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历史走向的新型大国关系

2017-08-13 11:50:40  来源: 新华网

  习近平主席在谈到当今世界处理大国之间的关系时说,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崛起中的新兴大国必然对守成大国发起挑战,从而触发世界范围内的冲突,犹如修昔底德笔下的雅典和斯巴达。冲突的结果必然是灾难性的,两个强国都走向衰落。中国在总结60多年大国外交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理念,希望走出一条“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

  刘洪(特约主持人 新华社《环球》副总编辑):大家好,我是刘洪。这里是国家行政学院和新华网联合策划的系列高端访谈——大棋局。任何一个大国的崛起,都必须处理好与现有国际体系的关系,中国也不例外。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着力推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令世界瞩目。中国外交是基于什么样的认识,提出这样的大国相处理念?“修昔底德陷阱”真的可能被避免吗?本期探讨的主题是“改变历史走向的新型大国关系”,我们请来了资深外交官、中国中东问题前特使吴思科,资深外交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苏格。欢迎两位的到来!

  【嘉宾介绍】

  吴思科,1946年生,安徽人,高级资深外交官,中国知名外交家。曾任外交部亚非司处长、副司长、司长。2000年至2007年先后担任驻沙特阿拉伯大使、驻埃及大使兼驻阿拉伯国家联盟全权代表。2009年3月起任中国中东问题特使。是十一届政协全国委员,现任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

  苏格,1952年生,陕西人,资深外交官,外交政研界著名学者。先后执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北京外交学院。2003年至2006年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2006年至2009年任中国驻苏里南大使,2009年至2013年任中国驻冰岛大使。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其心血之作《美国对华政策和台湾问题》,好评如潮,连续四次印刷,一时洛阳纸贵。

改变历史走向的新型大国关系

  系列高端访谈《大棋局》第二期:《改变历史走向的新型大国关系》。嘉宾由左到右依次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苏格、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吴思科和特约主持人刘洪。新华网发

  刘洪: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们今天谈到大国关系,往往就会提到“修昔底德陷阱”,我们就从这个“修昔底德陷阱”说起。这个陷阱给世界怎样的启示?

  苏格(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修昔底德是一个著名的古希腊历史学家,有一部非常知名的著作,叫做《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这部战争史谈到的是,公元前400多年在我们今天所在的希腊等地方,一些城邦国家之间征战的历史。它所揭示的主要是一个案例。当时有两个城邦,一个是雅典,另一个是斯巴达。迅速崛起的雅典是后起之秀,这引发了原有城邦国家斯巴达的恐惧和警惕,老大感觉到老二要取而代之。最终它得出的结论是,历史上凡是新兴的大国要挑战原有大国的话,战争就不可避免。

  为何谈到“修昔底德陷阱”,我们经常把这个概念和中美关系联系起来?这得从哈佛大学阿里森教授谈起。大概在2012年,他写了一篇文章,谈到中美之间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会不会形成新的冲突。在新兴经济体当中,中国是比较耀眼的一颗明星,正如中国古语所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阿里森教授在文章中想说的是,中国以后会不会挑战美国、伤害美国的利益?美国作为一个传统的霸权,会怎样针对中国的崛起?所以,他就把中美之间未来会不会出现冲突,用历史上伯罗奔尼撒中间的一些历史典故来形容。所以,他就说这是一个“修昔底德陷阱”,看中美能不能跨过去。

  刘洪:正如苏院长所说,“修昔底德陷阱”说的就是新兴大国与守成霸权之间的关系。历史的经验弥足珍贵,苏院长,他们跨过了“修昔底德陷阱”吗?

  苏格:有人做了一个统计,就是说历史上所谓的新兴大国挑战既有大国的情况,大概有15次。在近现代史上,有4次是相对和平的,有11次是通过战争。那么现在这个问题就是说,本来就没有“修昔底德陷阱”,但是在中国的崛起当中,能不能避免我们过早地被强国瞄准器的光环锁中,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

【责任编辑:马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