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作者为何“隐形”

2016-07-21 17:35:57  来源:人民日报
  

  文艺创作离不开评论,这大概是谁都明白的事情。文艺评论写得多写得好,自然就会出名,成为评论家。即便是网络作者,起个怪怪的网名,但读者、网民大多也知道这是何许人也,开讨论会时主持人一介绍,大家一片掌声,显然,他们早已名声在外。可是,近年来,网上又产生了一种“隐形评论人”,所谓隐形,就是化名或匿名,没人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他们每一发声,读者和业内人士就会费一番猜测功夫,“这是谁啊?”

  文艺评论为什么要“隐形”?我想,这与文艺评论的现状有关。评论一旦真名实姓,就要多方顾忌,最起码也要顾及人情,这么多年的老关系,低头不见抬头见,无论怎么写,话都不能说得太直率,更不能太尖锐,于是,先是称赞,末了再加几点“但是”,温温吞吞,就成了评论的基本套路。

  对平庸,评论大概最难启齿。特别好,你不妨敞开说,特别差,你也可以言辞犀利。就怕那些好也好不到哪去、差也差不到哪去的东西,想说亮点,没几个,想说弱点,似乎也不很明显,于是干脆不说,或是不疼不痒地来几句,何必为了个不上不下的作品得罪人。

  评论对平庸作品的失语,可以说,是平庸作品泛滥的缘由之一。这种创作最保险,还最容易过关,虽说留不下来,但当作业绩总是可以的,而且,平庸之作往往数量最多,批评平庸就等于批评了多数人。

  其实,评论不但要赞扬佳作、批评劣作,更要直面平庸之作。甘于平庸的状态有时比制作劣品还要危险,危险就在于人们不易察觉,舆论容易放过,危险就在于鉴别平庸有一定的难度。你稍稍吹捧几句,平庸就可能被拔高成上乘,些许粉饰,平庸说不定就能以佳作而获奖,略加掩盖,平庸很可能在观众眼皮底下轻轻滑过。

  如今,似乎只有“隐形”评论不怕直面平庸之作,任他们怎么说,别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不知道,当然也就无所谓得罪,而读者只有从这样的评论中才可以真切看出一部作品的得失。无论你怎么看待“隐形评论人”及其批评的形式和语言,他们毕竟给文艺评论带进一股新风。在自媒体时代,这样的评论将来只会日益增加,有人不图名不图利,加入文艺评论的行列,对此,我们只求多多益善。只要他们的批评有益于文艺,何必在乎其真实身份,有没有专业背景?评论越多越表明大众和社会的关心程度,从什么角度看,这都是好事。

  网络文艺评论早晚都会成为潮流,自媒体文艺批评自然更要冲上最前台,为了表达真实观点,匿名或化名肯定是一种首选。就好像当今的影视作品,网络舆论的左右能量格外巨大,连传统媒体的声音都需要借助网络发力,如果有分量的网络评论失语,优秀的作品就会在煽情的博客、情绪化的跟帖、近亲繁殖式的微信中淹没。

  自媒体式的文艺评论,其语言和样式也已经发生了变化,一出舞台作品,一部小说,一位作家或者艺术家,对他们的精彩评论或许来自一传十、十传百的微信。在微信里,我们看到的有可能是一封“古人”来信,也有可能是一篇充满调侃的杂文,还有可能是一个人自说自话般的问答,而这样的评论样式恰恰令人印象深刻,回味无穷。

  传统文艺评论,近些年实际都在“+网络”,期待借助网络提高自身的传播力,可是,光在那里“+”不行,其自身也要适应新的传播方式,在标题、叙述方式、语言表达上都要面对新的时代。“隐形评论人”的出现,对传统文艺评论而言,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借鉴。陈原

【责任编辑:钟培培】
您看完此新闻的心情是
  • 鼓掌

    鼓掌

    0人
  • 愤怒

    愤怒

    0人
  • 开心

    开心

    0人
  • 难过

    难过

    0人
  • 惊讶

    惊讶

    0人
  • 恐怖

    恐怖

    0人
  • 点赞

    点赞

    0人
  • 蜡烛

    蜡烛

    0人
相关新闻
  
     
  •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连江县琯头镇壶江村是一座孤岛,虽与陆地最短距离不过300余米,却成为村民心中一道遥远的“鸿沟”。

    文明乡风架起孤岛连心桥
  •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你会发觉孩子在每个困难时刻,只要有一束光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就是他们的潜能需要被发现。

    为流动儿童撑起一片天
  •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他的大半辈子是在轮椅上度过的,但他不想以弱势群体自居,他要让更多人活得有尊严。

    郭兵:轮椅上的行善人生
  • 日新闻排行榜
  • 周新闻排行榜
  • 月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