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1

  素雅马褂披身,高高瘦瘦,长发蓄胡,80后的他有着几分超越年龄的老成。陈旭回忆,小时候因热衷于集邮,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枚邮票上第一次看到紫砂壶,就被器形和线条吸引。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开启了对紫砂壶的求索之路。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1

  福建是产茶大省。早在明清时期,福建闽南地区就已经盛行用紫砂壶来泡饮功夫茶。儿时的他百般“撒娇”才从姑父手中得到一把破旧紫砂壶。直到14岁,他花了32块钱,真正拥有了人生中第一把属于自己的紫砂壶,这令他欣喜若狂。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1

  16岁时他在平潭开了一家当地最大的茶庄,用营业收入和压岁钱购买紫砂壶。玩壶成“瘾”,他跑遍各地寻壶,17岁就已经坐拥100把紫砂壶。从收藏到把玩,他的目标越来越大。最夸张的是,他曾一口气买下宜兴一个厂上千把紫砂壶。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1

  陈旭感到市场上的紫砂壶在创新速度上很慢。他开始学习做壶,并潜心研究紫砂壶器形的创新。2010年,他放弃工作,完全地把自己投进紫砂壶制作中。“好的紫砂壶,除有精致的工艺和优美的造型之外,选择纯正的紫砂泥更是至关重要。”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1

  陈旭的创作灵感源于生活,不做市场的雷同产品。这把桶深达28公分的“旭日东升”便是他得意之作。不仅外形奇特,而且实用性强。“壶越大越难烧,因为深桶经高温烧制容易变形爆破,所以经历多次失败后才成功。”陈旭说。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1

  旋转,摆动,提起,落下,陈旭把玩着手中的紫砂壶,与其说是独具风格的茶艺表演,倒不如说是一场令人为之提心吊胆的杂技表演。陈旭操控自如,玩得不亦乐乎。看似简单,其中暗含着制壶工艺的高度讲究。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1

  “紫砂壶文化博大精深,需要时间钻研,它最后带给我们的应该是快乐不是过度的神秘感。”陈旭一直保持的理念就是“我们在玩紫砂壶,饲养紫砂壶,而不是被紫砂壶玩”。因此,他给自己取了个“饲壶人”的雅号。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1

  柜子里陈列着各地淘来或自制的紫砂壶。他从不上锁,任由朋友赏玩。他说:“我不是在做艺术而是在做生活,我想把这种快乐分享给更多的人,让紫砂壶走近寻常百姓家。”2012年,陈旭以200块一斤,卖掉了自己三万多把紫砂壶。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1

  现在,每天总有几十来号的壶友汇聚到他的工作室,品茗把壶。另外在微信群里,他经常会拿出紫砂壶进行游戏拍卖,不计成本,1元起拍,常常亏本,陈旭也看得很淡。“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种分享使我更快乐。”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1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累了就睡,醒了就泡茶,灵感来了就创作,以壶会友,把壶言欢,这种逍遥自在,陈旭乐在其中。未来,这位80后“壶痴”希望能做紫砂壶博物馆,把自己一直以来收藏的壶分享给更多的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