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1

  一进一休的创作室,漆味扑鼻而来。他正在创作脱胎漆器灵芝果盘。2006年,为了保护和传承漆艺,相关部门先后出台了“大师带徒”等政策。毕业后,一休在面临从事设计工作和拜师学艺三年无薪资的抉择中毅然选择了后者。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1

  当今中国画坛呈现出多元繁荣的局面,涌现出一大批青年艺术家,一休就是其中的一位。福州是漆艺重镇,他在福州漆艺传统工艺圈“长大”,多年熏陶于传统氛围。作为漆艺新青年,他常常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汲取新养分,寻找创作新元素。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1

  漆画创作极为艰辛,工序繁复,耗时较多,流程又长,每一道肌理背后都少不了打磨的汗水。当他沉浸在创作的酣畅淋漓到忘我之境时,色彩便成为他随性泼洒,任其遨游的神功内力。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1

  完成一个作品对他来说像是孕育出了新生命,获得一种极大的成就感。但他有个“新玩法”,就是他的作品完成度并非百分之百,他总会给每个作品留出可以改进的空间,也许某一天灵感突袭,指不定会给这个作品增添点新生命力。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1

  一休的漆画作品《三味书屋》主要材料是天然生漆和蛋壳,全白的背景衬托出了书屋的宁静,画面给人无尽的思考。他表示,《三味书屋》描绘的是鲁迅上过学的私塾,根据私塾的模样再融入对生活和对漆艺的理解,最终创作出作品。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1

  漆艺创作者本身就应该贴近生活。一休将创作室选在了闹市之外古朴的民房里。他乐于寻觅那些潜藏在生活中的美。古旧的橱窗、家具,斑驳的墙角,都是他产生灵感的来源。在他看来,天台上的这面墙难道不是自然锻造的一幅画吗?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1

  他拜师自然,揣摩自然,与自然合作。每刷一层漆,就任凭日晒、风吹、雨淋,而后置之不理。对形成的裂纹,再作修复或保留。“刻意去展现某种效果往往显得矫揉造作,适得其反。我喜欢遵循自然规律,它是怎么产生的我就怎么做。”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1

  他坦言,这种技法还没形成规范,只是处在探索阶段。这种自然的锻造与思想的磨合,究竟会摩擦出怎样的艺术火花呢?一休愿意投入成本、精力和时间去尝试常人不会做的事情,而他的态度就是“反正是自己玩艺术,很期待它的结果。”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1

  做漆艺,尤其是对年轻艺人来说,需要摆脱浮躁,忍受孤独。长时间的伏案创作,他早已习惯了漆艺无声的陪伴。当疲惫或是思想短路了,他便点上一根烟,在庭院中暂且放空自己。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1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新生力量加入漆艺行列中。“漆画在绘画史上开辟了全新的审美领域,漆艺却有着数千年的文脉。如何将古老的技法融入当代漆画的语境,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一休说到。对艺术,一休并不是任性,而是在探索如何玩得有意义,有价值。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