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更需“制度关怀”

2016-04-05 10:25:18  来源:光明网
  

  作者:薛家明

  清明节临近,与生命相关话题趋热。一篇讲述临终患者感受如何、家人应如何照护的文章在社交网络热传。“发达国家有70%~80%的老人享受到了临终关怀,我们的老人却只有1%享受到”的说法,更挑动人们的神经。记者走访全市医院、养老机构发现,生命的最后一程,病患有临终关怀需求,但床位寥寥,医院也很少留医临终病人。(3月31日 《广州日报》)

  作为命中注定的结局,死亡或许算不上悲剧,但被死亡剥夺了人的尊严,却是不折不扣的悲剧。然而遗憾的是,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样的悲剧,正在时刻演绎:陪伴患者走完最后一程的,是医生、护士和冷冰冰的各种治疗器械,而不是妻子儿女;在“尽最大努力抢救”中,患者满身管道、伤口、针孔,痛苦地离开人世。

  为何那么多人宁愿过度医疗,也不选择临终关怀?表面看是观念的原因。“好死不如赖活着”“眼睁睁看着亲人逝去,而无动于衷就是犯罪”,这样的思想,在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因此,许多人即使千金散去,倾家荡产,也要给亲人“续命”。

  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是临终关怀资源的缺失。在“无憾、无惧、无痛”中优雅的离去,还是在反复抢救的痛苦、折磨下,遗憾离世。你选择哪一个?我想每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但问题是,资源的稀缺,却不能保证患者“优雅离去”。以广州为例,能提供临终关怀的机构屈指可数。广州老人院慈爱楼,共可供床位200张。广州慈善医院60张。广州友好医院70张。加一起330张。而同期广州仅癌症每年死亡约1.2万人。显然,大多数人连临终关怀的床位都摸不到。

  由于中国没有实行家庭医生制度,选择在家临终关怀,即意味着让患者自生自灭。让家属在家看着患者饱受折磨,谁受得了?故而,即使明知过度医疗,毫无裨益,但在临终关怀资源稀缺的语境中,我们也不得不选择过度医疗。

  临终关怀有刚需,可医院为何视而不见呢?问题还是出在利益上。据统计,过度治疗导致“80%的医疗费花在最后一个月”。这意味着,生命的最后一公里,也是医院最赚钱的一公里。而提供临终关怀床位,却只能收一些护理费。在以药养医的背景下,医院舍得扔掉肉喝汤么?更何况,病人在医院离世,还影响医院的治愈率考核。两相对比,哪个合算?不言而喻。因此,医院非但对设立临终关怀病床不热心,反而频频暗示过度医疗,或者将无治疗意义的患者,劝回家“疗养”。

  可见,临终关怀的难点在供给侧。而治愈供给侧的结症,相关部门要做的无非是三件事。首先,通过政策引导、资金扶持,加大临终关怀病床的供给。比如,投入资金,帮医院建设临终关怀楼;强制医院必须拿出一定比例的临终关怀病床,等等。其次是推行家庭医生制度,让患者即使是回家临终关怀,也不会饱受折磨。更重要的还是深化医疗改革,结束以药养医。当就医患之间没了利益纠葛,只有以据病情的理性诊断、治疗,临终关怀离我们就不再遥远!(薛家明)

【责任编辑:黄新锦】
您看完此新闻的心情是
  • 鼓掌

    鼓掌

    0人
  • 愤怒

    愤怒

    0人
  • 开心

    开心

    0人
  • 难过

    难过

    0人
  • 惊讶

    惊讶

    0人
  • 恐怖

    恐怖

    0人
  • 点赞

    点赞

    0人
  • 蜡烛

    蜡烛

    0人
相关新闻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