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2

/

14

  只要不下雨,黄老的补鞋摊一定会出现在程埔头农贸市场边的大榕树下。附近的店主说,老人每天6点多就开始摆摊,中午回家吃个饭,傍晚7、8点才收工准备回家。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3

/

14

  拿着针线锤子修修补补的鞋匠并不少见,难得的是眼前这是一位95岁高龄而不给自己“退休”的老人。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4

/

14

  别看黄嫩嫩的双眼眯得只看得见瞳孔,可他的视力还是很好,穿针引线不用戴眼镜。熟悉他的老顾客说,老人家身体还不错,只是最近听力有些下降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5

/

14

  面对新老顾客,黄老满脸皱纹的里,总是洋溢着藏不住的笑容。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6

/

14

  做了80多年的补鞋活,黄老手上厚厚的老茧已经硬得可以徒手将钉子钉进鞋里。因为反复修鞋的动作,大拇指的指关节已经变形,可以明显看到两根拇指都向外弯曲了。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7

/

14

  黄老将修补用的材料按适合大小剪下钉在鞋跟底部。在黄老的身旁,摆着一台古朴的修鞋机,一小箱满满的修鞋工具,还有两大袋修鞋的原料,都些都是他一个人从附近的家中搬下来的。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8

/

14

  黄老均匀地在修补处涂上鞋胶。他的双手有着几块黑黑的印记,这是常年修鞋留下的结块的胶水和磨出的老茧。黄老说,这些印记已经洗不掉了,却也成为了双手的“保护层”。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9

/

14

  黄老拿出石磨,将用了几十年的刀具磨得锋利。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0

/

14

  为了安全起见,黄老在双腿上铺了一条牛仔布,然后左手固定着鞋子,右手握着刀具,将多余的修补材料割去。几十年的修补技法一直没有变过,黄老的收费也比较低,一般小修小补收三、五块。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1

/

14

  修完鞋后,他习惯再帮别人磨磨鞋底,涂涂鞋油。他说,不仅要修得结实,还要尽量做到看不出来有修补的痕迹。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2

/

14

  邻居说,“别看他这把年纪,他还会耍拳哩!”年轻的时候,黄老学过几套拳法,但他表示现在这么大年纪了还打拳,会被认为是“颠趴”,于是他半推半就,坐在椅子上灵活地“秀”了几套拳法,动作依旧利索。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3

/

14

  黄老说,他有3个儿子,2个女儿。虽然自己不愁吃穿,儿女也不放心他出来摆摊修鞋,多次劝阻。在黄老看来,这是自己干了一辈子的事情,要是哪天不让他干了,就会生病。说着,黄老继续佝偻着身子,在斑驳的树荫下敲敲打打。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

14

/

14

摄影:陈敬华/包书平编辑:刘必泳