未经训练,当场牺牲2人,重伤20余人。暴动指挥部林氏宗祠被敌人占领,农民暴动归于失败。杨而菖带着30多人突出重围。林孝吉大腿受伤,与林孝波、郑冬松等被捕。地主将林孝吉等6人倒吊在祠堂梁上,用火炙烤,用藤鞭抽打,用铁锤敲击膝盖,拷问他们:“谁是共产党员?谁是领头人?”林孝吉咬紧牙关,忍受着酷刑的折磨,一声不吭。敌人无计可施,只好将林孝吉等5人押解县城,关入牢中。

  国民党连江县长刘弼亮刚接任不到半年便遇上透堡“匪案”,颇感棘手。他亲自提审林孝吉等“要犯”,见5人中数林孝吉年龄最大,其他4个均是小伙子,便故作惊讶地问道:“年轻人不明事理、不谙国法倒情有可原,你年纪一大把了,有家有室,怎么也带头聚众为‘匪’,扰乱地方呢?”林孝吉针锋相对答道:“县太爷,像黄福成、黄吉斋那帮人平时鱼肉乡民、霸人妻女才是货真价实的土匪,我林某平生清白,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至于‘二五’减租乃国府提倡,黄福成等劣绅蓄意违抗才激起民愤,这‘聚众为匪、扰乱地方’的罪名怎能无端栽到我等头上!县太爷身为父母官,总该解民倒悬,为民办事,怎能一味替富户撑腰,使贫民受屈。”一席话掷地有声,刘弼亮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无言以对,只好宣布退堂另审。

  1932年4月,中央红军东路军消灭国民党张贞部主力,攻克漳州城,八闽为之震动。杨而菖奉福州中心市委之令,以银元打通连江县衙关节,刘弼亮顺水推舟,批了个“取保候审”。林孝吉等5人昂首出狱,重新投入战斗。

  林孝吉一出狱就赶往官坂合山村会见在那里巡视工作的中共福州中心市委书记陶铸,接受了市委指派的新任务:动员贫苦农民参加工农游击队,壮大游击队伍,实行连罗地区工农武装割据。从这时起,林孝吉成为职业革命者。他接替杨而菖兼任透堡党支部书记,建立秘密交通站,沟通透堡、马鼻、官坂、山面(长龙)、合山之间的交通线,向游击队随时通报敌情。9月,国民党派一个连发动对合山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游击队由杨而菖率领转移到长龙山面区活动。敌连长高时炳恼羞成怒,在合山纵火抢劫,整个村庄化为一片焦土。中共福州中心市委、连江县委号召党员和党的基本群众募捐支援合山受难的群众。林孝吉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时刻挂在心上,他带头募捐,并以互济会名义暗中揭露国民党军队杀人放火的罪行,要求党员、农会会员、游击队员亲属有钱出钱,有物捐物。短短几天工夫,募捐了10多块银元及粮食、衣服、豆子等。林孝吉连夜将募捐来的钱物送到合山,交到合山党支部书记宋遵福手中。合山农民叨念着共产党的恩德,心和游击队连得更紧了。

  12月,中共福州中心市委书记陶铸再次巡视连江,住在丹阳文朱村。陶铸指示连江县委把革命由连江高原向罗源山区发展,同时在罗源地区秘密建立党团组织。市委还任命林孝吉为县委委员兼县委组织部长。因杨而菖调往厦门工作,县委工作由林孝吉主持。这时,林孝吉的妻子不幸被叛徒出卖,在洪塘村被捕,随时有被敌人处决的危险。林孝吉以革命事业为重,强忍悲痛,集中全力实施陶铸的指示。他派党员陈麻伍(陈凯斌)和罗源应德乡党支部书记张瑞财一起到飞竹、麻洋一带活动,秘密发展党员,组建麻洋党支部。罗源山区民团势力强大,大刀会组织密布,地下党员难以立足。林孝吉决定派游击队挺进罗源,以革命的武装对付反革命的武装。他带领短枪队突袭马洋民团,先争取了敌号兵做内应,而后写信要各村民团缴械投降。民团头目不予理睬。林孝吉派郑厚清率30多人的长枪队包围洋柄民团,缴枪2支,同时破仓分粮,随即包围进袭刘洋民团,缴长枪10支、子弹数百发,接着又占领了罗属4个乡村。罗源民团纠集各乡300多团丁围攻游击队。为保护当地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林孝吉果断地决定留下20个队员为骨干,在马洋成立游击队,以当地农民陈海海为队长,郑厚清为政委,利用深山密林与敌周旋。由于敌众我寡,马洋游击队被打散,队员水广、保保被捕牺牲,郑厚清只得又退回山面区。挺进罗源虽未能消灭民团主力,但震慑了敌人,扩大了共产党在罗源山区的影响,也锻炼了林孝吉的军事指挥能力。

  年底,连罗游击活动广泛展开,各地土豪劣绅坐卧不安。驻马尾的国民党海军要塞司令部派海军陆战队一个营会同连罗两县警兵、民团共1000余人,分沿洋门岭、柳坑岭、透堡岭、朱公岭、大获、浦口6路进兵,妄图一举歼灭工农游击队。当敌人蜂屯蚁聚时,林孝吉审时度势,避敌前锋,抽调马刀队与短枪队组成反“围剿”突击队,昼伏夜行,穿插到敌后,佯攻连罗交通要道丹阳镇。敌人慌忙撤兵回援丹阳镇。游击队员埋伏于密林深处,或放冷枪,或扔手榴弹,或敲锣鼓造声势,弄得敌人疑神疑鬼,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只得惶惶缩回马尾港与县城驻地。国民党县长徐城维也被福建省府斥为“剿赤无力”,丢掉了乌纱帽。

  1933年2月,连罗两县春旱严重,农民没有粮食吃,在饥饿与死亡线上挣扎。中共福州中心市委、连江县委以游击队为主力,发动农民开展春荒斗争。此时,林孝吉替补为中共福州中心市委执委。他在长龙山面区组织10多个分粮队,深入各区、乡,普遍召开群众大会,并以农会会员为骨干,成立乡、村自卫队,冲进地主家里,破仓分粮。在春荒斗争中,山面区游击根据地得到巩固,方圆40里范围内的农会全部公开。林孝吉主持成立了连江县革命委员会,下辖由面区及洪塘乡革命委员会,由畲汉两族群众民主选举林嫩嫩为县革命委员会主席。这一时期,林孝吉已经开始自觉地接受党中央提出的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理论,并把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建立革命根据地三者密切配合运用于创建连罗苏区的斗争实践,成为连罗地区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3月,连江游击队发生李德标等8人结伙叛变事件。林孝吉协助中心市委特派员杨而菖、任铁峰采取果断有力措施,迅速平叛,并在长龙洪塘村组建革命军事法庭,处决了李德标、郑太佺,其余的驱逐出队。接着,林孝吉等按照市委《对连江游击队事变的决议》精神,对游击队进行组织和思想上的整顿,纠正队伍内的种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把平叛活动中表现最勇敢的一个罗源籍队员提拔为第一大队队长,暂代理支队长。游击队党组织经过整顿,形成了核心力量,确立了党对游击队绝对领导的原则。林孝吉重视党的组织建设及党的干部队伍的培养,在他主持县委组织部工作期间,党组织和游击队的队伍壮大了,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到这年6月,全县发展党员40余人,县委下辖罗源及游击队特别支部、山面区委及10多个党支部。与此同时,游击队员发展到40余人,有枪30余支,农会会员也达200余人。

  10月,市委议决林孝吉以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特派员身份分管连江马透区工作。此时敌人对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又遭惨败,国民党福建省府大为震惊,调动海军陆战队第一旅一团共3个营进驻连江,对红色根据地形成四面包围的态势。马透区一带不仅有敌正规军还有20个地主民团计200多人枪,白色恐怖笼罩着各个乡村。在严峻的形势面前,林孝吉义无反顾地组织发动群众奋起斗争。他化装混进透堡,先找到可靠的落脚点,在群众的掩护下和失联党团员接上关系,号召大家冲破黑暗,迎接黎明。在此基础上恢复了党团组织,党团员分头到农民中宣传发动,组织农民开展秋收斗争,从拖租拖税转为抗租抗税。林孝吉组织人员夜晚到海军陆战队驻地撤传单,揭露官长对士兵的压迫,又以放冷枪、鸣百子炮等方式袭扰,动摇其军心。对付地主民团,林孝吉则运用“分而治之”的办法,巧妙地利用他们的矛盾加以分化瓦解,动摇的予以笼络,顽固不化的加以打击。民团团长、大地主杨青怙恶不俊,林孝吉派游击队员奇袭他的家,击毙其亲属3人,而后放火焚屋,以震慑敌人。这样,林孝吉在透堡站稳了脚跟,尽管敌人挨家挨户搜查,可连他的影子也找不到。他重建了马透交通联络站,出色地完成了市委布置的任务。

  11月26日,杨而菖率领游击队进攻透堡,击溃民团,迫使海军陆战队龟缩回县城。林孝吉组织千余名群众欢庆透堡解放。27日,林孝吉主持召开透堡群众大会,选举成立透堡区、乡两级苏维埃政府。此时“闽变”已发生,海军陆战队退守马尾,连江防务空虚,中心县委号召举行全县总暴动。

  1934年1月1日夜,闽东工农游击十三总队进攻马鼻镇,林孝吉动员连罗两县1万多名群众高举火把配合游击队行动。经过激烈战斗,马鼻镇获得解放,但连罗革命群众领袖杨而菖在攻坚战斗中壮烈牺牲。战友情深义重,在中心县委召开的杨而菖烈士追悼会上,林孝吉致悼词。他介绍了烈士的生平,要大家追思烈士的功绩,继承先烈的遗志,化悲痛为力量,为保卫苏区,为推翻帝国主义、国民党的反动统治而英勇战斗。

  1月3日,连江县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在透堡举行,隆重宣告连江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发表了县苏维埃成立宣言,民主选举林孝吉为主席。县苏成立后,头一件大事就是实行土地革命,满足农民对土地的要求。县委、县苏对此都缺乏经验。林孝吉一面召集干部学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土地法》,一面派人到福安柏柱洋取经,同时在透堡、官坂、山面区实行土改试点。他亲自在塘边村搞分田试点,召开贫农团会议,注重调查研究。先是评成分,接着以原耕地为基础分田地、插界标、烧田契。短短10天时间,塘边村有149户贫苦农民分到了田地。试点成功后,林孝吉主持县苏制定了分田政策。这一政策尽管也受到王明“左”倾路线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中农的利益,并将富农与地主同等对待,但毕竟这场土地革命在连罗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连罗两县143个乡分了田,受益人口20万,沉重地打击了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

  分田后,林孝吉又和县苏干部组织发动群众努力振兴苏区经济,发展农业生产,改革旧风陋习,以巩固土地革命的成果。在他主持下,县苏先后颁发了禁赌、禁烟(禁抽鸦片)、禁盗、禁杀耕牛、禁粮食漏入白区、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主、废除缠足、反对纳妾、买卖公平、保护工商业、平抑粮价等10多条法令法规,使昔日萧条破败的乡村焕发了生机。不少妇女走出家门,参加妇女识字班,学唱革命歌曲,同男人一样下地劳动,加入肃反队、红十字会和妇女会,获得了翻身与解放。林孝吉还领导各级苏维埃政府在透堡、牛山、厦宫、颜岐开办了军工厂、红军被服厂、土炸药厂等,制造各种军需品,装备红军,供应军需。

  1934年1月底,“闽变”失败,国民党海军陆战队卷土重来,以一个团兵力在马鼻沿海登陆,马透苏区相继失陷。林孝吉随同刚组建的红军第十三独立团退往黄岐郭婆。2月,中共福建临时省委特派员苏达(苏阿德)在莺头主持召开连江中心县委扩大会议,会议强行贯彻王明“左”的一套,批判县委书记练文兰犯所谓“罗明路线”的惊慌失措、退却逃跑的错误。林孝吉坚持党性原则,反对把“罗明路线”强加于连江中心县委和县苏,保护了大批干部。4月,临时省委机关遭受严重破坏。此时林孝吉任县委书记,他接到在福安工作的叶飞通知后,毅然切断了县委、县苏同福州方面的联系,使叛徒陈之枢破坏连江党组织的阴谋破产。5月,林孝吉与苏达一道主动向福安中心县委提议联合成立闽东特委以领导闽东革命。6月底,中共闽东临时特委成立,林孝吉当选为特委委员(常委)。此时,国民党重兵“围剿”连罗苏区,强迫移民并村,连坐切结,编保甲,组织反共义勇军,捕杀红军家属和苏维埃干部。连罗大地血雨腥风,苏区进入危急存亡之秋。敌人的全面经济封锁使苏区财政枯竭,红军的给养没有保证,全县500多名苏维埃干部生计困顿。林孝吉弹精竭虑,采取措施力撑危局:厦宫成立闽东后方办事处,任命陈咸衡为主任,同时在朝天洋配备七艘大船,保持与福安苏区的联络;在可门口施家里组建红军海上游击队,专门负责海上筹款、运输、购买枪支弹药和药品等。红军海上游击队每月筹款500多银元,全部上交县苏,由林孝吉统筹安排,缓解了苏区财政困难,也解决了红十三团的军需给养。

  8月10日,寻淮洲、粟裕等率领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福州北岭击退敌人的阻击后转移到连江县潘渡苏区,林孝吉闻讯即派县委宣传部长陈元赴潘渡陀市与先遣队司令员寻淮洲接上关系,并接受寻司令员关于就地安置治疗先遣队500多名伤病员的任务。县委、县苏号召全县苏区军民行动起来,全力救护红军伤病员,担架队、医疗队、救护队随即成立,他们攀悬崖,绕绝壁,躲过国民党飞机的轰炸,紧急抢运了3天3夜才把红军伤病员全部运抵沿海的厦宫、可门。这3天3夜林孝吉都没有合眼,他顾不上吃饭喝水,紧急筹备在厦宫建立红军总医院,在官坂、巽屿、下屿等地设立分院,组织全县苏区军民全力抢救。红军医院缺医少药,林孝吉等说服教育被俘的敌军军医留下工作,又聘请当地中草药医生为伤病员治疗,组织了妇女救护队帮助看护,还派海上游击交通员郑四妹筹款后到福州购买了大批医疗器械和药品。由于措施得力,抢救及时,很快有100多名伤病员痊愈出院,补充到红十三团,极大地增强了红十三团的战斗力。小而简陋的红军医院居然在短期内把这么多红军伤病员从死神手中夺回来,使他们转危为安,重返战场,这是连罗苏区军民创造的一个奇迹。

  9月底,闽东特委决定红十三团与福安红二团开到宁德支提山华藏寺会师,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连罗地区主力红军开走后,为保卫苏区,林孝吉下令从各区、乡赤卫队中抽调骨干重新组建闽东红军连江独立营。红军连江独立营与罗源红军独立营相互配合,协同作战,打击地主还乡团的反攻倒算,保卫秋收斗争,保卫苏区土改的胜利果实。

  中央红军长征后,同年11月,国民党调集重兵“进剿”闽东苏区,仅连罗两县就集万余敌兵,苏区形势更为恶化。林孝吉力挽狂澜,以县委名义下令各乡扩红,每村输送5名青壮年加入红军,在官坂将独立营改编为闽东红军西南团。但弱小的地方红军未能抵挡住敌人的进攻。危急关头,林孝吉于1935年1月31日在下屿渔村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破敌对策。会上两种意见争论激烈,有的主张撤到山区去,与闽东特委取得联系,有的则不愿意离开连江沿海。林孝吉认真听取意见后,决定红西南团向山区转移。2月1日,红西南团分两路突出重围。林孝吉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让给他人。他最后一个离开下屿,乘船来到鹤屿,一上岸便被保安十一团团长熊执中逮捕。

  熊执中先是对林孝吉诱以利禄,后又施以酷刑,在软硬兼施均不奏效的情况下,只得将林孝吉转交给国民党八十七师二九九旅旅长沈发藻,关押在黄岐奇达旅部。沈发藻费尽心机,仍旧撬不开林孝吉的嘴,便连夜将他押往福州,投进军法处大狱。在狱中,林孝吉和难友一道高唱《国际歌》,忍受着酷刑的折磨,始终坚贞不屈。6月6日,林孝吉英勇就义于福州鸡角弄,时年38岁。(吴用耕)

  (来源:《福建英烈传略》)

【责任编辑:马春林】
相关新闻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家有“医”靠

    福州市第六医院的吴定,是很多患者眼中的“专属家庭医生”,他和护士何香云两个人,承担着整个医院的家庭病床服务工作。

    家有“医”靠
  •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在福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用语言为美丽福州发声,讲述闽都文化魅力,传递跨越时空的感动,让世界爱上福州这座城。

    把福州讲给世界听
  • 声如夏花

    让我们一同在他们的歌声中,感受福州传统十番音乐与阿卡贝拉碰撞出的火花。

    声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