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2

  从候机楼的行李提取大厅推开门禁进入分拣大厅,一排热浪迎面扑来。一股汽车尾气混杂着尘土的气味冲击着鼻腔,一阵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传来,让人想听清别人的声音变得十分困难。这里就是肖中胜十年来工作的地方。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2

  肖中胜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值班人员确定今日包裹的数量、类别与目的地等。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2

  从早上5:40上岗,除了早、中、晚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在生产旺季几乎全天“不下火线”。 根据当天航班动态,肖中胜已经开始准备行李装卸设备和生产设备了。几年来,第一名总是被他“霸占”。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2

  他熟练的从装满各个地市名称的卡片箱中,抽取已知航班号的包裹去留地卡片。整天盯着行李转盘上不停下来的行李,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分拣、装车的工作流程让肖中胜也成为了“老师傅”,至今也带出了20多个徒弟。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2

  工作量大,质量要求高。只见近30辆行李托盘车整齐的摆放在环形转盘两侧,上面密密麻麻、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按照航班号分拣好的行李,肖中胜正在弯腰将转盘上传送下来的行李逐一放到托盘车的边缘,“这才仅仅完成了第一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2

  每天,这样的动作行李分拣员要重复上千次,每天平均搬运上千余件,这还只是出发行李,如果加上到达行李的卸载就更多了。工作强度大,护具磨损的也很快,使得肖中胜每周都需要更换新的手套。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2

  在接到旅客临时更改包裹去留地的电话后,肖中胜迅速的从海量的包裹中将其找出来。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2

  “为了避免摔、扔行李的现象,肖中胜会先将行李拿下来,然后再二次将行李摆放整齐,这样既避免了旅客行李的人为受损,也为后续环节保障提供了方便,但肖中胜的工作量就增加了一倍”。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2

  这个岗位要体力,而且要细心,一件行李出错都会使公司服务质量受到极大影响,肖中胜的工作面临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压力。所以如果有休息时间,肖中胜最喜欢和工友在一起下象棋。通过游戏,缓解一天枯燥的工作。调整状态。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2

  饭后,他也再次投身到工作岗位中去了。其实肖中胜只是众多装卸员中普通的一员,他们的工作简单、平实,但是就是这些看似简单的平凡,体现出他们不平凡的工作价值。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2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