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东海县一农经站站长乱发补助12万 自己领了4.5万

2019-05-29 08:30:3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乱发“特殊补助” 终受纪律惩处

违纪违法问题通报

4月30日,江苏省东海县纪委监委通报了该县牛山街道农村经济服务站(以下简称农经站)站长朱文权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发放津补贴问题。

经查,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朱文权以招标评标费、手机话费补助、财务会审费、目标奖金、下村勘测费、拆迁补助等名义违规向农经站6名工作人员(包括自己)累计发放补助费121080元,其中朱文权领取45520元。

2019年1月,朱文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涉案违纪资金全部予以收缴。

●事件回顾

东海县是世界天然水晶原料集散地,素有“世界水晶之都”美誉。牛山街道是东海县县城所在地,人口近20万,街道农经站5名工作人员因工作任务繁重,所以颇有怨言,有时会抱怨站长朱文权没什么能力,大家任务重且收入低。

“站里就我们几个人,经常加班加点工作,周六日有时也不能休息,站长要考虑我们的辛苦啊,给发点补助吧,咱们农经站又不是没有钱……”有人找到朱文权提出建议。

其实,朱文权早就考虑过此事。他感觉牛山街道工作任务量比其他乡镇多一些,加班发些补助应该是“合情合理”,并且农经站通过代收代管村级资金产生了许多利息,账户上并不缺钱,如果再不给大家谋些福利、解决一些“燃眉之急”,可就要承受下属“站长无能”的嘲讽了。再想到自己家庭条件也不宽裕,朱文权暗自下定决心,说干就干!

想到平时各村向农经站咨询工作时都是用手机联系,2015年2月,经朱文权拍板决定后,财务账目上出现了他领取手机话费补助840元的记账凭证;2016年,农经站具体负责村级工程项目招标事宜,需要下村现场实地查看,农经站账目中又顺理成章地出现了朱文权领取下村勘测费1000元的记录。就这样,农经站包括朱文权在内的6名工作人员先后领取了不同数额的手机话费补助、拆迁补助、评标费、财务会审费等各类“特殊补助”。

2016年10月,牛山街道拆迁任务繁重,决定抽调农经站4名工作人员参与拆迁工作,农经站仅会计梁某未被抽调。

一年的拆迁工作很快就结束了,梁某发现,站里被抽调参与拆迁的同事每人领取了拆迁工作补贴近9000元,自己却什么也没得到。

“朱站长,虽然我没有被抽调到拆迁指挥部,但是这一年我也经常加班加点,完成了站里的大量工作,何况拆迁工作我并不是完全没有参与,与部分被拆迁户签订合同我就参加了,怎么拆迁工作参与人员名单里却没有我,也没发我的补贴?”梁某感觉特别委屈。

梁某的发问让朱文权无以应对。怎么弥补梁某的“损失”?朱文权很快有了打算。

“这还不好办,你直接从农经站的代收代管村级资金账上支取拆迁工作补贴不就行了。”朱文权安排工作人员于某某填写记账凭证,梁某作为会计进行审核,自己则大笔一挥,梁某就领到了8000元的“补贴”。

●查处经过

2018年6月,东海县委第一巡察组对牛山街道开展常规巡察。

在查看牛山街道农经站财务账目时,巡察人员发现账目上重复出现发放津补贴的凭证,而且6名工作人员领取各类补助累计金额达十几万元,这样异常的补助行为引起了巡察人员的怀疑。

巡察组在调取该站财务凭证材料、初步研判的基础上,通过走访调查并向相关人员了解情况,确定该站6名干部职工分别违规领取了不同金额补助的问题。同年7月巡察结束后,巡察组将该问题线索移交给东海县纪委监委处置。

东海县纪委监委立即安排第一纪检监察室成立核查组对问题线索进行了初核。

经查,牛山街道农经站确实存在违规发放和重复领取津补贴等问题,核查组认为事实清楚,随即找来朱文权进行核实。

“2015年,你从财务多次领取了以加班费等为名义的补贴27250.91元,除此之外,你还领取过其他补贴吗?”核查人员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这……都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谁还记得清。”此时,朱文权还心存侥幸,企图以“忘记了”“记不清”来蒙混过关。

“来,请你看看,这是另外一张领取津补贴1.5万元的凭证,还有你的签字,你看有没有问题?”核查人员追问道。

“没有问题,是我领走了这些补贴。”在证据面前,朱文权低下头说:“当时考虑到大家都很辛苦,就违规发放了这些补贴,我自己也领了1.5万元。”

最终,朱文权悉数交代了挪用农经站代收代管村级资金账户产生的利息,以各种名义违规发放农经站6名工作人员津补贴累计121080元的事实,其中朱文权领取45520元。

2019年1月,朱文权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规发放的津补贴已全部追缴。(本报记者 李钦振 实习记者 张瑾闽)

【责任编辑:陈颖】
  
     
  • 高考:怀梦想,致远方!

    不拼不搏,青春白活!福州市有3.3万多名考生7日共同迎战高考,这是人生十字路口的一次拼搏。

    高考:怀梦想,致远方!
  • 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这辈子还不了他这个情了,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我会报答的。

    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 乡愁建“绿洲”

    1992年的夏天,夏佩琪那时候还在美国求学。她暑假回台湾的时候,父亲就问她说要不要回家乡去看看,所以就随着父亲回到了家乡。

    乡愁建“绿洲”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