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情怀

2018-04-10 11:24:38  来源:福州新闻网  作者:王加月
  

  那一年春天,父亲做小生意赚了点钱,就在家里装了部电话,也是我们村里的第一部电话。那个时候的农村,对于乡亲们来说,电话绝对是个稀罕物,看都很少看过,更不要说打过电话了。前来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纷纷争抢着观望那部红色的电话,小心翼翼地摸摸,羡慕不已。母亲说,大家以后有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吧,方便!于是,我家的电话就成了村里的“公话”。

  其实,前来打电话的人几乎没有,接电话的占多数。趁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村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挣钱补贴家用、改变生活。我家的电话号码以书信的方式,传遍了全国各地。叫人接电话、等听电话成了我家小院一道靓丽的风景,接到通知的人在等,没接到通知的也在等,因为他们都迫切想知道家人在外的情况,乡亲们围坐在院里,有说有笑地谈论着,谈论的话题很多,而最多的是各自的子女,有充满骄傲的眼神,有布满沮丧的脸庞,大家总会随之奉承或者安慰几句,这样一来大家的心里会好受一点,气氛更融洽起来。

  放假回家的我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通讯员,一有电话来,母亲就会吩咐我跑西头跑东头地叫人来接听。前来接电话的人,往往会带点家里种的韭菜、南瓜之类的东西给我家,当作谢礼。而母亲也并非贪图小便宜之人,往往会拿家里的东西一一回赠,看着他们相互推让的情景,让我感慨万千:一部电话不仅给乡亲们带来了方便,还能增进邻里的友好关系。

  一天下午我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书,接了个电话的母亲让我叫刘大爷来等电话,说是他远在兰州打工的三儿子打来的,我很不乐意,坚决不肯,正看着书呢!天又那么炎热。母亲迟疑了片刻,最后只好自己去了。不一会儿工夫,刘大爷跟着母亲后面来了,在等电话来的工夫,母亲给刘大爷端了把椅子坐下,然后跑进屋里找来支香烟敬给刘大爷。刘大爷满脸的疑虑,似乎还有点不太自在,他犹豫着接过香烟,手明显有点颤抖,我想,他老人家应该是对我母亲的热情不知所措吧?

  接完电话的刘大爷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母亲忙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接个电话吗?您不必放在心上,以后尽管叫你家老三打来,我保证及时将您喊到。”刘大爷走后,母亲开心了好一阵子,还哼唱起了黄梅戏,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问母亲为什么如此高兴?母亲乐呵呵地道出了其中的原委:去年秋天播种时,刘大爷跟我家为了田间灌溉的事大吵了一架,后来他见着我们也不理睬,当然,父母对刘大爷一家人也是视而不见。今天多亏了他儿子的电话,刘大爷才硬着头皮来我家的。母亲又说:刘大爷肯来接听电话、肯抽我家的香烟,说明他心中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大家都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老死不相往来,也没这个必要。 一部小小的电话,传播的不仅仅是意味深长的乡音,还有亲人之间的无限牵挂,它更能筑起一道坚实的和谐之墙,让所有的情感拉得更近,走得更远,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1978年到2018年,改革开放走过了风雨兼程的40年,40年的发展、40年的蜕变,这40年来,每一个中国人都沐浴着改革的春风、享受着开放的果实。如今,农民的生活水平逐步向着小康迈进,我国经济社会迅猛发展、城乡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等电话的历史已经不复存在,电话、手机已经是再平常不过了,几乎家家有电话、人人有手机,这些巨变都离不开党的建设,是党的正确指引,是改革开放提供的强劲动力,我们才会取得如此丰硕的成果,相信未来在党的正确指引下,在改革开放发挥的重大作用下,我们的生活会更加美好、更加幸福,然而那段情感交融的等待,至今我仍然是记忆犹新。

【责任编辑:陈颖】
相关新闻
  
     
  • 地铁“医生”

    我叫严伟伟,是福州地铁1号线车辆中心检修车间定修班的工班长。我们定修班总共由24个人组成,大部分都是90后。

    地铁“医生”
  •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定海村位于连江县筱埕镇,拥有1700多年历史,清乾隆间,乡贤黄光涛曾著《定海志》三卷,详细记载了定海深厚的历史文化。

    “史记”定海 守望“乡愁”
  •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我之所以会做这个行业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古旧物的锔瓷。

    守艺人陈建国:器物修复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