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浙江篇】“后陈经验”: 从治村之计到治国之策

2017-07-17 20:15:17  来源:浙江在线

  村里的钱和家里的钱一样,都要精打细算

  370户人家的后陈村,紧临武义县经济开发区,2016年村集体收入达410余万元,在当地是不折不扣的富裕村。但在武义的各类市场上,后陈村的干部却是让老板们头疼的人。

  去年,后陈村造旧村改造的安置房,请数字电视公司铺设基础工程。验收通过后,对方拿着7.2万元的工程决算来结账,但是村监委会提出,报价偏高。经过专业公司审计,最终将金额压到了5.5万元。

  这笔钱,直到我们来的这天上午,后陈村村务监督委员会才盖章通过。“村里的钱和家里的钱是一个理,每笔都要精打细算,否则浪一浪就不够用了。”村监委会主任陈玉球说。

  但是在村庄建设和村民福利上,后陈村却一点也不“抠”。七八年间,村里的旧村改造已经基本完成,全村103位70岁以上老人可以在村老年食堂免费吃饭,每天两餐。村干部们经常调解的矛盾,也从村两委与村民间的矛盾,变成了老人们口味差异的矛盾。

  相比过去村支书和村主任“一句话、一支笔”的时候,如今村干部的权力似乎小了许多。但是陈忠武和村主任陈跃富却都对记者表示,现在当干部很轻松,很“通气”。

  “以前哪怕自己堂堂正正,很多事别人就是不理解。现在,我不管走到哪里,大伙都笑着和我打招呼。”陈忠武说。

  记者手记

  在后陈,所闻所睹,很容易让人想起另一个著名的村庄——安徽小岗。1978年一个干冷的寒夜,小岗18户农民秘密决定把地分了,单干……当年这大逆不道的举动,稍后即被中国农业问题权威杜润生喻为“推动制度变迁的力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遂成中国基本国策。

  不管中国遇到什么困难,要解决什么问题,首先自发应对的,总是身在其中的实践者。但正如经济学家周其仁所说,真正有挑战性的,是这些分散的、自发的、零碎的努力如何汇聚起来,集中成为政策和制度。否则,底层自发的改革常常自生自灭,难以成为制度变革的伟大力量。

  因此,在后陈村出于村庄治理的需要而催生出了这一制度后,武义县委的重视和推动就显得尤为幸运和重要。而随后来自高层对其的进一步肯定,终于让“后陈经验”这朵民主之花开遍了中国大地。

  什么是改革?某种意义上来说,改革就是把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合法化。后陈村的故事,也因此蕴含了这个国家生生不息的内在逻辑和力量源泉。

【责任编辑:马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