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2021-02-15 19:16:09  来源:福州新闻网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建议佩戴耳机,获得更佳收听体验。

  今天是大年初四,我是主播大王,大家这个春节假期过的开心吗?

  一不留神春节假期已经过半。我们听福州“金牛贺岁,五福临门”新春特别节目这一期要和大家一起聊一聊,大家过年都在做些什么,接下来就和我一起去看一看吧。

  年夜饭

  正月里厨房传来的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声极具年味。春节期间,在家的一大任务就是认认真真吃饭。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寰宇 摄

  火锅噗嗤噗嗤地沸着,家里的大人们挤在厨房为一家老小忙碌。清蒸的梭子蟹、通红的酒糟鳗、具有福州特色的炒白粿,还有软糯的蒸年糕……当然还有福州人少不了的太平燕。长辈们在席间推杯换盏,为彼此斟满极具福州特色的青红酒。郁达夫曾在《闽游滴沥》中这样形容极具福州特色的青红酒:“酒的颜色,红的来像桃花水汁:浮在面上的糟滓,一勃一块,更像是美人面上,着在那里的胭脂美点。”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乐心 摄

  其实,吃什么倒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一份家人相聚的情感。

  打麻将

  除了吃,说到福州人过年期间的活动,不得不提到打麻将。甚至有人说,只有麻将在桌上哗啦啦的响起来了,才让人能感觉到过年的氛围。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骆驼 摄

  当然春节打麻将,更重要的还是亲情的传递。麻将可能算是当代福州年轻人和父母为数不多的共同爱好。对老人来说,似乎只有麻将才能让年轻的孩子们放下手机,在牌桌上找回团聚的欢声笑语。对于年轻人来说,在处处“被催”的春节社交中,麻将也是春节难得的欢乐源泉。不过麻将虽好,还是要适度娱乐哦。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放烟火

  到了零点,在隆隆的爆竹声里,在除夕的不夜天中,大家彻底将过去的一年“载入史册”。钟声响起,又是崭新的一年。有人一手捂着耳朵,一手点燃烟火,有人迫不及待开始拜年,分发红包,还有人连夜动身前往寺庙讨个新年的好彩头……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邹家骅 摄

  窗外,林立的广告灯牌,江边高楼大厦的LED屏幕,集中亮着恭贺新禧、新春快乐等字样,应景又夺目。沿街闪亮的花灯与红灯笼,都在增添着新年热闹的氛围。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王子 摄

  此时此刻,窗外除了烟花爆竹响外听不到任何声音。孩子们贴在窗台围观此起彼伏的绚烂烟火,整个城市蒙上一层喜庆的薄雾。爆竹的硫磺味道混合着窗台上水仙的淡淡清香,是我的记忆里属于春节独有的味道。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大王 摄

  新年仪式感

  从临近过年开始,扫房、祭灶、办年货、贴春联、逛花市、看春晚、发红包……一件件普通的小事,却因年的意义和家的存在,而有了丰富的意味。大人忙碌,小孩玩乐,新年的仪式感,承载着家的记忆和祈盼。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对于每个人来说,春节最大的仪式感,就是团圆。如果把生活比作平淡的河流,那么节日就是一朵朵浪花,给了我们调整精神,再次出发的机会。

  站在新年的路口回望,我们细细地回味着春节每个值得记录的瞬间,将春节暖烘烘的喧腾氛围留存在每位新老福州人的心底,也让留在福州过年的异乡人更添一分温暖。虽然有了物理上的距离,但请相信,无论在哪,心有归属便是家,心在一起就是年。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无论你是福州人,还是在福州过年的异乡人,你们过年都做些什么呢?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留言,和我们一起分享。另外,明天就是大年初五啦,大家可要记得迎财神、接好运。

  这个春节,祝大家牛年行大运,个个都牛气冲天!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听福州小助理”微信,加入【听福州听友群】,一起聊聊福州的城市记忆,群内还将不定期发放福利,期待你的加入!

听福州|这个春节,你在家怎么“做年”?

  ❖文字:王婧

  ❖图片:福州新闻图片社

  ❖后期:林羽晗

  ❖设计:马沄钦

  ❖编辑:王婧

  ❖监制:申哲

  ❖制片人:刘必泳

  ❖总策划:林伟

【责任编辑:李琳珊】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为爱定制

    卡拉,福州第一只导盲犬。它是怎么来到福州,和主人又有些怎样感人的故事?

    为爱定制
  • 分类有道

    日复一日,寒来暑往,他们跟最脏最臭的垃圾打交道,还时常要遭受委屈……

    分类有道
  • 百岁老人的“新城梦”

    重阳节这一天,陈老来到滨海新城,重走自己当年奋斗的地方,对滨海新城的变化感慨万千……

    百岁老人的“新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