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医托扮护士”需厘清医术和骗术

2018-07-03 17:14:42  来源:燕赵晚报
  

  遵义市警方打掉一个以民营医院和下属“医托”部门共同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按警方通报,遵义市欧亚医院招募大量社会人员,对不特定人员进行添加聊天诱导无辜群众前往医院就诊,并通过虚构病情、夸大病情、过度治疗等方式骗取群众钱财。该团伙组织严密、利益链条清晰。(7月2日《新京报》)

  通过玩暧昧、装专家等手段来吸引患者,可看成是少数医生将医术与骗术实现了结合。但究竟是医术利用了骗术,还是骗术利用了医术,则是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因为以谁为主,决定着这些行为的性质。过去对类似事件普遍的看法,多认为是医术利用了骗术。这种看法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这些医疗机构有营业执照,医生也具备相关资质,他们有权施展医术,只不过他们利用了骗术而已。

  认为医术利用了骗术,就不会否定医疗机构和医生的整体合法性,就只能针对具体的欺诈行为以个案介入的方式进行处置。这样一来,处置就无法撼动这些医疗机构赖以生存的基础,他们大不了换一批医生,或者换一种骗术,仍然可以变着花样欺诈患者。

  若将之界定为骗术利用了医术,处置就会完全不同。既然是骗术利用了医术,则这些机构就会以行骗为主,行医不过是其施展骗术的途径而已。这样一来,就可以从整体上否定其合法性,也不会对他们实现转变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若如此,打击的力度就会更强。比如遵义市这家民营医院,是以医托扮护士,是以医托的身份为主,护士的身份为辅,参与其中的与其说是医护人员,不如说是骗子。且从业务内容上看,以行骗为目的的医疗行为占业务量相当大的比例,说明这些医疗机构的确以行骗为主,骗术是主要的牟利手段,医术不过是个幌子而已。正因为能够厘清医术与骗术,这家医院的医护人员方能被当成诈骗团伙来看待,进而整体关停医院。

  建议执法部门在对待一些行骗行为频繁的医疗机构时,都能对医术和骗术哪个为主进行厘清,看看以哪个为主,哪个为辅,并对参与者的身份进行客观界定,就可用更严厉的手段给予医疗行骗行为以打击,大大压缩借行医来行骗的操作空间。(罗志华)

【责任编辑:马春林】
相关新闻
  
     
  • 再见,樟林!

    福州,鼓山脚下,三环边,一个村落因寿山石雕而声名远扬,最高峰时,聚集了近10万名从业人员。这就是樟林。

    再见,樟林!
  • 300℃的坚持

    做了葱饼,夫妻俩也比较节约、勤劳。做了几年,靠卖葱饼买了房子。

    300℃的坚持
  •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我来自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叫庄燕娟。在知道武汉发生疫情,有医务人员大批地赶往武汉支援的时候,我就想报名。

    护士庄燕娟的方舱回忆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