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鸡叫”你咋办?

2016-01-22 15:32:3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王慧敏
  

  ●对“噪音扰民”这类严重影响千家万户生活质量的问题,长久以来各部门既没有行之有效的对策,也没有提上议事日程的打算,而这正是我们城市管理的缺失

  微信圈里一位朋友上传了这样一篇文章:他住的单元楼里一户人家在阳台上养了一笼鸡,每到凌晨,几只雄鸡便争相打鸣。大清早几只雄鸡一起叫,搁谁恐怕都受不了!邻居们先是好言相劝;可鸡的主人不为所动。无奈,便有人找上门去。鸡的主人毫不示弱:“别人可以在楼里养狗,我咋就不能养鸡?”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架吵了一场又一场,鸡们依然在“引吭高歌”。这位发微信的朋友痛苦地说,自己本来就神经衰弱,现在差不多要精神崩溃了!

  我很能理解他的痛楚!因为这样的事,我也曾经历过。刚工作时,住单位筒子楼。那时候,房子紧张,许多三口之家也只能挤在一间房里。于是,门口的楼道便成了大家争夺的对象。煤气灶挨墙一溜儿排着,菜筐、锅碗瓢盆、洗衣机都放在楼道里。那时候我还是单身,吃食堂。邻居们便都盯着我门口两边的空地:这家放几棵大白菜,那家放几捆葱;这家放个餐柜,那家放个破桌子。每次进门,都不得不侧着身子。再后来,门两边的墙上不知被哪两家各挂了一个拖把,污水从早到晚哩哩啦啦滴个不停……咱念了这么多年书,去和邻居们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说出来都磕碜。但天天都得面对这些劳什子,说不影响心情是假!

  这些年,大家的居住条件都有所改善。但类似上面的事儿,绝迹了吗?并没有。我有个朋友东挪西借买了套湖景房,可还没乐上几天,麻烦来了:楼上住着位女性,喜欢穿着高跟鞋深夜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善意提醒对方能不能在房间走路时换双平底鞋?不料想捅了马蜂窝,对方黑了脸:“我穿什么鞋关你什么事?”从此,对方专门在凌晨两三点钟在房里溜达。朋友投诉到物业,物业上门劝说后无济于事;告到居委会,居委会也一筹莫展。

  对方更来劲了,不知从哪里搞来个有阀门控制的大桶,专门放到朋友卧室上面的那个房间,一到深夜就开始往盆子里哗哗啦啦滴水。朋友快疯了,城管、派出所……所有的部门找了个遍,均表示无能为力。

  “拉锯战”打了好几年,朋友瘦了一大圈。前不久他告诉我:顶不住了,搬家了。他在外面租了房子。

  类似的事情,咱们身边比比皆是:你要午休,可楼下的孩子呜里哇啦在学吹号;你来了灵感想写篇散文,可隔壁的姑娘一气不歇弹了3小时琴;好不容易盼来个礼拜天,你想美美补上一觉,可不到7点装修的电钻声就撕心裂肺响了起来……

  对这一切,你有办法吗?自己找上门,多半是自讨没趣。那就依靠组织——可无论你找到哪个部门投诉,对方恐怕都是两手一摊:“人家不自觉,我们也没办法!”

  这就回到了我们常说的管理问题。上面提到这种影响邻里关系的“小事”,很多地方恐怕都没有制定出行之有效的管理办法。甚至可以说,还没有顾得上提到管理的议事日程。这正是我们城市管理的缺失!经常听到的托词是:“这些都是小事!邻里之间嘛,大家都要互谅互让!”

  小事如果不能妥善处理,最终可能酿成大事。好莱坞有部电影叫《合法入侵》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克里斯和邻居艾伯最终双双举枪瞄准了对方,诱因就是地上的烟头、树篱生长过界、开派对噪音过大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换位思考一下,让你摊上“楼道鸡叫”这种事,你会觉得是小事吗?肯定不会!把这个问题提出来,管理部门还真应该琢磨点法子。

  《 人民日报 》( 2016年01月22日 17 版)

【责任编辑:黄新锦】
您看完此新闻的心情是
  • 鼓掌

    鼓掌

    0人
  • 愤怒

    愤怒

    0人
  • 开心

    开心

    0人
  • 难过

    难过

    0人
  • 惊讶

    惊讶

    0人
  • 恐怖

    恐怖

    0人
  • 点赞

    点赞

    0人
  • 蜡烛

    蜡烛

    0人
相关新闻
  
     
  • 雷锋精神不褪色

    从整所学校设立一个雷锋班到如今一个年段有三个雷锋班……

    雷锋精神不褪色
  • 村长王桂花的“攻坚2017”

    年过7旬的他,在永泰县所有的村主任当中,年龄是最大的。修马路、安路灯、协调村民纠纷……

    村长王桂花的“攻坚2017”
  • 社区书记崔蕊芬

    有句话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女性和男性一样,都能发挥主力军的作用。

    社区书记崔蕊芬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