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2020-11-22 15:24:49  来源:遇见闽侯
  

  从闽侯县甘蔗街道市民广场边上的小径走过,一片绿意中几个崭新的白色顶棚显得十分抢眼,棚下分布着:背肌训练器、坐式划船训练器、坐式推举训练器、坐式踢腿训练器……

  近日,闽侯县首个室外智慧健身房在滨江公园县文化中心边上亮相。重点是24小时免费开放!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俯瞰室外智慧健身房•王世冲/摄)

  健身房搬到室外来了?新型健身房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一起去看看↓↓↓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走近一看,健身房内,设有体质测试和锻炼器材两个区域。

  在体质测试站配备了多个与测试项目相对应的训练测试器材,包括身体质量指数、握力、背力、闭眼单脚站立、选择反应时、纵跳及心率等13项指标。市民可以通过扫码连接器材进行体侧,体测站最终会根据每个人的体侧数据,形成专属于你的“运动处方”。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拿到“运动处方”后,可以到旁边配备的器材上进行相应的练习及锻炼。器材区域配置的设备包括背肌训练器、坐式推举训练器、坐式踢腿训练器等。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市民黄卢钟告诉记者,他热爱运动、养生,但不知道该去哪里健身,平时就只能和朋友一起在江滨路和江滨湿地公园里散步,现在有了这个室外健身房,以后健身锻炼又多了一个新选择。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这些运动器材运用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等最新信息技术,使健身器材智能化、器材管理智能化、健身指导科学化。是一套由智能软件、智能硬件及数据管理平台组成的智慧健身服务体系。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市民只要打开手机微信扫描器械上的二维码,就可以实时记录运动数据,查看运动视频指导。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室外智慧健身房全套装置采用太阳能发电与自发电两种供电模式,智能器材采用太阳能供电,无需外接电源;智能系统自动控制灯光开关,无需人工管理,节能环保。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眼尖的朋友可能还发现了一点,那就是我们这些运动器材上没有笨重的铁饼,那么,如果运动过程中想加重或者是减轻器材重量,该怎么办呢?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原来,这里所有器材采用电磁阻力器,根据使用者的发力情况给予阻力,所有器材设置了1到10级阻力调节,使用者发力大于器械设定的阻力时运动开始,使用者发力停止时器械阻力也立即停止,运动结束。它没有传统配重式阻力器材的运动惯性,避免了器材对人体产生冲击,大大降低了群众运动受伤的风险,可满足老、中、青、少全人群不同运动强度的需求。

闽侯:还去健身房?来这里也能练

  “我们考虑到江滨公园这里平时人流量比较大,许多人在这边跑步,但是缺少一个肌肉、力量上的训练,运动效果有限。所以在得知市里有这个室外智慧健身房项目的时候,我们就积极争取。”闽侯县文化体育和旅游局体育科科长王世冲说,“下一阶段,我们打算在县城滨水公园、安平浦休闲公园以及湿地公园等处,结合公园属性,进行相应的户外体育健身设施提升,真正做到全民健身。”

  如何使用器材同步数据?

  步骤如下

  ↓↓↓

  第一步:手机上下载好家庭APP或者打开微信扫描器材上的二维码进入小程序,即可立马开启自己的室外智能健身之旅

  第二步:输入身高、体重、病史等身体基本信息

  第三步:通过现场的体质测试,获取“运动处方”

  第四步:结合“运动处方”进行科学训练(比如热身-力量-有氧-拉伸,上肢训练-下肢训练-核心训练)

  第五步:根据运动处方,进行进阶训练,打造完美健康的自己

  第六步:训练一段时间做测试,对比训练前后身体素质变化,做到精确的健身指导

  温馨提示:如果您无需同步数据,不用扫描二维码,也可直接使用器材。

  置身闽侯江滨清新的空气中,尽情地享受运动的快乐,也别忘了爱护器材哦。

  闽侯县融媒体中心 林丹/文

  文中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林丹拍摄

【责任编辑:陈然】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
  • 为爱定制

    卡拉,福州第一只导盲犬。它是怎么来到福州,和主人又有些怎样感人的故事?

    为爱定制
  • 分类有道

    日复一日,寒来暑往,他们跟最脏最臭的垃圾打交道,还时常要遭受委屈……

    分类有道
  • 百岁老人的“新城梦”

    重阳节这一天,陈老来到滨海新城,重走自己当年奋斗的地方,对滨海新城的变化感慨万千……

    百岁老人的“新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